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烟雨迷蒙的景象渐渐散去,露出了其中一大群盘膝打坐的身影,就在那光罩撤去的那一刻,一阵阵强弱不一的气息波动扩散了开来,将这一片区域的空气都扭曲成了一道道不规则的圆圈朝着远处或快或慢地扩散了开去,半个时辰后,一道道兴奋的吼叫声响了起来:“哈哈,我的修为晋升了一个小境界,我原本以为至少还要好几年的,哈哈~~~” “嘿嘿,你才晋升一个小境界算什么,老子可是连续跳了两个级别呢,哈哈。”“切,你算个屁呀,你就是咱们之中修为最低的那个,当然晋升得快啦,你再看人家江哥,都在突破生死境啦!”

众人的欢乐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再转眼看向凌华宗一行人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到了现在,这些人都还没有从修炼中醒来,就在李素玲想要再上前一点看得更仔细一些的时候,公羊修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一股超出了众人承受的强悍气势爆发了出来,一下子便将他们这些人都压得趴在了地上,就算是李素玲这样已经晋升到砺元境巅峰的高手面对这气势都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好在公羊修很快就将那气势收了回去,冲众人一抱拳哈哈笑道:“哈哈,诸位,刚才实在不好意思了,老夫才刚突破,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气息,还望勿怪。”

众人闻言也都是干笑着还礼表示没有关系,不过李素玲却是腹诽道:“哼,你个老狐狸,刚才明明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要威慑我们不要过去打扰那几个小家伙!”

又过了一会儿,郑凌霄等人都陆续地苏醒了过来,不过他们身上却没有半点的气势泄露出来,众人也搞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否有所突破,李素玲也识趣地没有去询问,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多话,一招手便有一名弟子将一个小布袋递了过来,李素玲将其递给了郑凌霄道:“呵呵,这一次各位确实送给了我们一份大礼,如此机缘我们无以为报也就只能记在心里啦,这些是各位应得的战利品,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们就要回去向堂主复命啦。”

郑凌霄接过了袋子,神识一扫便知道里面有三百枚储物戒指,毫不客气地收下,笑道:“副堂主,咱们不如一起见一下堂主大人,我还有事情要与他商量一下呢,说不定,咱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哟!”

所有锁魂堂的人闻言心中都是一喜,这一次他们所得的好处难道还有机会再来一次!李素玲大喜毫不迟疑地点头,一众人有说有笑地朝着锁魂堂而去。

而此时锁魂堂与镇魂军的战场上,曲仓看着对面军阵中那名中年大汉,嘿嘿一笑道:“嘿嘿,独孤玄霖,不是说你在冲击涅槃境三元吗,怎么现在出来却还是二元呢,难道是冲击失败啦,哈哈,那可就要恭喜你了呀!”

独孤玄霖却是没有生气,声音淡淡的道:“曲仓,今儿个我不想跟你废话,也不想跟你打,你让开路,我要去槐林镇里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曲仓闻言面色不变,不过心中却是暗道:“哼,难道是接到了你们援军被阻的消息,现在有些急眼啦,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镇魂军号称有九十万,可是这些年被你派出去做那些龌龊事情的人可是不少,现在那些个家伙都回不来了,你我双方交战这么长的时间了,想必你现在也就只有二十万不到了吧,嘿嘿,我可是还有四十多万人呢,现在你想要去接应你的援军,灭了我的兄弟,你还真当我傻呀!”

心中冷笑,不过表面上却还是笑呵呵地说道:“独孤玄霖,咱们现在可是在交战呢,你却来跟我说,你要向我借道出去接应你的援军,哈哈,这个笑话似乎不太好笑呢!”

独孤玄霖闻言禁不住蹙眉,不过还是深呼吸了一口道:“镇子里面有问题,我的援军大半都死了,其余的也都逃散了,我只是想要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曲仓,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路你是让还是不让!”

“哟呵,着急了呢,呵呵,可是我为什么要让你过去呢,只要你不爽了,我就很爽啊,所以,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嘿嘿,独孤玄霖,话我就撂这儿啦,现在你要么就回去继续冲击你的境界,我不拦你,要么咱们就来大战一场,要是你能赢了我,你就可以过去!”

独孤玄霖闻言眼睛猛地眯了起来,其中有危险的光芒透出,不过他却并没有什么动作,似乎是在衡量着什么,片刻后,他猛地抬起了头,喝道:“好,曲仓,你要战,咱们就来战,本将军也觉得烦啦,干脆就一次性的将你们这些废物全都留在此地吧!”说完,他一挥手,大军竟然朝着敌人就冲杀了过来,而他自己则是化作一道流光狠狠地射向了曲仓。

堂主大人哈哈一笑,道了一声“来得好”也同样朝着独孤玄霖冲了过去,二人在半空中猛烈地对撞了一记,发出了一道闷雷般的响声,那声音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甚至就连一些生死境武者的真元对撞声都比不上,然而,却是使得下面双方正在飞速靠近的六七十万大军齐齐一顿,就仿佛是一台速度达到了巅峰的高铁突然停在了原地一样,那些修为在阴阳境以下的武者都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此时,所有的军士都用一种惊骇的眼神看着天空中越战越高的两人,有人还颤抖着嘴唇,哆哆嗦嗦的道:“这···这就是涅槃境强者大战的威势吗,我们只不过听到了一点声响就已经受了伤,要是正面承受了那余波的话,恐怕就连神魂都保不住啦!”

然而,此时的两人却已经顾不得下方的大军了,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他们都不断地朝着高空飞去,很快就超过了两万米,在这里罡风凛冽,飞雪如刃,使得二人都有一种达到了极限的感觉,没有继续再向上飞去,二人齐齐地朝对方轰出一拳,轰隆一声爆响,双拳对撞,二人一起倒飞出去了数十丈,看起来竟然是平分秋色,下一刻,二人再度朝着对方急冲,闷雷般的爆响声再度传出,下方的大军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虽然都没有再对自己的行动有什么影响了,不过却还是有一种胸口堵塞的错觉!

隐秘的山谷中,郑凌霄一众人刚从密道走出就听到了高空中传来的闷雷般的声响,一哥眉毛一挑,哈哈笑道:“哈哈,咱们的运气不错哟,一来就可以看到涅槃境强者之间的大战,说实话,我们虽然跟涅槃境的强者战斗过,可是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涅槃境强者之间的战斗呢,今儿个算是有眼福咯,快走!”

李素玲听到这个声音却是脸色大变,一边急速朝前飞奔一边喝道:“所有人,赶紧前去支援,咱们与镇魂军的决战恐怕已经开启啦,那是堂主正在与独孤玄霖大战,各位英雄,希望你们能助我们一臂之力,事后必有重谢!”

话音落下,她的人已经隐没在了丛林之中,那两万多弟子也都是一脸的凝重,一言不发快速地跟了过去,倒是没有人再来理会凌华宗的一行人了,龙巧儿看着那一群群远去的身影,悠悠一叹道:“哎,这些人呐,为什么都这么的着急呢,要我们出手,可是到底要我们出手干什么呢,击杀对方的高手,还是说要去帮助他们的堂主,亦或者是加入战场杀敌?都不说清楚人就没影啦,真是无趣!”

“小五,我们应该怎么做?”杜灵萱转过头轻声问道。

“哈哈,咱们当然是作壁上观啦,战争可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呢,至于请我们出手的话,他们可是很难付得起报酬啦,而且我们也不需要,现在我们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去战场的上空,将那些魂力和血肉精华全部转换掉,不给魂巫族任何的机会!”郑凌霄哈哈笑道。

说着,众人身形一晃就朝着战场的上空飞去,这时候紫悦轩却是开口道:“小五,我们的积蓄已经达到了巅峰,就算是想要压缩也都不行啦,难道你还可以再积蓄吗,又或者是咱们不必回宗门,直接在这战场上突破?”

郑凌霄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这妮子的鼻子上轻轻地捏了一下道:“突破大境界必须回宗门,除了安全的因素以外,咱们圣地里的很多优质条件可都是外界所不具备的,这么亏本的事情咱们怎么可能去干呢,嘿嘿,更何况,咱们突破的时候可是有很多道韵散落的,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怎么能便宜了外人呢!”

柳清颜闻言皱了皱眉道:“战场上可是有大量的武者死亡的呀,那些灵气可不是小数目呢,难道就不会影响咱们?”

吴星魂大笑道:“哈哈,你们多虑啦,那里可是战场,是特别宽广的天地,而不是咱们先前刻意布置的狭小空间,那些灵气相对于整个天地来说,可就是微不足道啦,而且,咱们只要不去吸收修炼,那又有什么影响呢?”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战场的正上方,可是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双方并没有交战,只是这么泾渭分明地相隔两三里的距离对峙着,很显然,双方都不愿战斗,一个个的都抬头望着天空中那两道已经是变成了小黑点的身影的一次次对碰了,甚至还有些资质不错的人陷入了某种感悟之中!

凌华宗一行人却也没有为双方军队的这种对峙而有什么感觉,同样是抬头望着那战斗的场景,约莫十多息过后,欧阳蓉轻声开口道:“这就是涅槃境强者的交战吗,我怎么看起来就跟两个普通人打架没有区别呢,要不是他们对撞的时候产生出那么大的威势的话,这简直都没有一点点的看头,拿小五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公羊修呵呵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丫头,那是因为你没有注意其中的细节,不过这也不怪你,毕竟你的境界和眼力都不够,他们二人可都是用拳的高手,这样的人靠的就是自身的坚韧与力量,所以,对撞乃是他们战斗的主要手段,其次就是他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你看起来就仿佛是没有任何招式上的变化一样,可实际上他们每一次的对撞都蕴含了上百次的变化,呵呵,到时候让小五给你分析分析!”

欧阳蓉将希冀的眼神投向了郑凌霄却是发现这个家伙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上方的战斗,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学习而是在研究,或者说是在推敲着一些什么,就连他身旁的两个女人都没有开口跟他说一句话,时间就这么缓缓地过去,高空中的两人却是越打越凶,不过令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开始还占据上风的曲仓却是越打越弱,而那先前还被压制的独孤玄霖竟然越打越强,渐渐地两人开始持平,又是一个时辰后,曲仓被反压制,而且情况还越来越糟,看样子被斩杀都很有可能!

突然,郑凌霄长长地吐了口气,缓缓地收回了视线,沉声开口道:“我现在可以肯定,独孤玄霖早就已经被夺舍啦,先前之所以一直都在闭关,那是因为他本人的魂体十分强大,对那夺舍的魂巫族有强大的反噬之力,因此,对方不得不花费一些时间来将其完全炼化,而后才开始缓缓地恢复自身的修为,呵呵,能够在无声无息间夺舍涅槃境强者的,只能是天位境以上的家伙啦,还好,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出来了,否则,等他恢复到巅峰的话,我们可就死定了!”

一哥闻言不禁骇然道:“你是说魂巫族基地里的那个天位境的家伙已经出来啦!那么,我们得到的情报就很有问题了!”说到这里,他不禁眯起了眼睛,语气冰寒的道:“鄱阳城主,看来他也是个包藏祸心的家伙呀!”

郑凌霄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在这里我已经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就在那后面的不远处有一道极其强烈的魂力波动,那绝对是天位境没错,也就是说,魂巫族不止有一个天位境的家伙,又或者是他们不惜代价又偷偷地培养出了一名天位境的族人,目的就是这个独孤玄霖,毕竟控制了他就等于是得到了九十万的镇魂军,只不过是没想到,事情出了如此多的变化而已!”

众人闻言都松了口气,不过程翠萍还是皱了皱眉道:“小五,你又怎么能肯定魂巫族不是一开始就来了两个天位境的强者呢,按照咱们得到的信息来看,天位境在他们那边可算不上稀有啊!”

郑凌霄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你们忘了一点,那就是位面排斥,尤其是这种异位面又不同种族的家伙,咱们的世界之灵对于他们的排斥可是相当强大的,那个天位境的家伙之所以不能走出他们的基地,我猜多半是因为他要维持那个地方免受咱们位面法则的排斥,所以才不能出来走动,而另一个天位境的话,他同样也要受到这种排斥之力,而且还不小,若是一开始就来的话,他们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必定会非常的高昂,甚至是让他们难以接受,第二,如果一开始就来了两个的话,那么另一个完全可以去夺舍禄亲王甚至是大酋长,因为当时还没有镇魂军这样的东西,魂巫族也不会在八十多年间才发展到现在的这个样子,要知道,涅槃境以上的强者很难被夺舍,及时强行夺舍了,他也有自爆神魂与对方同归于尽的能力,独孤玄霖却是被夺舍成功了,这也就是说魂巫族在那些所谓的天才地宝上动用了某种独孤部族的人探查不出来的手段,这种手段,甚至就连我们整个大陆都探查不出来!细思极恐啊!”

众人闻言都禁不住心中一片冰寒,都不敢再想下去了,大伙一时无言,这时候郑凌霄却是长呼了口气道:“呼~~~~不过还好,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咱们在这里将魂巫族全部干掉,并且还毁掉或带走这里所有的魂巫族的特产,那么,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等宗门统一了此地过后,便可以颁布强制性的命令,将那些使用了魂巫族特产的家伙们都细细地捋一遍,虽不能完全消除隐患,不过却也能为咱们争取更多的时间,接下来就要看生命母树进化过后给不给力啦!”

众人闻言再一次地振奋了精神,杜灵萱看向了高空中战斗的两人,此时的曲仓已经被压制得连防守都很吃力了,而那边的独孤玄霖却是越战越勇,甚至都还边打边发出了狂笑之声道:“哈哈,曲仓,你真是让我失望啊,原本我还以为你很强,我要胜你必须要突破三元才可以,但是现在看来,你简直就是一只弱鸡呀,斩杀你也不过就是旦夕之间啦!”

话音落下,他又是一拳轰了过去,曲仓双臂交叉格挡,轰隆一声惊天爆响传出,曲仓的身影狠狠地朝着地面砸去,而独孤玄霖也准备要冲下去给予其致命一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