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瑞的初恋结束了,知道那位穿越时空的少女没有事,野瑞的心终于落了地。

莫名没有能力从时间线拉回手冢百合,就算莫名能做到,他也不会这么做。本就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人,有段夕阳下美丽的邂逅,不必在刻意追求什么,二人原本就有各自的生活,小百合也不会留在这错误的时空。一切就像个美丽的错误,不是归人,只是过客。

比起野瑞来说,生田克摩就要难受了。

工作结束后的生田拒接了同事喝酒的邀请,今晚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今天晚上不太方便。”生田扭捏的说道。

“为什么?带上你女朋友一起来也可以啊!”同事知道生田有个很漂亮的女友,索性一起邀请。

“对不起,我不奉陪了。”生田笑着离开。

此刻舔狗生舔,不,生田上场,生田带着自己的女友来到餐厅吃饭,可朋子一只在打电话,好像在忙工作上的事,究竟是不是呢?我们不得知。

生田从怀中掏出两张歌剧院的票,邀功似的向好在打电话的朋子展示。“朋子,你听我说,我买到了两张歌剧院的票,而且还是托斯卡的,票子第一天就买完了,我还以为这一次看不到了呢,我一直等人退票,终于等到了,你看!怎么样?我们一起去看吧!”

朋子对电话那头的人露出白莲花一样的笑容,连连答应,没有身边的生田。

“对不起,我不能去。”朋子点了一口烟,吐了出来。

听到这话,生田有些不解,别人都以为他喜欢听歌剧,他只是为了眼前的人才深有研究罢了,他还是很喜欢喝酒的,别人眼中的歌剧爱好者,只是一位迎合某人,才深入的求知者罢了。没有等生田开口,朋子接下来的话,让生田更难受。

“我觉得我们两个最好不要再见面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生田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这样的,我的工作是实在太忙了,从四月开始,我从营业部调到宣传部,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时间想你的事。到宣传部工作,是我进公司后最大的梦想。”

“梦想?”

“歌剧票的钱我会付给你的。”

“不用了,这是干嘛呀?”生田怎么会接受。

“我还要去代理店跟他们谈点事情,失陪了。”朋子提起自己的小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生田多喝几口酒,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远处的服务器笑了笑。

“可恶!明明是她自己说要去的,为了买这两张票,花了我多少心血呀?气死我了!啊!”没注意路的生田一下子掉进了下水道。

失恋的锥心之痛,让生田逃避到梦里,在他做梦的时候,一艘太空船落到了他家的附近,使人的意识现实化的神秘宇宙射线摩尔普斯D,对失恋青年生田克磨的脑波作出反应而诞生的怪兽。

突然出现的怪兽,吓坏了,还在不甘在家里做针线手艺活的在外男女。太过喜欢朋子,怪兽出现在朋子家附近,朋子打算不久和自己的未婚夫结婚,干脆离开这里,当然那个未婚夫不是生田。

由于是梦的实体化的原因,出现的怪兽成半透明状,但是还是吓坏了来来往往的行人。出动的飞燕二号放出的激光炮穿过巴克贡的身体打中街道,不久巴克贡伴随着黎明消失。

当胜利队回来的时候,野瑞对他们说,根本就没有怪兽。

“什么没有怪兽?”

“是的,很科学上而言,那个怪兽没有质量,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不存在,我可是亲眼看见的呀!”新城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说,胜利飞燕的摄影机也没有拍到怪兽的图像。”

“难道说我们看到的是幻影?”大古挠了挠头。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姜还是老的辣,饱经风霜的队长一针见血。

“在那附近发现了宇宙射线照射的记录。”

“宇宙射线。”队长皱起眉头。

“地点是J地区的T点位置,在旧上野周边地区的某个狭小区域。”

胜利队的大脑掘井看了那个宇宙射线,“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宇宙射线。现在科学局那边正在分析。”

按照生田克摩的收入来说,他早应该在富饶的地区买了一套房子,早就成家立业。可朋子的胃口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掏空了生田的钱包,却没有掏过他的身子。

第二天精神面貌不佳的生田,在工作的时候,错误百出。同事客套一下,让他休息,工作的事他来。生田没有听出他的意思,就点头离开。

同事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在设计图上,都是朋子的名字,哦,生田失恋了。低质量的睡眠,让失恋的生田更加痛苦,为了缓解内心的忧虑,生田找了心理医生。

那里逼格满满,柔和的灯光,带着优美的旋律。生田推开了门。

“欢迎来到中世纪诊疗所,在美妙的音乐和柔和的灯光下,美丽的灵魂在这里互相激荡。你是生田,对吧?”

“嗯,是的。”

“把你的情况说给我听。”

“我没有食欲。”

“那么你的睡眠好吗?”

“我常常做很奇怪的梦,所以睡得不踏实。”

“什么梦啊?”医生继续问道。

“我不好意思说。”生田有些扭捏。

“不可以不说,在这里不准说不好意思这几个字,”医生笑笑,在这里他见过了太多不好意思的人了,他又接着说道。“不好意思说。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对不对?”

“是这样的,我梦见了怪兽。”

“怪兽!”医生走到桌子那里,拿了一张纸,“请你把那个怪兽画出来给我看看。”

“在你的梦里你被怪兽攻击了吗?”在生田作画的同时,医生继续引导生田。

“没有,我也不太记得了。我好像在那个怪兽的体内。你做了许多暴力的事情。画好了。”

“生田先生你失恋了对不对?”

“你不愧是个专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听到生田的夸奖,医生只是笑笑:“圣人依格罗斯曾经说过,梦和现实是彼此交织的。我曾经挑战依格罗斯成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我。”

然后心理医生狠狠敲了生田一笔,这是生田眼中的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