最后一个道具让徐清也很满意。

因为这是徐清见过的第一张唱功卡。

而且不是科班唱功卡。

【获得唱将唱功卡X1:对指定艺人使用后,可使该艺人唱功上限解锁至唱将水平(70—79),同时,该艺人还将获得随机音色类型增益,增益类型有甜糯、甜美、颗粒、大气、高亢、清亮、温柔、圆润、穿透、浑厚、空灵等等···】

【注1:艺人在音色增益后,演唱符合其音色的歌曲会产生更好的效果,在演唱时声音辨识度会提高】

【注2:艺人唱功评分达到69后,属性点消耗积分由1:10提升至1:20】

看完了这个并不算长的介绍后,徐清对于这个唱将唱功卡算是理解了。

首先是在70分的时候,要提升消耗的积分是科班的两倍,原本10积分买一个属性点,现在涨价涨到20个积分。

还有,不同于科班唱功卡只是提高评分,这里面还有增益的Buff。

别小看这个增益,很多歌手就是因为太没有辨识度一直红不起来,相反,有的歌手的声音就很有辨识度。

比方说张韶涵,她的音色就是又高亢又清亮,还带有穿透力。

邓紫棋的声音也是高亢又浑厚。

空灵就不用说了,徐清想到的不是女歌手,而是男歌手,这个歌手叫周深。

看完这四个道具,徐清开始琢磨,两个是自己用的,那个强效颜值卡是准备给胡馨用,那这个唱将唱功卡给谁用?

目前还在搞唱歌的好像就杨图图了。

可是杨图图这家伙Lisa盯着呢,要用的话得先把杨图图的约给续了,不然到时候浪费一张唱将唱功卡和大量积分不说,杨图图一旦和自己解约,唱功回到20分的状态,她自己也会崩溃的。

这倒不是说她的唱功一直就只能在20分,事实上其他人的各项技能评分都能通过自行训练提高。

但系统道具卡的厉害之处在于短时间内做提升。

不仅如此,系统还能无限提高艺人的业务水平上线。

从一个唱歌不行的人提升到科班唱功容易,但从科班提升到唱将就要看天赋了,唱将都如此,就别提后面的80分以上的等级了。

有的人或许能凭借努力自己练到80分,那80分之后呢,可能提高一分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以及悟性。

现实世界虽然不是修仙,但瓶颈是真的存在的。

系统的道具卡可以抹掉瓶颈,只要有相应的道具卡,只要积分够,直接往上拉,什么瓶颈悟性天赋,统统可以靠边。

想到这里,徐清觉得,这个卡要慎重的给出去,尤其是杨图图这种基础太差的,不然就是害人害己。

还有,齐溪胡馨和叶思棠的约也该考虑续一续了,随着未来的发展,自己投资下去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一定要保证这几个艺人能长期在自己身边,不然从收益上来讲完全划不来。

想着想着,一天下来疲惫不堪的徐清不知什么时候思想开始神游,直接睡着。

·······

经历了四天的假期,徐清开启了继续上班的生涯,这四天他休息的不怎么样,因为他一冲动直接开始上那个妆造的课了。

在系统的意识空间里,徐清真的是受尽了折磨。

在第一天讲了10个小时的理论课后,徐清还是懵的呢,从第二天上课的开始,系统就幻化出不同长相不同性别甚至不同种族人出来让徐清给他们做妆造。

一个接一个,系统不断的做评分,根本不带休息的。

更夸张的,系统可能是为了缓解徐清的枯燥,还幻化出了徐清认识的人进来,比方说四喜丸子,比方说袁葫葫,还有财务大姐。

这些徐清就忍了,特么幻化个绿毛托尼进来是干嘛?

这家伙还有妆造的余地吗,谁会在乎他穿什么,大家第一眼看得绝对是他的绿毛。

绿毛托尼之后,系统竟然又放进来林荞和胡可萱。

这下可把徐清给弄吐了,他觉得系统这不是缓解他的情绪,而是故意搞他心态。

于是他在意识空间大骂,有本事把刘新建弄进来,看自己给这个中年男人来一套妆造。

于是系统满足了徐清的需求。

而且,系统要求徐清连续给刘新建做了五套造型。

于是徐清老实了,是真的老实了,嘴里一句话也不敢比比。

四天,徐清感觉自己度日如年··不对,度秒如年,他从没有觉得,10个小时会这么漫长。

学习果然特么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这让徐清原本准备把身体素质增强的那个训练一起做了的想法,瞬间磨灭。

因为光是这个妆造课程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他做梦都在给刘新建做造型,其中有一套给刘新建染了个绿毛,这算是徐清唯一能苦中作乐的事情。

有时候,徐清在想,自己都有系统了,难道就不能直接来个醍醐灌顶,来个直接输入,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学习啊。

不过,通过这四天的经历,徐清觉得,果然自己努力学来的东西记忆会深刻一些,而且,徐清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被锻炼比以前更好了。

他现在就特么是个贤者。

这个贤者的时间或许能持续一两个月才能缓过来。

徐清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这其实不符合他的作息习惯,他没事的话一向都是早上去公司的,但现在他有事,事情很大。

不过,也幸亏是下午,公司里满满当当的,齐溪坐在剪辑小哥的后面,看他给自己剪Vlog,叶思棠则是到处串,毕竟公司里的这些人都是她参加创团后才来的,现在还处于一个熟悉的过程。

至于胡馨,上次听徐清说演杀手有武戏,找了个健身房练体能去了。

徐清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后先把袁葫葫叫到了办公室里。

两人进了办公室,刚一坐下徐清就问道:“葫葫,上次麻烦你爸爸朋友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袁葫葫摇了摇头:“没有,顾迁的工作室注册在蒙区,那边的税务政策和我们这边完全不一样,加上公司又离得远,很难查。”

“这样,你从财务那边再支点钱作为答谢,让他们停了吧,别查了。”徐清直接说道,自己想查的事情通过系统已经查到了,而且绝对比袁爸的朋友查的详细,没必要浪费这个功夫了。

袁葫葫对于徐清的话却有些不理解,她直接问道:“咱们不报仇了?”

“不是,是我想查的已经查到了。”徐清没有对袁葫葫做隐瞒,事实上,这段时间,袁葫葫帮徐清做了很多不能对别人说的事情,两人已经建立了相当的信任。

有些时候,袁葫葫做的事情除了徐清公司里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哪怕是四喜丸子。

她这个人主观能动性特别强,很多徐清没有安排的事情,她觉得有必要的话,自己就会主动去做。

看得出来,袁葫葫其实是在享受工作的快乐,而不是为了这点工资,她并不缺钱,因为她是独女,他爹妈给她的零花钱估计比徐清的资产都多。

而且,袁葫葫的人脉非常广,不对,是袁爸的人脉非常广,徐清有时候都想不明白,袁葫葫为什么要进自己这么个破公司。

他也问过袁葫葫,但袁葫葫的回答很有意思,当初她找工作就是为了改生物钟,没工作的时候她日夜颠倒的严重。

后面看着公司快完犊子了,她反而来了兴趣,想试试能不能帮着把公司做活。

对于这种选手,徐清表示,真特么羡慕。

搞工作还能快乐起来的,徐清认识的也就袁葫葫了,其他人包括徐清自己,如果有可能,绝对不会选择工作,早就游山玩水去了,工作个鸡毛。

也正是因为以上的种种原因,徐清觉得袁葫葫是个好的合作伙伴。

所以,在前段时间,徐清直接免费让了10%的股份给袁葫葫,袁葫葫其实是股东,而袁葫葫说免费太儿戏,不是合作的道理。

于是她从自己的零花钱里面掏了100万出来注资进了公司。

没错,是特么零花钱,当时徐清听得眼睛都直了,自己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零花钱,钱那都变成房子和车子了,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100万买10%的股份袁葫葫也不亏,星堂文化光靠着杨图图的收益,估值都不止一千万。

回到办公室内,袁葫葫听到徐清说已经查到的话后眼睛一亮,也没问徐清从哪里查到的,而是问道:“什么时候往外放?”

“你说呢?”徐清反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