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玄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 第1184章

无数的修者,齐聚昆仑圣境,终于,都汇聚在最高的两仪山下!

昆仑圣境之中,共有一百零八座高峰,而两仪山,则是其中最高的一座。

仙种洒落昆仑境,生源流入两仪山。

如今的昆仑圣境中,一百零八座山峰之上,一眼看去仙光绽放,那是无数的仙种在生长,有仙药、神树、奇草等,令人眼花缭乱。

而在两仪山上,则是光芒漫天,有华表巨柱的虚影,有玉书铜卷沉浮,那是无尽的圣道规则!

两仪山与一百零八座山峰之间的通路与沟壑,看上去就像是六十四卦一般,五方不同,四象齐聚,天地间极具创始之象!

“这里,就是两仪山!”

“看,那是神月帝庭的人!”

“烈日帝庭的人原来了,他们分列两仪山两边!”

到来昆仑圣境的,不下百万之众,此刻,都在等待观礼。

“死狗,这次算你靠谱。”

吴大德一行人,也是终于到了,看着眼前的景象,吴大德道:

“这里真的能成为一方世界吗?”

大黑狗此刻站在一处山头,它人立而起,仿佛在眺望远观,道:

“以前可以……现在不行了。”

“这方秘境之中,最重要的世界石,已经被黑暗污染了,一旦开启创世仪式,这方世界,反而会演化黑暗世界,从内里,腐蚀整个禁忌世界!”

闻言,吴大德一惊,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世界石挖出来啊!”

陆让也是道:

“对,黑暗世界石……挖出来看看,说不定能种些爬山虎什么的……”

自从上一次,在默餮的身上种下了食人花之后,现在,他对黑暗中的东西充满了兴趣!

因为……他可是立志要绿遍黑暗的男人!

“你以为那些黑暗世界石那么容易找吗?”

大黑狗却是沉着一张狗脸,道:

“那些世界石都藏着,除非仪式被激活,否则很难找到。”

吴大德道:

“那不是完了……激活的时候,这个世界也会变成黑暗世界了……”

而大黑狗,却是忽然嗅了嗅,狗眼中微微一眯,道:

“不太对劲……这仙种和圣源气,都不太对劲……”

“等等看。”

……

而此刻,在两仪山下的人群中。

一男一女,联袂而至。

赫然便是慕千凝、武小鲲。

他们二人,在圣土中觉醒了前世的本源,太阴之气与太阳之气弥漫。

所以,他们早已在昆仑圣境。

如今,他们藏在暗中,按兵不动。

……

“轰!”

昆仑圣境的上空,忽然有一条大帝之道,轰然显化。

那条大道就像是用月华铸造而成的,随着那条大道出现,整个天宇,都像是变成了黑色的夜幕。

在那月色大道上,一位绝世佳人,缓缓走来。

她的出现,让世人都是瞬间膜拜。

“拜见月帝!”

“拜见月帝!”

世人大呼。

她……便是当世最负盛名的大帝之一,月帝!

与月帝同时出现的,还有另一方天穹上,宛如灼目的烈日,融成了一条江河,在那烈焰般的江河之上,有一只巨大的金乌之影,振翅高飞,似乎要将天穹都灼烧!

“日帝的本体……金乌!”

“他也来了……”

“日月二帝齐聚,创世之路,真的要开启了!”

世人大呼。

日月两条帝道,最终降落在了两仪山上。

月帝和日帝,都已经到了。

月帝,一身月裙,绝代风华,漫天银光随之飞舞。

而日帝,则是一身金色的长袍,就像是烈焰一般,令人不可直视。

他们两人,走上了两仪山上,古老的两仪祭坛之上。

两仪祭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太极。

“故地重游。”

月帝轻声开口,她看向对面的日帝,道:

“当年,你我只是在祭坛之下,等候主人创世成功而已。”

“如今,宿命却已经落到你我身上。”

日帝,本体是金乌。

月帝,本体是玉兔。

他们曾追随在太阳古帝、太阴女帝身边,曾见证过两位古帝的死亡。

两位古帝死后,他们成长了起来。

闻言,桀骜的日帝沉默一瞬,道:

“他们都死了,该到我们了。”

月帝道:

“你可接到了示警?”

日帝点点头,道:

“有人画了一张符,提醒我创世之路有问题,你我的动向,被黑暗注视着……或许,此刻,它们就在这昆仑圣境中。”

月帝一笑,道:

“可你还是来了。”

日帝道:

“总得试一试!”

“主人他们当年未曾走完的路,我们……总得替他们看看!”

月帝闻言,点点头道:

“开始吧。”

话音落下,日月二帝的身边,忽然有无尽的帝道气机爆发而出。

轰!

一**日映照诸天,那是温暖天下的热,那是照耀四海的光,巨大的日轮,牵引着浩瀚的圣道源气,猛然间,激荡两仪山!

一轮神月临光黑夜,银光似水,那是宇宙的另一面,是柔、是水、是漫天璀璨的文明星梦,让昆仑圣境中的仙种,骤然发光!

日月同辉,为这方尘封的圣境,注入了1前所未有的能量。

仙种与圣光,赋予了这方世界,最初的文明之种,最先的人道之光。

这一刻,因果海洋在沸腾,岁月长河像是被激发!

在浩瀚的昆仑圣境之中,忽然有一块巨大的世界之石,彼此连接,共同发出永恒的光辉。

那些世界之石,乃是太阴女帝、太阳古帝创世之时寻来的,是昆仑圣境的基石,此刻,在创世仪式的感召之下,承载这整个新生的世界。

“仙土,赋予这方净土生的气机!”

“圣地,给与这方世界未来的方向!”

日月二帝在大喝!

冥冥仙土、造化圣地,在禁忌世界上空激荡,岁月之阶在两仪山上空显化,那是进入岁月的虚影台阶!

“创世!”

日月二帝怒吼!

这一刻,昆仑圣境仙种万道光芒作,无尽圣源起,仿佛一方新的世界,正在形成!

“创世之路,真的要成了!”

“我们真的能进入岁月之中吗?”

“避祸,我们能够避祸了!”

前来昆仑圣地的百万修者,此刻都是激动到了极点。

两仪山上,祭坛下方,烈日帝庭和神月帝庭的人,同样也是激动无比。

“创世!”

“如此伟业,我们烈日帝庭要成了!”

“林师弟,你算准了,果然一切顺利啊!”

烈日帝庭,众人兴奋无比。

而人群中,一个天师打扮的青年却微微一笑,他看向了神月帝庭那边,目光落在了一个紫裙少女身上。

紫裙少女,心无旁骛,正在作画。

在神月帝庭之中,一群老辈强者、青年绝世英才等,也在激动。

“创世将成,月帝和日帝,将成为创始主,而他们的天心印记,将还于旧天地间,日月帝庭的圣子圣女,当得此福缘,掌控他们旧的天心印记!”

一个老者高呼。

这是一份大机缘,日月二帝,成为创始主之后,将执掌新世界的天心印记,而他们原本为帝时掌控的天心印记,将会散开,可以赐予后人,筑下无上道基!

“太好了,太好了!”

烈日帝庭,一只小金乌飞出,它是日帝的亲子,修为极为强大。

而神月帝庭这边,月未央也是激动得起伏不定,她走了出去,准备承接天心印记!

此刻,在祭坛之上,日帝和月帝,烈日与神月异象映照,极为惊人,天地间,世界石得到仙种、圣源激发之后,一道道原始的天地规则汇聚,形成了新生的天心印记,朝着日月二帝汇聚而去!

创世之路……似乎真的要成功了,日月二帝,得到新生世界的天心印记之后,就能掌控这方世界,而后,沿着岁月之阶,进入过往的岁月中,彻底消失在世人实现中。

就算黑暗,都无法再注视!

日月二帝屹立于两仪祭坛的空中,他们开始自主剥落原本的天心印记,准备迎接新世界世界的天心印记。

他们剥落的天心印记,被日月帝庭早已准备好的大阵,牵引着,朝着月未央、小金乌汇聚而去。

“我将成就帝姿!”

小金乌眼中写满了激动,然后……他忽然感觉自己被人一巴掌,给拍晕了!

只见林九正,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了小金乌身后,手持一掌大力符,砸在小金乌脑门上!

小金乌早已是地王之姿,修为远远在林九正之上,此刻,他脑门嗡嗡的,但是却没有彻底晕过去,指着林九正,道:

“你是什么人?想找死吗?!”

日庭的诸多高手,也是都怒了。

“林九正,滚下来!”

“你想争夺天心印记,你配么?!”

很多高手,都是准备出手了。

而林九正,却淡然看向小金乌,道:

“我救你爹。”

小金乌怒到了极点!

而就在此刻,另一边的月未央,忽然也是一声惊呼。

她居然莫名从那法阵的中央消失了,而在那法阵中央……一个紫裙少女,取代了她。

那是……紫菱!

“紫菱……你想做什么?你想争夺我的机缘?”

月未央怒吼道:

“诸位长老,快杀了她!”

但,紫菱却也是道:

“不好意思啊……这天心印记你不能收,否则那只小兔子,会出事的……”

闻言,众人更是大怒。

小兔子?!

谁敢这么形容月帝?这是想要找死吗?

大不敬!

“杀了他们!”

日月帝庭的人,都是要朝着紫菱和林九正出手了。

但,就在此刻!

轰!

忽然间,两仪祭坛上空,那一轮煌煌大日,以及那圣洁的神月,像是遭到了某种浩劫之力一般,剧烈地晃动起来,几乎要崩灭!

与之同时发生的,是恐怖的地震!

天摇地晃、山崩地裂,原本一片祥和,宛如新世界新生景象的昆仑圣境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大灾之景象!

只见支撑着整个昆仑圣境的那些黑暗之石,此刻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黑色光芒,像是要斩灭一切的生机,吞噬一切的生灵!

那些黑暗之石上,黑暗的符文亮起,将日月二帝,辛辛苦苦从圣土、仙土上取来的仙种、圣源,尽数吞噬了。

世界在变换,本源在更易,这方新的世界,依旧在形成,但是,却充满了大毁灭、大黑暗之力。

一瞬间,昆仑圣境中连绵无尽的山脉,都变成了黑色!

那些郁郁葱葱的巨树和草木,一瞬间变成了黑色的生灵,散发着黑色的雾气,空中的飞鸟,地上的走兽,也都咆哮着,眼中泛起黑色的光!

“不对……有问题,这形成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新世界,这是黑暗世界!”

“世界石有问题……有大问题,快逃!”

“留在这方世界中,我们都会被很快异化为黑暗生灵的!”

所有人都是慌了,惊慌地要逃跑。

但是,此刻这方世界,几乎已经快要彻底成型了,黑暗的边界,已经与原本的禁忌世界要隔开,无人能够逃离。

“不……世界石,怎么会被换成了黑暗之石?!”

日帝喷出了一口大帝之血,他颓然落地,眼中写满了绝望。

“原来……原来是这样……”

月帝也是身形踉跄,她惨然道:

“我们已经做好身死的准备,只为创世成功,但却不曾想……黑暗并不准备针对我们,而是,对这方世界的基石动了手脚……”

“我们创世成功的时候,反而会是为他们作了嫁衣……黑暗,早已经在前路埋下了结局!”

此刻,他们二人大帝之力几乎都耗尽了,而且,天心印记丧失,境界大损。

“二位,请恢复你们的天心印记。”

而这个时候,林九正则是淡然开口,他指着方才二帝自行剥落的天心印记!

“幸好……天心印记没有被吞噬,否则,此刻我二人,当真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日帝艰难抬手,重新容纳那天心印记,天心印记重归身体,他的脸色好看了一些,道:

“天心印记还在……便还有一战之力!”

他艰难起身,看着天穹上,那正在汇聚的黑暗天心印记!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而月帝,重新吞下天心印记之后,却是看向了紫菱和林九正!

“此前,便是你作画,示警黑暗……”

她看着紫菱。

而紫菱则是道:

“是我。”

“不过现在,不重要了,你们……准备带我们逃命好啦。”

月帝惨笑,道:

“这方世界,已经成为黑暗牢笼,我和日帝作茧自缚,出不去了……”

“更无法带着你们逃离。”

而紫菱却轻声道:

“还有机会的,我们只是打不过那些藏着的黑暗大帝。”

她看向天穹深处。

此刻,黑暗天心印记,已经成了!

“哈哈哈……”

在那天穹深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得意的大笑声,两尊黑暗强者,忽然出现。

其中一人,长长的华贵黑袍,宛如王者,他冷笑着,道:

“多谢你们这些蝼蚁,为吾,创下这方黑暗世界!”

“掌控一方全新世界的天心印记……吾的操天之术,成了!”

他朝着那黑暗天心印记,一把抓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