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的学生虽然家里未必有多富裕,但多数人在本地也都是小康左右的家境,根本不像苏耀华说的那么穷。

先前苏耀华那一席高高在上的话真是把校门口的五中学子给恶心到了,他们作为局外人都听着受不了,何况是当事人?

大家看到小狐狸还落落大方地站在原地,总觉得她是在人前装着坚强,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同情。

有一个女生率先提议捐款,就有其他人附和道。

“是啊,苏同学,我们还是有点零花钱的,全校秉持自愿原则捐款,到时候凑一凑一两万还是肯定有的,也不用你去看你爸爸的脸色。”

“而且你成绩那么好,长得也漂亮,迟早会出人头地的,要是你哪天发达了,就回馈给母校就行了。”小狐狸看到他们天真的面孔,心中忽地就有些感慨,原主学生时代的这些同学倒是不错,他们还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她的自尊心,怕她接受不了这种救济的行为。

反倒是原主那个亲爹苏耀华,刚才还有脸说出是不是许秀蓉苛待她、不给她吃饭这样的话,真的是让人作呕的可以。

……苏清欢淡淡一笑,冲着那些学生摇了摇头。

“不用了,其实我们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苦,而且我已经立志要考帝都大学了,学校和区里会给补贴的,就算万一考不上,我到大学里也可以申请助学金和助学贷款的,你们不用替我操心。”

“……”几个同学听到苏清欢的话,都有些面面相觑。先前提议捐款的那个女生还纠结地道。

“你要考帝都大学?那个好难啊,我们学校好多年没有出过一个能上帝都大学的学生了,苏同学,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呀。”小狐狸知道这个女孩子是好心才说这样的话的,她神色很恬淡。

“没关系的,有压力才有动力,我外婆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如果真的有困难的话,我会向学校和街道求助的。”那几个学生见小狐狸终于退了一步,他们也纷纷松了口气。

“好,你千万不要强撑着,我们学校里的同学都会做你的后盾的。”

“谢谢。”……小狐狸冲他们挥了挥手,就自个儿一步步地朝地铁站走去了。

那些学生看到她潇洒离去的背影,一时之间都有些恍惚。

“你们觉得苏同学真的能考上帝都大学吗?”如果是学校里其他人说这样的话,可能真的要被嘲笑眼光太高了,只是这话是苏清欢说的,大家就算有些质疑,但更多的还是担心她把压力都担在了自己肩膀上。

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年纪,原本他们还觉得自己的家庭普普通通,艳羡有钱人的生活,现在看来,如果有一个像苏耀华这样的有钱人爹,那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几个学生纠结地道。

“不知道啊,好久学校都没有出过一个这样的人才了,不过苏同学最近一次考试确实发挥的很好,如果她高考也能保持这个水平,应该就没问题了。”

“咳,就算考不上帝都大学,她也很优秀了,以前也是重本大学的苗子。”

“人和人真的不一样啊,以后要是还有男生追苏同学,我肯定第一个上前阻止,马上就要高考了,人家现在这个情况哪里有空去早恋啊,别耽误苏同学的前程。”那个最开始提议捐款的女生也心有戚戚地道。

“就是,其实很多男孩子喜欢她,只是单纯的看脸,看中她长得好看吧?有几个人能跟她一起分担家庭压力的?”

“哎……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孩子才配得上她,我有预感,苏同学这样优秀自律的人,过了大学,肯定是人中之龙。”……一时之间,空气中充满了沉重的氛围,都说凤凰涅槃,但实际上,涅槃之前的痛苦,又有几个人能经受?

他们这些局外人自己想一想,都觉得很窒息。命运给的这一把牌,实在是让人唏嘘。

而且好看又贫穷的女孩子身边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你没有资本去把控全局,也没有清醒的头脑及时脱身,最后很可能会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小狐狸没有理会旁人觉得她太清高的看法,最主要是因为小狐狸还没高中毕业就有了挣钱的能力,如果是原主在这里,她倒是觉得原主接受同学的善意是一件好事。

毕竟最重要的是结果,自尊心这种东西,在你穷到吃不起饭的时候,真的不值一提。

有的人能够视金钱如粪土,那好歹还是他孤家寡人的时候,若是上有老下有小,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家里人饿死吧?

……苏清欢心中暗自感慨着,倒是觉得原主这些同学不错,她径直跑到了药店,选了十几种针对许秀蓉肝病调理的中药。

“对了,有用来针灸的银针吗?我买一套。”那店员看到小狐狸高高瘦瘦的,还穿着A城五中的校服,于是好心提醒道。

“小姑娘,你买银针是要给谁用啊?没有行医资质的话,最好不要碰这些东西哦,可能不仅对病情没有帮助,反而还会加重病况。”小狐狸没有跟对方争执,也没有试图去证明什么,而是笑眯眯地道。

“阿姨,我家里人以前就学过中医,他们会用的,您放心吧,我不会滥用的。”

“那就好。”……小狐狸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到了租住的房子里。

许秀蓉已经回来了,还做好了今天的晚饭,当看到小狐狸出现在门口,她有些担心地嗔怪道。

“今天怎么这么晚?是学校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小狐狸不想提苏耀华那个扫兴的人,她直接扬了扬自己手中的袋子。

“外婆,我去药店给你买药了,你到时候煎着喝。我这么大个人了,A城治安又很好,到处都是监控,我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外婆不是担心嘛。”许秀蓉想着,她扫过小狐狸漂亮的眉眼,又有些不放心地道。

“囡囡,要不我们去给你买个两三百的旧手机吧?这样好歹你能跟我发个短信打个电话,我也放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