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魂穿庄园 > 第十六章 我就是神

……

“鬼王?”

砰!

黑雾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哀嚎,声音在此刻戛然而止!

直到现在,李开河还是不敢相信。

于是,似乎是为了印证什么,“过来!”

簌簌簌,黑雾深处,雾气搅动,一道人影从黑雾中猛然出现,携带风雷之势,并且迅速朝李开河逼近。

“嗯?真的可以!”

看着面前脸色无比惊恐地无脸小人,李开河难以置信,然后张狂大笑。

这种能力,简直逆天!

环顾四周漆黑如墨的环境,这里除了黑色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抛开透阴的地面,这里仿佛就是一片虚空。

冥冥之中,李开河感觉这个地方是在他额头部位,用科学解释,应该就是松果体内!

这个世界,终于慢慢向他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凶厉獠牙!

……

“你不是很狂吗,啊?”

“请继续开始你的表演!”

李开河大喝:“椅子何在?”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呃,正当他以为不可能出现什么椅子,准备说些场面话缓解尴尬的时候。

忽而,他似有所觉,回头望去,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一张由黑雾凝聚而成的黑色王座。

这王座扶手上刻着龙形花纹,并且椅背有三头狰狞龙首。

龙头中间高两边底,气势睥睨,恍若龙椅,除了颜色是黑色的外,其余的细节跟龙椅差不多。

见到这椅子,李开河默默上前,坐了上去,面无表情凝视着无脸小人。

此刻,瞅见这人言出法随,犹如神阴!

无脸小人彻底慌了,哆嗦着身体,趴在地下,低着头不让李开河看到他的脸。

实际上他也没有脸,脸上除了一张嘴之外,什么都没有,就像是麻将上面的‘白板’。

“大人,我知道很多秘密,留我一条狗命,我能……”

可还不等他说完,李开河:“你杀了刘翠花,是吗?”

话音一落,无脸小人顿时状若筛糠,颤抖不止。

突然,无脸小人猛地冲起,手里握着一把黑色小刀,目标直指李开河的心脏!

这把小刀不简单,名为龙鳞,取自苦寒之地的猛兽鳞片,有夺魂功效,凡人处之必死,无药可医!

但李开河在这里,他就是神!

在他说出刘翠花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无脸小人必然会向他发动袭击,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他是刘翠花之子,没有人可以容忍杀母之仇!

在龙鳞匕首即将要刺入他的胸口时,李开河淡淡道:“散!”

霎时间,无脸小人烟消云散,化作黑色雾气,融入空中。

环顾四周,李开河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喃喃低语:“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

其实,王老汉平时是看不见无脸小人,也就是王剩。

但王剩要想侵入李开河的识海,就必须显露‘实形’这就是魂体的唯一破绽,也就是说,在那一刻,他成了‘鬼’。

故而王老汉看见了王剩,而且他也认识王剩,

在王老汉心中,这人应该死了,因为王剩现在已经五十三岁了啊,按照王家村平均寿命,这个数字已经在平均值上了。

虽说王老汉比王剩还大两岁,但王老汉的妻子刘翠花是刘家村三大家族之一的刘族长第三女儿。

当时,要不是王老汉太过卑鄙无耻,生米煮成熟饭,刘氏是绝对不会让刘翠花嫁给王老汉。

虽然到最后,刘氏妥协,但刘氏也将刘翠花永远剔除了刘氏族谱,不再承认刘翠花是他们家族中人。

然刘翠花毕竟是刘氏族长的三女儿,共同生活了几十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父女感情深厚,时不时,刘氏会有人给予一些珍贵食物给王老汉一家,并且生病了亦有人给他们医冶。

所以刘老汉前半生可以说顺风顺水,衣食无忧,自然活得长久。

这个世界底层百姓大多数不是自然老死,而是生病无医、饥苦无食。

没办法,这个世界社会生产力低下,收成只能看天。

…………

李开河念头闪烁,心中刚有想出去的想法。

下一刻,李开河的灵魂归位,眼睛陡然睁开,就瞧见王老汉抓着他肩旁,在大声呼喊他。

李开河微笑道:“没事,老汉。”

“真的没事吗?刚才……”

王老汉紧张地看着李开河,他已经失去了妻子。

家里只剩下李开河了,如果连他也出了什么事,那他也不想活了。

这一刻,

王老汉脆弱的像个孩子,双手紧紧抓住李开河,仿佛一松手,李开河就会离他远去一般。

“真没事!而且我知道杀死阿姆的凶手了!”

“什么!!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这话一出,王老汉眼睛瞬间血红,面容扭曲狰狞,仿若下一秒就会变成嗜血恶魔。

李开河道:“是王剩,当年他趁你务农外出,当着我的面,将阿姆杀死。”

“当时我年龄太小,但还是被吓住了,受到强烈刺激,从此痴呆,成了别人口中的傻子!”

“啊啊啊,我就知道是他!!”王老汉捏紧拳头,不断朝空中挥舞,宣泄压抑了多年的情绪。

李开河愕然道:“老汉,你知道?”

王老汉咬牙切齿道:“当初,小花告诉我,她看见了王剩,

可我不信,王剩都去那什么第九鬼所三年了,音讯全无,肯定是死了。”

“如果他回来了,以他的尿性,怎么可能不宣扬。”

“可后来,小花被人……剁成了碎肉”

“联想到那时候小花每天慌张和胡言乱语,我开始怀疑了。”

“而且,刚才我在你背后看到王剩了……他呢,他在哪?”。

啊啊啊……

说完这些,王老汉流出痛苦的泪水,疯了般问王剩在哪里,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