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脸娇羞愠怒表情看着自己的徐慧珍,李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心里就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嗨,肯定是前天晚上的那事儿呗!徐慧珍以为自己动作很隐秘,但那实际上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李林并不知道徐慧珍在门外偷窥自己和陈雪茹,不够后来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大,李林可就知道了徐慧珍在门外偷看。

看破不说破罢了,仅此而已。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时候还是给自己留点儿余地比较好,是吧?

李林脸上带着欺骗性十足的笑容,对徐慧珍说道:“这里是小酒馆儿,我来这儿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买酒喽!老板娘你说我来干什么的?总不会……”

说到这儿,李林突然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徐慧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总不会,是借老板娘你的客房用用吧?”

“你——!”

徐慧珍杏眼圆瞪,又羞又恼的对李林说道。不过话到嘴边,却没能继续说下去。这满屋子的酒客,虽然眼下没几个人把目光投向这边,但自己要是真和李林争执起来,那可就现眼了啊!

“哼,说吧,要几两酒,哼!”

徐慧珍狠狠地看着李林,脸上还带着少许红晕的说道。刚才李林调戏的那番话,实在是让徐慧珍险些破了防。

更重要的一点是,徐慧珍已经听出来了李林话中的意思:我知道你在门外偷听我和陈雪茹事儿!

这一下子,就让徐慧珍心中一片大乱,很有一种做坏事被正主识破的慌乱。

只是,徐慧珍可能暂时没想到另一点,那就是……她自己根本没有做坏事啊!真正在“做坏事”的人,反而是李林和陈雪茹这对dog男女吧?

看着徐慧珍“可爱”的样子,李林知道自己得适可而止。再这样调戏下去,没准这个刚烈的小酒馆老板娘就要和自己“同归于尽”了。

“我过来是想要打点儿酒回去,家里还有个局,而且最近事情比较多,用酒的地方也会比较多。这样吧,慧珍,你给我来十斤二锅头吧,顺便在装点儿下酒菜,你看着弄,钱不是问题。”

李林这番话说完,徐慧珍芳心又是一颤,会说话似的漂亮大眼睛仿佛刀子一般的剜了李林一下,不过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与悸动。

显然,李林不同于往常“老板娘”、“许老板”等公事性的称呼,直接非常亲密的直呼其名“慧珍”,给徐慧珍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尤其是徐慧珍似乎联想到了她前天晚上在门外偷看李林和陈雪茹墙角时所见到的*****画面,更是带来的许多不一样的独特体验。

“哼!”

徐慧珍转身掀开柜台后的门脸走进院儿里,暂时离开了柜台。

不过李林知道,徐慧珍并非是被自己给气走了。显然,她是去后院给自己准备自己要的酒水去了。

从柜台前转过身来,李林像是完全没受影响一般,笑着和几位酒馆儿的熟客们聊天儿,似乎完全没受到刚才的影响一般。

不得不说,论及脸皮之厚,李林现在也算是有两把刷子的了。

………………………………两把刷子的分割线………………………………

当李林骑着装着酒水与下酒小菜的自行车回到四合院的家中时,正巧撞见了梁拉娣和她家的四个孩子。

李林翻身下车,懂事的雨水赶忙上前把李林带回来的酒和下酒菜接了过去。

进屋后,李林把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挂在衣架上,又喝了一口曲筱绡递过来的热水暖了暖身子。

说实话,寒冬腊月的,在四九城骑自行车走夜路,真是冻得要死啊!

缓过劲儿来后,李林笑着对梁拉娣说道:“梁拉娣同志,我还以为你今晚不过来了呢?”

听到李林的话,梁拉娣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过这个独自一人拉扯孩子的女人可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性格,很快便抬起头恢复了正常,同时向李林解释了起来。

“是这样的李科长,下午我们厂临时来了一批加急的单子,上面催得紧,不干完活不许下班,所以……”

梁拉娣话没说完,李林就点了点头,表示秒懂。

“理解理解,工厂的加急任务嘛,我当然理解了。”说完,李林还笑着对梁拉娣道:“我可没有质问梁拉娣同志你的意思,我就是单纯的好奇,问一问。”

说完,李林看着梁拉娣身后怯生生站着的四个孩子,笑着说道:“还没吃饭的吧?放心吧,我说了晚上请你们吃晚饭,就肯定不会让你们白跑一趟的。”

说完,李林扭头看向雨水,说道:“雨水,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

李林的这番话,直接让梁拉娣羞的很是不好意思。不过说实话,梁拉娣的本来目的也是如此。

中午的时候,李林就告诉梁拉娣晚上过来家里量衣服,顺便请他们全家一起吃个便饭。

只是后来由于临时加班的缘故,梁拉娣错过了晚饭的饭点儿。但即便如此,梁拉娣还是带着孩子们一起上门的,所为的目的,其实不就是强行蹭李林承诺的那顿饭吗?

说实话,这事儿严格说来是没什么毛病的,毕竟是李林承诺过的。但梁拉娣一家人由于自身原因错过了晚饭的饭点儿,这要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严格说来,梁拉娣现在带着孩子们上门,可不就是硬蹭饭吃吗?

梁拉娣是个正常人,道德水平不说多高,至少也是正常水准。这种情况下,会感觉害臊、不好意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与此同时,梁拉娣对于李林的好感,也是大大增加了。毕竟李林对自己,对自己一家人的善意,梁拉娣全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李林哥,家里没啥现成的吃食。这两天都是大锅饭,基本都没剩啥东西。”

雨水都没往灶台看,直接就说道。话也是事实,毕竟家里有啥吃食,承包了主要家务的雨水当然很有发言权。

至于曲筱绡?她就是个吃白食的,不随便给人添乱,就是烧高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