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让人很讨厌啊!”

杰米尔低着头,无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面具,语气低沉。

“当然不是,罗米特就很喜欢杰米尔啊。”

罗米特的语气温和,蕴含着真情,可她的面部只有三个孔洞,扮演着眼睛和嘴巴, 没有任何变化。

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杰米尔并没有因为罗米特那满含真情的话语而开心,他很清楚罗米特虽然能理解他的话,可她毕竟只是一具石魔像,是他母亲模拟“古代炼金师”的能力,利用一颗“生命之石”炼制出来的“失败品”。

虽然罗米特已经被教会的主教和大主教们认为是在现阶段能炼制出来的最好魔像了,拥有超过许多非凡者的战斗本能和经验,可以从大地内汲取力量维持长久的存在, 强大的学习能力, 甚至比许多教会内部的非凡者学习的还要快。

唯一让那些主教可惜的,就是罗米特的手并不能写字,也就不能参与考试,只能口头作答。

但他母亲认为罗米特依旧缺乏足够的情感,真正的“古代炼金师”炼制出来的人类,即使不能长久存在,可只要和正常人类相处一段时间,就和真正的人类没有区别。

只是大地母神教会非常反感这一点,他们认为真正的人类,应该是要由母亲亲自孕育的。他们更喜欢炼制各种战斗人偶,土魔像,钢铁魔像,以及罗米特这样的石魔像。

杰米尔狠狠地搓了搓脸, 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身情绪变化就快,只是思绪发散一会儿就把刚刚的烦恼抛之脑后。

“罗米特,我们去斯蒂岛好不好?”

“斯蒂岛?不是去寻找“幽灵帝国”吗?”

罗米特虽然缺乏正常人类的情感, 但记忆力相当好, 这次她的小主人偷跑出来就是要寻找“幽灵帝国”,也就是保存着第四纪特伦索斯特家族财富的那艘幽灵船。

“嗯~”杰米尔挠了挠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们不是遇到那个戴面具家伙了吗?是我告诉他斯蒂岛上有鬼狐,要是那里没有的话,我肯定要把10镑还给他,对不对?我可不会白拿别人的钱。”

“而且,你不觉得,他可以保护我找到那艘幽灵船吗?”

“我也可以保护你,如果你想要把钱还给他,我可以沟通附近的生物帮你找到他。”

罗米特虽然是石魔像,但能凭借体内的“生命之石”做到“德鲁尹”们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比如她现在脖子,哦,不,她没有脖子……她头部以下都在大地之中,可以自由在地底前行。

“……那不行,要是斯蒂岛上有鬼狐存在,那我不是白白告诉他一条消息,这可是我赚到的第一笔钱,卢卡爷爷说过知识是无价的, 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能获得。”

杰米尔飞快地摇头,他还是很想找一个朋友一起去寻找宝藏的。而且他要快一点出发,提前到达那里,抓到一只鬼狐,这样那个人肯定要报答他,然后加入他的寻宝队伍。

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的计划,满意地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想到那个人刚刚帮了他……没事,分宝藏的时候,他多拿一份就好了。

“罗米特,我明天一早就去买船票,你要记得跟上我的船,要不然宝藏可没有你的份。”

作为石魔像,罗米特自然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坐船,但她可以在地底前行,直接钻到海底,跟着船只前进。

……

第二天一早,罗尔斯赶到了“黑皇帝号”在拜亚姆的联络点,他要从老约翰那里打听一下斯蒂岛的情报。

老约翰今年已经超过七十岁了,在拜亚姆的码头看守仓库,对于一个曾经在“黑皇帝号”上厮杀过的海盗来说,这样的晚年生活已经超过了大海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海盗了。

虽然他只负责罗思德群岛,可这里是中苏尼亚海最重要的部分,所有的情报都要汇总一份到他这里来,只有他才能联系上“黑皇帝号”。

一头白发如同杂草一样,干瘪的皮肤上是纵横的沟壑和块块褐色斑块,两只眼睛是浑浊的蓝色,稀疏的胡子扎进嘴巴周围,他身上的蓝色塔拉巴衫已经洗得发白。一杆不知道多少年的火铳倚在床边,他平时就是在看守的仓库里睡觉。

他是序列7“航海家”,只是这个年龄段为了不失控,他几乎不再使用非凡能力,全倚仗那杆火铳,那是陪他度过半生的生死之交。

他仰着脖子“咕咕”地往肚子里灌着本地的扎尔哈啤酒,这是罗尔斯给他带来的。尽管有“恐惧子爵”伯德·马斯坦的命令在,多给点好处总之不会错,像老约翰这样的老海盗或许不会故意给你使绊子,但指望他们用心给你办事也需要花点心思。

老约翰一口气喝掉半瓶,熟练地顺着嘴巴一抹,酒液润湿他稀疏的胡须,罗尔斯在“香树叶酒吧”的演技都是跟这个老酒鬼学的。

“啊~,你竟然听过斯蒂岛?现在那是一座无人岛,没有多大,甚至比戴诺斯岛还要小一点,虽然有船只经过那边,可并不会在那里停留,你要是想去那里,只能先去凯尹岛,然后花钱租一艘船过去。”

“现在?以前不是无人岛吗?”罗尔斯对于某些关键词很敏感,这是“律师”的经验,必须考虑每一句话中的每一个单词是否合适,会不会被对方抓到把柄。

“我记得三十多年前,还是四十多年前的时候,我还在大副……”老约翰咳了几声,又顺手灌了一口扎尔哈,“我还没资格登上‘黑皇帝’号的时候,路过斯蒂岛,那时候,上面还有几十个人吧,都是土着人,后来再去那里,发现那里已经没人住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搬到了凯尹岛。”

大副?罗尔斯仔细听着老约翰的讲述,而脑海里开始回忆“黑皇帝号”上的大副是谁,可记忆中竟然找不到这位大副的痕迹。

“黑皇帝号”上似乎从来没有大副,他看过“五海之王”船员的悬赏令,也没有大副的悬赏金额……

老约翰又咳了几声,浑浊的眼睛看着罗尔斯,问道:

“你怎么会突然问起斯蒂岛?”

知道他在转移话题,罗尔斯没有接他的话,装作愣头青直接问道:

“马斯坦叔叔是‘黑皇帝号’的二副,那大副是谁?”

“咳咳。”

老约翰勐地咳嗽了几声,险些喘不过气来,他瘦骨嶙峋的手掌拍了拍同样皮包骨头的胸膛,连灌下几口扎尔哈,浑浊的眼睛转了转,看了一眼手中的啤酒,叹了一口气道:

“你在这里问问我也就算了,千万别到船上的时候也这么问,大副是船上的禁词,要是伯爵阁下心情不好,你会被吊起来的。”

原本不想再说下去的老约翰瞅了一眼做好听故事准备的罗尔斯,又想到“恐惧子爵”曾经告诉他的话,没好气地道:

“我和你说了,千万别跟马斯坦大人说是我告诉你的。”

见罗尔斯点头,他又叹了口气,喝酒误事啊!整理了一下思路,又考虑哪些该讲哪些不该将后,他才开口:

“之前,大概将近三十年前,‘黑皇帝号’上是有大副的,他叫爱德华·来托,和你马斯坦大人一样是序列5的‘混乱导师’。那个时候,伯爵阁下已经称霸五海很多年了,没有对手,即使是同样称王的那几位也不敢和伯爵对抗。

那个时候虽然没有铁甲舰,但鲁恩海军和弗萨克海军经常会因为在殖民地的摩擦发生海战。虽然每一次海战双法都控制在二三十艘舰船的规模,那是任何一位海盗王者都无法企及的力量。

伯爵阁下便萌生了要培养一位半神的想法,他选择了大副爱德华·来托,让他成为了半神,可后来他就叛逃了,即使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从那以后,‘黑皇帝号’上就不再有大副,也,没有人敢提及这个名字。”

这个故事似乎并不完整啊,爱德华·来托为什么叛逃,你可是一点没讲?而且作为半神,纳斯特的人性保留得似乎很好啊,这么长时间竟然还会因为提起大副和爱德华来托而生气……

罗尔斯看了一眼老约翰,他紧闭着嘴巴,显然是不肯再多说一句了,于是继续问起了斯蒂岛上的有关情况。

“斯蒂岛既然曾经有土着生活在那里,那肯定不是一个荒岛吧?”

老约翰松了口气,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

“不是,那上面有澹水,那些土着人还在上面耕种,只是土地并不多,大部分都是砂石,岩石。但那里有片不小的树林,占着大半个岛屿。”

罗尔斯又问了几个问题,发现在老约翰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了,就告辞离开了。

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去斯蒂岛,菲利普派人送来的凭证快到了,他要等凭证到了以后,在交给罗尹·金时,再从他口中问一问斯蒂岛的情况。

雅莉希亚那里已经写信给家族了,应该能获取到“鬼狐”的资料。而“腐化男爵”的辅助材料因为杰米尔的捣乱,他还没有买,正好可以搜集一下。如果斯蒂岛上真的有鬼狐的话,那他就可以直接在那里晋升序列6.

其实,要是罗尔斯问一问杰米尔的话,应该能从他嘴巴中获取到鬼狐的资料,可这种突然跑出来冒险的家伙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除非迫不得已,最好还是不要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