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全属性剑修在都市 > 第四十章 返回管理局

随着剑主的离开,凌子飞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茫然的看着周围,精致的花园已成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斩断的花草树木和坑洼的地面。

楚洛琳抱着楚枭的尸体在痛哭,一旁的杨迪面色惨白如纸,气息微弱。

凌子飞伸手抓住头发,将头深深的埋在臂弯之中,自己究竟能保护什么啊!

从罗希茜的死,再到大战陈关洲,最后这次对战鬼剑宫,自己明明变强了,但是为什么这种无力感却越发萦绕在心头。

“还是太弱了啊!”凌子飞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超凡管理局的后勤队伍很快赶到,将重伤昏迷的杨迪,哭到晕倒的楚洛琳还有楚枭的尸体带走。

凌子飞拒绝了给他治疗的医疗队,看着救护车走远。

吴昊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感慨道:“超凡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普通人面对超凡力量时实在是太脆弱了,根本无法坚持到救援。”

他轻轻拍了拍凌子飞的肩膀:“不要太自责,这样不会有任何改变,努力变强吧,至少要拯救下一个需要你的人。”

凌子飞沉默片刻,望着渐渐淹没在地平线下的太阳,最后一丝光芒缓缓消失,捏紧了拳头,阳光虽然消失,眼中的光芒却愈加明亮。

超凡管理局

崔杰听完凌子飞的报告,思索了良久,沉声说道:“这个鬼剑宫有如此实力,之前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知道他们组织到底有什么目的,单纯的是在收集名剑吗?”

凌子飞最终还是没有将剑主对自己的异常说出来,他觉得着一切需要自己去追寻真相。

崔杰唏嘘不已:“杨迪在受伤前,实力还在我之上,已经达到了十三阶,只差一步就能迈入下一个境界,到那时修炼者将脱胎换骨,不再受自身能量的制约,达到和超凡者相同,甚至更高的力量。”

“可惜他在一次任务中丹田被废,彻底没有了修炼的可能。”崔杰回忆往昔:“那时总部本向让他留下做一个教官,但是心高气傲的他怎么会接受自己被废后还留在那里。”

“离开超凡管理局后,他经历的很多,漂泊各地,直到后来因为楚枭的关系,才定居在了丰市。”

崔杰正色道:“虽然杨迪已经无法修炼,但是被能量温养的肉身和丰富的战斗经验,短时间战斗,本就善于杀伐的他战斗力还在我之上,鬼剑宫一个掌剑使就有着正面击溃他的实力,在她之上的剑主实力简直不敢相信。”

崔杰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你去找孙依依将此事备案,鬼剑宫被列为龙级重点关注组织,我要去向总部汇报此事,这已经不是一个丰市分部能处理的人物了。”

离开崔杰办公室,凌子飞找到孙依依,将刚才和崔杰的谈话复述给孙依依。

孙依依眼睛后的明亮眼眸中闪过闪烁的信息流,手指空中轻划,一个个文字凌空出现,最终凝结成一册书页。

鬼剑宫 危险等级:龙

编号:L-011。

组织总部:不详。

组织目的:疑似收集特殊知名武器宝剑。

组织架构及实力:

已知最高领导为剑主,实力疑似超阶高级十五阶以上,不排除半神的可能性,其他未知。

掌剑使,高级干部,现已知一名女子,名为梦莲,冰属性修炼者,拥有一柄特殊武器,凝冰剑,实力十三阶以上,具体未知,暂不知是否有其他掌剑使。

下属均为剑修,不排除有超凡者成员的可能性。

接触原则:省级以下分部以收集情报为主,不可擅自接战,如有情报需向省级机构申请战力。

书页上光芒闪动,一个个文字仿佛活了过来,在上面游走。

孙依依手指一松,捏住的书页一下子腾飞起来,如同一片随风翻飞的树叶,飘飞到前方一个书架处,侧身自己夹了进去。

孙依依做完着一切,也没过多理睬凌子飞,微微点了下头,又自顾自的将自己埋在了那一堆厚重的书籍中。

凌子飞摸摸鼻子略有些尴尬,好在他也来了一段时日,早就了解到孙依依的性格,也不在意,自行走出了档案室。

迎面走来一个文员,见到凌子飞,打了声招呼:“呦,刚巧遇到你,正找你呢?”

凌子飞略有些惊讶:“怎么了?”

那人指了指上面说道:“俱乐部里来了个人,说是你朋友,来找你玩!”

凌子飞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脑袋上隐约有一丝黑线。

虽然可以已经猜到了答案,但还是咬着牙问道:“那人有说叫什么名字吗?”

“好像是叫什么宋石。“文员挠挠头说道。

果然不出凌子飞所料,能知道他在这边的,也只有宋石这个家伙了。

不过让凌子飞感到好奇的是,自从上次事件之后,崔杰用催眠修改了宋石的记忆,让他遗忘了那一切。

宋石是知道自己在这里上班的,不过只是知道明面上的超自然及灵异现象爱好者俱乐部。

凌子飞一边思考着,一边走上了电梯。

白天的俱乐部没什么人气,就卡座里有两人在摆弄这塔罗牌。大厅里就看见宋石一个客人。

那个家伙正坐在环形吧台前的高脚椅上,面前放在一杯可乐,不知正在和调酒师小姐姐说着什么,将对方逗的花枝乱颤,娇笑连连。

凌子飞走到他背后都没有察觉,还在兴奋的手脚比划着:“真的,当时我就好像被什么包裹着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闷的喘不上气,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严重的鬼压床!”

调酒师看见凌子飞向这边走了,微笑着点点头,凌子飞也回以笑容,算是打过招呼。

示意调酒师小姐姐给自己来一杯喝的,一手拍上了宋石的肩膀:“说什么呢,这么兴奋!”

宋石见到调酒师的动作,刚准备回头就感觉到有人拍了自己肩膀,随后凌子飞的声音响起,他高兴的转过来:“哥们你果然在这里啊,这位美女跟我说你是这里的代班经理,可以啊,刚入职就当领导了,看来这里的老板很欣赏你呀!要不以后哥们我就跟你混了!”

如同连珠炮一般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好不容易喘口气,端起桌上的饮料一饮而尽。

凌子飞终于找到机会,在他开口前赶紧问道:“你怎么大白天的就来找我,今天是周五吧,你不上班了?”

“嗐,别提了”宋石一脸愤懑的说:“哥们现在是无业游民了!”

凌子飞诧异道:“怎么回事?”

“上周六应该是我值班,但是周五不知道怎么就鬼压床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周日了!”宋石一脸的郁闷,紧接着又气氛的说:“葛滈那个贱人,自从那次你出了事之后,更加变本加厉,按规定我也就应该被扣200块工资,他偏偏要杀鸡儆猴,扣了我两千绩效!”

宋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跟他一再解释,我是被鬼压床了,他就是不听,一气之下我辞职了!”

凌子飞无语,虽然葛滈比较让人讨厌,但是你这理由也太逗比了吧,是个人也不会接受啊。

宋石见凌子飞表情有异,以为他不相信,急忙说:“真的,那天我意识清清楚楚,就是身体完全动不了,像被什么包裹了一样,后来就晕过去了!醒来后我还发现身上粘了一根女鬼的白头发!”

那是蛛丝!凌子飞不想再听这个家伙耍宝了,直截了当的问道:“说吧,来找我干嘛”

宋石也不纠缠那个话题,神神秘秘的说:“你听说过港区鬼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