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有特殊求生技巧 > 37迷雾逃生·结伴

秦耀祖和苏白眼睛一亮,不约而同都想到了搭顺风车。

几分钟后,两个体力快要殆尽的人终于如愿以偿爬到了动物的背上。

过了一会,又有不少掉队的动物们赶上了他们。

秦耀祖回头看着红云奔袭而来的气势,想到了北笙的沙尘暴。

他总觉得下一秒,自己连同身下的动物就会被红云吞噬。

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单独奔跑,他跑得太久了。

出于对生的希望,所有的动物都使出了最大的力气,秦耀祖骑着的动物更是如此。

它甚至都来不及把背上讨厌的生物赶下来。

秦耀祖很焦虑。

他一焦虑,就会打开脑机刷数据。

好极了,就刚刚这段逃命的时间里,幸存者的人数巨降,现在居然只有220个人存活下来。

此时,距离游戏结束的时间还有2天18个小时。

看着红云极速前进,秦耀祖忽然觉得这轮游戏自己或许不能过关。

因为,以红云的速度,三个小时以内,他和苏白就会被吞噬进去。

苏白也意识到了。

他哭丧着脸,说不出话。

就在两人绝望时,动物奔跑的速度突然缓了下来。

秦耀祖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

他转头朝后眺望,发现本来极速前进的红云,停止了移动,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物……

苏白也瞧见了,他想要开口说话,但奔跑太剧烈,嗓子又干又疼,只能闭上嘴。

马鹿继续奔跑,直到追上大部队才停下,正准备对付搭它顺风车的人,秦耀祖从动物的背上翻身而下,避开了它的攻击。

苏白也跳了下来,不过落地的时候,没有把握住力度,整个人匍匐在地,半天没有缓过气。

秦耀祖见状,伸手把青年从草丛里拔出来:“你还好吧?”

“问题不大,就是鼻子撞疼了。”苏白瓮声瓮气说。

两人正准备继续朝前逃命,远处传来动物厮杀的声音。

新一轮捕猎开始了。

很快,各种咆哮席卷整个草原,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前面太危险,我们先留在这里,看看情况。”秦耀祖掂量了一下,做出决定。

苏白点头,表示同意。

他从背上把包袱取下,从里拿出一瓶水喝了几口。

苏白手中装水的容器,是用竹子制作的,密封性并不好,之前逃命的时候,晃动的幅度太大,剩下的水不多了。

秦耀祖也抓紧机会进食狼肉。

两人一边休息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虽然依旧是草原,但草类没有河边那么茂盛,更多的是野花。

它们开得姹紫嫣红,丝毫没有感受到这片土地的变化。

而在这片花海中,有一棵树生长在其中。

突兀感迎面而来。

秦耀祖看着看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侧头,询问队友:“苏白,你有没有感觉到异常?”

苏白:“有……”

他想要说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因为,苏白的喉咙太痛了。

秦耀祖一看,就知道自己的队友声带出问题了。

――肯定是奔跑的时候没有使用正确的呼吸方法。

知道队友说不出话,秦耀祖快速吃完手中的狼肉,朝红云的方向走去。

苏白想都没想,立刻跟上。

――――――――――

与原始森林里那些动辄40多米高的大树相比,这是一棵毫不起眼的小树。

它虽然只有3米多高,但生长得枝叶繁茂。

那褐色斑驳的主干上,回旋盘绕一根紫色的寄生藤。

在雾气持续的的滋润下,藤蔓上盛开着簇簇花苞。

粉蓝色羸弱的八片花瓣中间隐藏着犹如蝴蝶触角一般的黄色花蕊,漂亮的花朵随风摇曳,馥郁的芳香就像是某种信号,迅速充斥着秦耀祖的整个鼻腔。

循香而来的各种生物不在少数,但其中以两只远远飞来的透明蝴蝶最惹眼。

它们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远处的红云,依旧吸食着花朵里的蜜汁。

秦耀祖伸出手,试探着摸了下粉蓝色小花,花朵轻轻晃动,似乎在和他打招呼。

青年被花粉呛的打了一个喷嚏。

苏白一直在用清水润嗓子,他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终于缓过来了,见队友触摸花朵,他用手摸了下:“秦……哥,这树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秦耀祖摇摇头:“不知道,就是觉得在这一整片花海中,只长了这么一颗树,很突兀。”

苏白:“难道它就是可以生成雾气的植物?”

秦耀祖听到队友的话后,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苏白也反应过来。

从动物大迁徙开始,一直像阴魂一样围绕在森林的迷雾不见了,但他们之前疲于逃命,根本就没有顾及那么多。

两人异口同声道:“雾呢?”

秦耀祖立刻打开脑机,重新刷新数据。

――幸存者人数居然没有减少!

苏白也发现了异常。

他们渡河耽误了一点时间,没有跟上大部队,所以,也就没有卷入新一轮的厮杀。

那么,其他选手呢?

他们极速奔跑后,在体力殆尽的情况下,是怎么躲过食肉动物猎杀的?

一个两个可以说是实力加成,三个四个可以说是欧皇附体,但两百多个选手,没有一个人死亡,这根本就不可能。

除非,他们被投放的地点不是同一片森林。

“难道有安全区?”秦耀祖自言自语道。

他喃喃的声音非常小,但苏白听到了。

青年非常认同。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知道有所谓的安全区,它在哪?

就在两人思索时,前方的猎杀行动渐渐进入尾声,喧嚣的草原终于平静下来。

“秦哥,我们是继续跟随动物们一起迁徙,还是另外探索别的区域?”苏白一筹莫展,只能询问队友。

秦耀祖低头不语。

生活在这片星球的动物,耐力比他们强太多,并且食肉动物的凶残度也让人恐惧,所以,跟着动物们一起迁徙,不可控的因素太多。

但,不跟着它们迁徙,未知的危险更加不可预测。

两害取其轻,秦耀祖还是决定跟随动物们一起行动。

不过,在出发前,他把生长在花海里的树和缠绕在它身上的藤蔓拔下来放进了手环空间。

苏白只能眼睁睁看着。

就算这棵树是完成节目组布置的可选任务,他也没有办法与队友争夺。

因为,他没有手环空间。

所以,就算得到了这棵树,他也带不走。

两人重新回到动物世界。

那些吃饱的食肉动物,看到他们从眼前穿过,连爪子都懒得动一下,而那些食草动物却警惕的飞奔离去。

为了节省体力,也为了在奔跑的时候不被大型的动物踩踏,秦耀祖和苏白决定找坐骑。

这一次,他们率先找到猛犸象,为了爬上巨兽的脊背,秦耀祖和苏白吃了不少苦头。

但坐在猛犸象的背上,看到周围景色急剧后退,之前吃的苦,受的伤也都值得。

红云停留了半天后,又开始蔓延在草原上,不过速度没有之前那么疯狂。

在颠簸中,游戏时间来到了最后的24个小时。

此时的秦耀祖和苏白已经走在了迁徙队伍的最前端。

“秦哥,那红云似乎被我们甩在了身后,游戏时间也快要结束,我们要不要停下来休息?”苏白一脸疲惫的大喊。

他为了不被猛犸象摔下,浑身力气都用来固定身躯,手脚都麻了。

“不行,越到后面就越要谨慎,只要动物们还在继续前进,我们也不能够停下步伐。”秦耀祖没有同意。

听到队友的回话,苏白无奈地点点头,咬牙继续坚持。

猛犸象奔跑起来的速度非常快,秦耀祖被颠得东倒西歪,但每一次要滑落下去的时候,他手中捏着的藤蔓给会他一个支点,让他重新回到巨兽的脊背。

很快,动物们停下了迁徙的脚步,再次开始猎杀时刻。

等食肉动物吃饱了,食草动物也抓紧时间补充体能。

秦耀祖和苏白也从猛犸象的脊背跳下,活动身躯的同时,补充水分。

越往前走,树木越多,花香也越浓烈。

秦耀祖的鼻腔被各种鲜花的香味呛得直打喷嚏。

“秦哥,你是不是有鼻炎?”苏白下意识问。

秦耀祖点头。

是啊,谁能想到医学都那么发达了,但鼻炎这种顽固的疾病却依旧存在呢。

其实也不是,主要他是异种,生活在暴力街区的人,缺医少药,所以,才导致病情迁延不愈。

苏白一脸担忧:“秦哥,看到前面的树林了吗?每一棵树上都开了非常茂盛的花,我们如果进入的话,只怕你会非常难受。”

秦耀祖:“嗯,知道,没关系,我忍得住。”

既然所有的动物,都要进树林,那么,树林或许就是安全区,所以,就算鼻子不舒服,也都进。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迁徙的大部队继续朝前移动,它们终于进入了花香四溢的森林里。

秦耀祖撕下一块内衣,做成一个简易口罩戴在鼻子上,但鼻子依旧很痒,响亮的喷嚏声惊动了走在前面的苏白。

青年回头,看着因为难受眼泪都掉下来的秦耀祖从脖子上取下珠链,从上面又拆了一个下来。

“秦哥,要不,你用两颗珠子塞住鼻孔,用嘴呼吸的话,应该不会打喷嚏。”

秦耀祖:“不……不用……用嘴呼吸的话,面部……会变形。”

他断断续续治疗过,所以知道用嘴呼吸会导致腺样体面容。

通常表现为上唇变厚、上前牙前凸、牙齿排列不整齐、鼻中隔扁曲等现象,影响美观。

并且,口腔黏膜相对比较光滑,没有鼻黏膜防御病原体的纤毛,用嘴呼吸容易将病原体吸入到咽喉部、气管、支气管等部位,可能会引起炎症感染。

这片森林里面的花香太浓郁了,生活在这里的昆虫肯定也挺多,而采集花蜜的虫类身上都会生长极细的绒毛,用嘴呼吸,危险。

“没关系,只剩下最后十几个小时,用嘴呼吸也影响不了你的容貌,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苏白不以为然地劝说。

秦耀祖被鼻子折磨得不想说话,他摆摆手,拒绝了队友的提议。

两人交谈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人还未落地,他的声音就响彻在整个空间。

“秦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呀!”高泽宇惊喜大喊。

他本来在树顶睡觉来着,如果不是听到那熟悉的喷嚏声,他可就错过了他曾经抱过的大腿。

秦耀祖也很意外:“你……怎么……在……这?”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但他说得非常吃力。

高泽宇兴冲冲地说道:“我早就过来了,一直在这里等你和陈哥呢。”

秦耀祖:“你……之前……在哪?”

高泽宇用手指了一个方向:“我最开始被投放的地方是一片原始森林,游戏一开始我就找到了一个洞穴,上面是森狼的地盘,但后来那群森狼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我就离开了。”

“不对,也不是我要离开的,是我碰到了一个贝拉,她带着我离开的。”

正说着话,一个金发女郎从一颗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秦耀祖一眼就认出了她。

苏白的命,是用她给的回血药救回来的。

贝拉也很惊讶。

想不到游戏都快结束了,居然又遇到了那个傲慢无礼的男人。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秦哥,这位漂亮的小姐就是贝拉,贝拉,这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过多次的秦哥秦耀祖,他的功夫可高了,救了我很多次命。”高泽宇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热情洋溢的介绍着。

秦耀祖点头打招呼:“你好,贝拉。”

“你好,秦先生。”贝拉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回礼。

短暂的招呼打过后,空气再次陷入了寂静。

“咦,秦哥,站在你身旁的那位帅哥,是这一轮游戏的队友吗?”高泽宇瞧出来一丝不对劲,他打着圆场,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转头询问。

秦耀祖“嗯”了声:“是的,他和我们一样,生活在暴力街区,他叫苏白,苏白,这位是我之前的队友,叫高泽宇,你们认识一下。”

两人握手,互相寒暄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