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侯府。

有两个染有瘟疫的病人被送入,安排在厢房之中。

丁牛与雪山童子、被吃童子进去观察。

两位病患骨瘦如柴,呼吸困难,已是奄奄一息,昏迷不醒。

若非为了保密,丁牛三人本该去医局医治,而非将他们弄到虞侯府,多了路上的折腾。“阿爽,你治一个,阿祖,你治另外一个.....我做些观察。

两童子闻言不怠慢,出手医治。

雪山童子运起体内星光,以一股冲刷之势冲击、洗刷疫杰,不过两位病患都是病入膏肓,疫无深植,随着雪山童子的冲刷,虽然疫杰被一寸寸刷干净,但是病患更见虚弱。

丁牛立刻叫停。

普通人未经修炼,身体“孱弱”,经不起真气、灵气粗暴的冲击,况且此时身体虚弱,更是不堪如此“粗暴”对待。

病来如山倒,去病如抽丝,练气士并不是不能帮病患拔除疫无,但是非得花费大量时间和水磨的功夫。

一来练气士人数少,二来治疗效率极差,这样的笨办法,能救一些人,但解决不了这次的疫情。

另一边,被吃童子眉头深皱,他的境况比雪山童子还不如,他身为恶鬼,灵力性质属阴,对于需要恢复活力的病患而言,用阴性灵力冲刷,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等丁牛喊停,他已自发停止:

“我治不了他。’

丁牛摇头:

“阿祖,你为何不用摩罗之无喂他。

你是什么意思?”

“魔罗之无吸一口生功力、长精血,此人若是能吸一口,定然是生龙活虎。

被吃童子呆了:“我并不想要他的命。

“你为何要他的命?据我所知,别人即便吸了你的魔罗之悉,只要你不发动,魔罗之无便是无害的。’

被吃童子一时呆了:“可是

“可是这无是你辛苦修炼对不对?”丁牛道:“但我得问你一句,你修炼魔罗之烈,是为了害人而修炼的么?’

“这

“我明白了,理解。”丁牛道:“这样的话,你的灵气不适合治疗疫无,你出去吧。’被吃童子站着不动。

丁牛看着他,被吃童子道:“我这魔罗之无如果被人吸取后不发动,两个时辰之后便会彻底被吸收,我对其的控制也会失去.我修炼这一身魔罗之杰,花了两百多年....

“那又怎样呢?你没的是无,别人的没的是命啊。”

雪山童子听了这话,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被吃童子已在冷笑:“丁牛,我问你,你愿意为了救一些人,而失去所有修为么?”“我愿意

”被吃童子目光灼灼:“此话当真?’

“别问我当不当真,你得问自己。若你不相信我的善,只因你本就恶....你自己都是恶的,是怎么有脸来监督我做一個好人?”

被吃童子眉头紧锁。

丁牛又问雪山童子:

“阿爽,你觉得我愿不愿意?‘

雪山童子面色犹豫:“大哥,我觉得你是骗人!阿祖,你虽然很讨厌,但我不想你被大哥骗。

“你看,阿爽这就是典型没有佛性。”丁牛神色如常:“他自己不愿意,就觉得别人愿意都是毛病,而阿祖,我却知道你是愿意的。

被吃童子怪道.“....你何出此言?我心中其实万分不愿,我如何就愿意了?”

丁牛道:“阿爽不知道,而我却知道,当初你是自愿被吃的。

丁牛沉声道:“阿祖,这么多年,你越活越回去了么?你忘记当你还是少年之时,心底那一点最纯粹的善意了么?你愿意救你兄长,父亲,自愿被吃,你觉得,你为什么会拥有魔罗之无?‘

“这一股气既是恶无,亦是善无,全在你一念之间。这一股杰,不是让你用来害人的,你还不醒悟么!‘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懂了么!”

被吃童子呆立在原地。

丁牛招呼雪山童子出去,留下被吃童子一人在房间内天人交战。

两人到了前厅,雪山童子忍不住呼出一大口气:

“丁牛,我不入地狱..你是真有文化,你也是真会哄人!阿祖他....不会真给你骗了吧你这样很不好!

“哪里不好?”

“阿祖是自己人啊!为了救几个不相干的人,你骗他牺牲自己,这样太

“太无耻了对不对?‘

雪山童子瞪着眼睛,气鼓鼓说道:“没错,就是无耻!你今天能骗他,转头就能骗我!你这么伟大,干嘛不牺牲自己!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全被你搞丢了!’

丁牛叹一口气:“阿爽,你长大了,翅膀长硬了,就是没长脑子,吃了没文化的亏。”我如何又没文化了?’

“你可知魔罗之意?这是恶之善念的意思,被吃童子两百多年了仍是先天境,可见跟你一样没文化。

“看着吧,要是他想不开,白瞎了吃人和尚的教导,这辈子也就是先天境的成就了。”丁牛又盯上雪山童子:“你也是,叫你跟着掌教好好看,好好学,就知道偷吃,被掌教扫地出门!我还没问你呢,掌教的本事,你学了几成?’

雪山童子规着脸:“没多少,我还是个孩子啊!”

你个星星东西,学会了控制星光不?‘

雪山童子恼羞成怒:.你怎么还骂人!我翻脸了你信不信?”

接下来还要用他,丁牛露出笑脸:“傻孩子,翻脸就对了,这就是出口成脏,学着点。

丁牛正教训雪山童子,后厅,被吃童子传来声音:

“丁牛、阿爽,你们没必要这么大声,我听得到...你们来吧。”

两人返回,丁牛问:

“想通了?‘

被吃童子沉声道:“我陷在过去无法自拔,一直以来自怨自艾,老和尚也曾告诉我,要我忘记过去,我一直没当回事,你是第二个这样告诉我的人

“丁牛你的确眼力非凡,你说的是对的,我的魔罗之无衍生自当初最后一点善念,但纵观这些年我的做法,配不上它...我自己心中也明白,但是又舍不得,这也是两百多年,我的魔罗之无再无半分提升....

“我再强修魔罗之杰,终是不配的。既如此,我便借这次机会做点好事,将魔罗之杰还回去了

.我还能重新开始么?’

“当然可以。”丁牛欣然称赞:“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以后可入霸者境。”

“嗯。

雪山童子怪道:“丁牛,我发现你好生奇怪!你自己重修也就算了,我遇到你,也是褪去肉身重修,阿祖跟你没几天,也要重修了,这也太奇怪了吧,总感觉遇到你,会失去点什么.

这个天地精灵,感觉是敏锐了一些,可惜长了一张嘴。

被吃童子想通了,心情轻松不少:“也不能这么说,丁牛朋友不少,也没有各个失去修为。

雪山童子暗道:阿祖你还是太年轻,你有所不知,鱼道人、水道人遇到他,失了贞操,那一位黄师姐遇到他,失了智商,早晚失去贞操

丁牛看他神色怪诞,知道这货没憋好屁,警告:“阿爽,小心祸从口出!大哥认识几个修闭口禅的朋友,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

“大哥,我可什么都没说!’

丁牛没理他,对被吃童子道:“事不宜迟,快些给两人喂些魔罗之杰。”

“已经给他们输送了一些,不过有些奇怪。”被吃童子道:“故此喊你回来。”

雪山童子看看两位病患的脸色,见他们毫无好转的迹象,反而疫无又加重了几分:“丁牛,你的法子不对,糟糕了

丁牛问:“是否感觉到疫杰在吞噬你的魔罗之烈,反而壮大?‘

“正是!”被吃童子见他毫不奇怪,立刻问:“你早知道?’

“无的本能便是壮大,这也是本性直白点说就是吃、吞、转化,疫悉的性质更是粗暴,吞噬生命之气壮大,你的杰对它而言更是大补,因此被吃。”丁牛问:“你的无被谁吃了,就能反击它,是也不是?‘

是,

“疫无吃了你的魔罗之无,你能反击它么?’

被吃童子面色古怪:“虽然有些不同....但我的确发现,能有法子将疫无吸收过来。’“快试试。’

说罢,被吃童子运起魔罗之无,随着他的发动,病患身上的疫无便朝被吃童子流动,慢慢从病患身上离开。

这个过程不像一开始使用灵氣驱離,鬥个你死我活般的剧烈。

随着疫气被吸走,病患的脸色明显见好转。

而被吃童子闭目,处理身上疫无。

丁牛拊掌哈哈一笑:“看来我又猜对了,两位,大好消息,疫情有治了。”

雪山童子和被吃童子明白过来,雪山童子大拍马屁:

“大哥,都怪你方才你哄来哄去的,让弟弟产生了误会,我早就说大哥心善人帅,阿祖你说是不是?’

被吃童子心悦诚服:“不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多谢你的点拨。”

被吃童子发现自己百多年不再增长的魔罗之焉,有了一丝增长,自他想法转变,这无一经使用,便有了反馈。

这无本就是特殊的心性之无,与普通无不同,被吃童子哪里还不知道丁牛的良苦用心?以前他监督别人,要求别人做好人,走上了邪路,这才修为停滞,不得寸进。

这股杰是恶之善念,要求别人的善,又怎么会是善?那无疑便是恶。

练无不炼心,终究一场空。

道不同,无不通。

丁牛不敢居功,这些话,其实吃人和尚早就跟被吃童子说了,不过被吃童子没听进去而已

有些话明明是一样的,但是不同人说出来效果就不同,就好像同样一个道理,一个人在家不愿听父母的,但是对老师话却言听计从,

这是何道理?

叛逆啊!

丁牛接下来吩咐,要用他的魔罗之无拿去炼丹,被吃童子无有不从。

“我炼这治疫丹,其实不过是最基础的益气丸再加一点你的魔罗之焉,主要为了伪装你的魔罗之杰,不被人看穿,这丹炼起来非常之快,到时广发丹药,阿祖你及时吸收疫悉,大片大片的治疗。”丁牛安排:

“你在暗中不要露面,既是救人,也是修炼.....做一个好鬼,行善积德,又能增加修为,是否感觉不错。’

被吃童子大笑连连:“的确与以前不同。”

雪山童子在一旁看的眼热。

丁牛再道:

“我丹道天才的名声远播,当暗中潜伏的敌人發现这丸如此有效,定会因为我的威名而不疑有他,被迷惑,到时他们进行研究,阿祖便能感应,我们趁机顺藤摸瓜找出暗中使坏敌人!直击目标!”

“是!”

一下子,就有了行之有效的法子,可比喊几句口号管用多了,两童子变得信心十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