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是烛中仙 > 第一百四十章 渐息

云阳观中,无人不知,丁掌殿身份超然。

这位雷火殿掌殿,公认观主之下第二人,战力无双。

此人性格狂傲、目无余子,除了观主之外,谁也不放在眼里。

袁授师在三清殿,地位也不低,结果被他追着打,连还手都不能,后来观主劝架,也只能吃个哑巴亏,答应不追究。

几位授师都知道为什么?

云阳观,传承自三清一脉,之所以有雷火殿这个异类,还不是为了丁掌殿破例的?

真实情况是,先有丁掌殿,然后才有雷火殿。

观主为了拉丁掌殿进来,特地在三清殿之外,设立雷火殿,供他开枝散叶,将五帝传承发扬光大。

如此厚爱,谁人能及?

这些年来,因为丁掌殿的行事风格,许多人没少告状,结果都没用。

然而,众人不得不承认,欧阳授师挑了个好话题。

点灵茶,事关鼓山一方,连带着云阳观内部稳定,牵涉到极为敏感的事情,绝对是大杀器。

“唔,这样啊!”

观主皱起白眉,若有所思。

“观主,此事不可不查,只要你下令,我们立刻去雷火殿严查!”

欧阳授师迫不及待。

袁授师见状,心中不满,这吃相也太难看了,正不怕丁鹏揍你么?

“唔,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吧?”

观主突然开口了。

欧阳授师如遭雷击,怎么能算了,自己这一番苦心,岂不是泡汤了?

“观主,事关重大啊!”

他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弄个血谏,目光来回寻找,那根柱子有棱角,能磕破头见血。

观主却呵呵笑道,“点灵茶的事情,丁掌殿已经和我说过了,老夫也答应了!”

啥?

袁授师等一众授师,泛起了迷糊,丁掌殿出手这么快,堵死了其他人发难的路子,这还是记忆中那个莽夫么?

“丁掌殿近来打通路子,进了一批点灵茶,他和我说不敢独享,自己留了一部分,剩下的分给弟子们,鼓励他们好生修行!”

观主乐呵呵端起茶杯,便喝边说,“我一想这是好事儿,就答应了!”

一旁的董授师,心头一动,目光落在茶杯中,几片浮沉的金叶子,上品灵茶啊!

怪不得,这就是丁鹏的贿赂!

观主吃人嘴软,难怪大力维护!

没辙了!

他看向欧阳授师,目光带着同情,你有心计,别人也不缺啊!

丁掌殿提前打个招呼,又献了上品灵茶买通观主,而且灵茶的使用也光明正大,鼓励弟子修行的积极性,啧啧!

貌似这一举一动,全然不像丁鹏的风格,应该是遇到高人指点了。

嘿嘿!

观主放下茶杯,语重心长和众人说道,

“点灵茶,有益于主张修行,你我都知道。”

“道观按额分配,不是限制使用,而是实在不富裕,关键就是,鼓山中一群鬼物盘踞茶山,掐死出茶的数量和品级。”

他指着自己,不满道,“我身为堂堂云阳观主人,想喝口极品灵茶不过分吧?”

“结果呢,那帮鬼物够绝,叶子拦在树上也不摘,每年就送出来几斤,连喂鸟都不够!”

“你们平时都说灵茶不够,我也知道,但谁要是有办法,自己弄来茶叶,就是你们的本事,随便分配使用!”

听到这里,袁授师带头发言,“我等无能!”

“没说你!”

观主抬抬手,“你们总觉得我偏心丁鹏,但这些年来,人家雷火殿够委屈了,我是三清殿的老祖宗,屁股坐在你们这边没问题。”

“但是,人家想要自力更生,总不能拦着!”

“偌大一个云阳观,总不能落得最后要分家的地步吧!”

一众人被数落得说不出话来。

欧阳授师,更是涨红了脸,心想棋差一着,没想丁掌殿提前布局,让他所有谋划落空。

这莽夫,什么时候动脑子了?

“好了,点灵茶的事情,你们不要再议论了。”

观主最后的话,算是一锤定音,给事情定性了。

有时候,官方给出结论了,但下面的传言,却是越演越烈。

分明台的战况反转,授师们虽然吃惊,最多是觉得,入门弟子们疏于修行,应该从严抓一抓了。

可是,入门弟子们,各种想法都冒头了。

“你说,雷火殿哪来这么多灵茶呢?”

三清殿的入门弟子们,羡慕之余感觉吃惊,都相互询问情况。

那些落败的弟子,也找到理由了,自己没喝过点灵茶,难怪打不过。

“一百斤呐,岂不是人人都能分到?”

入门弟子们听了,各有心思,有的心思灵活的,早已偷偷找雷火殿的相识旧友,挖空心思打听来源。

可惜,雷火殿里,其他弟子也都不明内情。

王福的三位舍友,得了五斤灵茶,谨慎得像是屯粮的耗子,等到夜深人静不见光时,才敢偷偷泡点水喝喝,平时都藏着不敢拿出来。

至于丁掌殿‘一百斤’的大手笔,没人会联想到王福身上,包括他三位舍友。

三清殿这边,感受到紧迫感,虽然眼下还没有征兆,但身后的万年老二开始奋发,万一在他们这届追上来,大家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入门弟子们,几乎能预见授师们的雷霆之怒,想到就遍体生寒!

也有个别心思的,全然不随大流,闷头修行。

……

“嘿嘿,我自有奇遇在身,别说区区雷火殿,三清殿的同届,也都不是我的对手!”

一位少年弟子,盘坐在院子里修行,口鼻吐纳间,云雾缭绕,闪烁点点金星,气息也一**高涨起来。

“点灵茶算什么?”

“我有异宝沧海鹤壁,可存储十倍法力,无缝流转,点灵茶能做到么?”

“除此以外,还有惊鹤无量息,瞬间爆发法力,出手如山崩海啸,远超同等境界,谁人能挡?”

他修行时,体内法力缓缓流动,聚集到胸口,最终汇入一枚泛着波纹的玉璧上,玉璧雕琢振翅欲飞的仙鹤,光芒流转,栩栩如生。

“什么储含光、易无涯,都是平庸之辈。”

“唯我杨枯,才是未来的天师之资!”

这位名为杨枯的少年,眉宇间野心勃勃,气息越发高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