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正前方炮楼很快挨了第二颗炮弹。

飞溅的火光中,伫立在围墙正中间的两层炮楼轰然倒塌,掀起大量烟尘……

小泉一郎被吓得差一点儿跌坐在地上,额头不断往外冒冷汗,惨白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成绝望。

从火力判断,坍塌的炮楼里面最少藏了十个特工队员。

现在全被埋在废墟里,放眼整个山本特工队, 几乎没有比他们死得更冤的队员。

“快让其他炮楼里的队员退回来……八路军肯定会用步兵炮挨个点名剩下两座炮楼……再不撤他们也会被埋在废墟里!”小泉一郎想到了还在其他两座炮楼坚守的部下,突然一下子有了力气,扯着嗓子很着急叫道。

说完就匆忙举起望远镜朝另外两座炮楼看过去。

一颗炮弹正好砸在炮楼出入口附近,飞溅的火光瞬间把出入口吞没,两个刚准备冲出来的士兵应声倒地,其中一个还是特工队后备队员……

“八路军想用炮火封锁炮楼出入口,把我们的士兵堵在炮楼里面挨炸!”小泉一郎带着绝望表情叫道。

“让炮楼里的士兵不要管炮击,直接冲出来,能跑几个是几个, 总比全部埋在废墟里要好!”

一个部下赶紧朝楼梯口跑过去,想快点儿把少佐最新命令传到部队。

“轰隆隆……”

第三颗步兵炮炮弹很快命中自己观察的炮楼外墙。

坚固的炮楼当场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砖石飞舞,滚滚浓烟同时从窟窿里涌出来。

“赶紧让剩下的士兵冲出来,下一颗炮弹肯定会把炮楼炸塌……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小泉一郎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大声喊道。

“轰隆隆……”

部下传递命令的速度再快也比不过炮弹飞行速度。

传令兵刚跑到楼梯口,第四颗炮弹爆炸了。

弥漫的硝烟中,六米多高的炮楼轰然倒地,变成一堆三米多高废墟,没跑出来的士兵全被埋在废墟里。

小泉一郎的心在滴血……

刚才十几秒他一直盯着炮楼出入口,结果避开炮火,成功逃离炮楼的士兵加起来都不到十个,特工队补充队员只占不到一半比例。

意味着刚刚坍塌的炮楼又埋了至少六个特工队队员。

小泉一郎没时间去心痛那些被埋的部下,立刻看向第三个炮楼, 那里还躲着特工队十来个补充队员。

要是他们也被埋了,山本大佐精挑细选出来的几十个补充队员就彻底完了。

撤离炮楼的命令已经下达, 最后能不能顺利撤出炮楼,就看他们反应快不快,有没有勇气跟决心冒着炮火冲出来。

“轰轰轰……”

那里的情况跟第二座炮楼差不多,炮弹和榴弹不间断砸下来,飞溅的火光不断吞噬炮楼出入口,非常凶险。

如果这时候有人冲出炮楼,十个能活五个就不错了。

但小泉一郎还是期待奇迹发生,炮楼里的部下能鼓起勇气冲出来。

就好像已经坍塌的第二座炮楼!

冲出来还有五成的几率活下去,不冲的话所有人都会被埋在废墟里。

两个人影突然闪进小泉一郎视野,快速冲出炮楼,直奔中央炮楼。

这是小泉一郎此刻最想看到的一幕画面,神经紧绷,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们可以顺利避开八路军炮火封锁。

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一颗榴弹跟一颗炮弹从天而降,正好砸在两个士兵身边。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响,两个人就跟纸糊的玩具人,瞬间被炸飞。

“八嘎……”小泉一郎气得大骂一声,拳头紧张的都快攥出血来了。

又有两个士兵趁机冲出炮楼,其中一个还是特工队补充队员。

看到自己部下,小泉一郎比刚才更紧张, 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眼珠子一动不动, 死死盯着部下身影。

他的运气很好, 炮弹跟榴弹从天而降,但他的转移速度更快,正好跑出炮弹杀伤半径,侥幸活下来。

另一个守备队士兵没他那么好运,榴弹直接砸在他身边,连人带枪一起被炸飞。

接下来又有八个士兵冲出炮楼,死了三个,活下来五个,特工队补充队员只占了三个。

好运不可能一直站在鬼子这边。

小泉一郎期待更多部下逃离炮楼时,他最不想听到的步兵炮射击声再次响起。

不到三百米的射击距离让炮弹正中目标,在炮楼一层外墙上炸了个大窟窿!

爆炸发生后,过了好几秒都不见士兵再从炮楼跑出来,八成是刚才炮弹把聚集在一楼的士兵都给炸死了。

小泉一郎心中刚刚燃起来的希望瞬间破灭……

“轰隆隆……”

第六颗炮弹同时发生爆炸,把第三座炮楼炸成一堆废墟。

东回据点,守备队队长村田大尉已经入睡。

偌大的据点只剩不到三十个日伪军在巡逻警戒。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在隔壁房间响起,瞬间把睡梦中的村田大尉惊醒。

“莫西莫西……”村田大尉连衣服都没穿就抓起话筒,好像站在自己大队长面前,满脸恭敬道。

“嗨……”听了话筒中传来的声音,村田大尉变得更加恭敬,腰都快弯成九十度了,比面见联队长都要恭敬。

“哈衣……卑职马上调兵增援驻马村据点……”村田大尉的恭维声突然变成保证。

“不,卑职亲自带兵增援驻马村据点,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那里的八路军,请长官放心……”

放下电话就对门口大声喊:“马上拉警报,全军集结!”

“队长,出什么事儿了?”副队长带着三个少尉急匆匆跑过来问。

村田大尉已经全副武装做好出击准备,看到部下到齐,一边往外走一边命令:“步兵炮分队,第一小队第一作战小组,皇协军一连一排留下保护据点跟铁路线,其他人带齐武器弹药跟我出发,急行军增援驻马村据点。”

“第一小队高桥君留下,负责指挥所以留守部队,保护据点跟铁路线,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队长三思!”副队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也不知道队长为什么要带兵增援驻马村据点,但他知道中队长留在据点的那点儿兵力根本不够保护据点安全。

赶紧提醒:“我觉得留守部队太少了,要不要把第一小队全部留下,再多留一个排的皇协军!”

“执行命令!”村田大尉冷哼一声道。

看到副手还想说话,直接反问了一句:“你知道刚才是谁给我下达增援命令吗?”

副手迷茫的摇了摇脑袋。

“山西驻军司令部……参谋长阁下亲自给我打电话,要求我们三个小时内杀到驻马村据点,否则军法从事!”村田大尉深吸一口气回答。

到现在都还对刚才的电话心有余悸,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大尉,竟然有机会跟少将参谋长通上电话。

副队长,三个少尉小队长,全都露出一副震惊表情。

要不是队长亲口说出山西驻军司令部这几个字,他们打死都不相信军部参谋长会越过师团长,旅团长,联队长,大队长……直接给一个中队长下命令。

同时明白中队为啥这么重视接下来的增援。

军部参谋长越级给他们下命令,要是没有执行好,他一句话就能断掉据点所有人的前程……

也不需要中队长继续解释,全都一脸严肃跟着他往部队赶过去。

五分钟后,一百多个鬼子跟一百多个伪军浩浩荡荡离开据点

黄宇跟几个班长埋伏在公路边上的一片林子里,默默记下东回据点出动的兵力。

日伪军一走远钟程军就笑了:“排长,今晚这场仗咱们赢定了!”

“东回据点常驻一个步兵中队,两个连的二狗子,一个步兵炮分队!”

“刚才从我们面前通过的日伪军只少了一个步兵炮分队,一个作战分队,一个排的二狗子,加起来不到七十人,还以伪军跟炮兵为主!”

“只要我们在据点外面干掉三四十个日伪军,剩下那点儿日伪军肯定守不住东回据点!”

黄宇对接下来的进攻同样信心十足。紧了紧腰上的武装带就开始下命令:“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我们就按计划开始行动!”

“一个小时后破坏铁路,逼鬼子出兵打击我们!”

高桥少尉站在中央炮楼顶,中队长离开后神经就一直紧绷着,生怕据点跟旁边的铁路线发生意外。

不仅把留守部队全部安排到各个阵地,两人一组盯着周围一举一动。

自己也以身作则,守在炮楼顶用望远镜观察周围情况。

跟平时一样,据点周围连个八路军影子都没有,非常安静,后来想了一下就释然了。。

半年前,有一支八路军想打东回据点主意。

刚开始,他们进攻特别顺利。

中队长拿出上级加强的步兵炮后,战场局势立刻发生变化。

一颗炮弹带走好几个八路军性命,几十发炮弹打出去,这支八路军直接因为伤亡惨重而撤离战斗。

自那以后,再没有八路军打过东回据点主意。

活动在附近的游击队跟地方武装更不敢触东回据点眉头,行军都绕着东回据点走。

中队长增援驻马村是突发行动,谁也预料不到。

附近的八路军游击队跟地方武装更不可能知道东回据点兵力空虚,所以今晚八成不会出意外!”

想着想着,高桥少尉紧绷的神经竟然慢慢舒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