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炼仙路 > 第一百零五章 三年

三年后。

一片浓密的山野之间,楚言一刀将一只妖狼斩杀,抖去了刀身之上的血液,接着又熟练的将暗夜魔狼的狼爪,狼皮,狼牙等有价值的部分都给分解下来放进了储物袋内,只留下一堆碎肉在原地。

“呼~”

“得去坊市之内将这些东西都给换了,不然身上的储物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距离楚言离去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期间他也知晓了道法禅师被神秘人救走的事,木灵湖彻底的沦为了普通湖泊,湖中岛上的灵脉之心被王元基以手段挪到了紫竹峰后面,正气门也开始广招门徒,壮大宗派。

失去了灵脉的木灵湖又被王元基以手段污染,那片地方比如今不仅灵气全无而且水质也浑浊无比,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反正强守也守不住,李鸿儒照料两年之后离去仅靠正气门的人完全无法守住,倒不如让它彻底淡出众人的视线。

三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包括天风阁在内的诸多势力征战寒玉福地,却在两年前被陈家全都驱逐了出来,据说陈家的陈英才掌控了寒玉福地的地之心,成为了寒玉福地的主人,能掌控福地内的一切东西。

局势顿时剑拔弩张,后来天风阁想要强行干预,但被神秘势力阻挡,双方提出以年轻一辈为标准来衡量,他还是忘不掉战空被陈英才一招打断手臂,高傲踩在脚下的画面,王殇出手相救也被打的吐血,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的身上,他不得不应战。

“我只出一剑,你若能接下来我便认输。”

“就是你杀了我弟弟跟二叔?”

楚言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他糅合了自身当前所有的修为,感悟,力量,挥出了最强一剑,不仅斩人而且断魂,但最终还是没能击败蜕变之后的陈英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即将命陨之时还是战穹出手相救。

“愿赌服输,这福地你们拿去便是。”

自那之后,福地纠纷就此结束,天风局势也风起云涌,正气门首当其冲,几十年的恩恩怨怨,随着陈英才的横空出世,即将彻底的画上句号。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触其锋芒,只有天风阁愿意相助于正气门,但被那神秘势力所钳制也无法相助太多,陈英才实在是太强了,一身寒霜无人可敌,筑基之下鲜有敌手,即便是炼气大圆满的羊权各种法器宝物仗身也在百招之后败下阵来。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高层战力溃败之后,正气门整个的势力范围便不断的被馋食,羊权他们也只能做到自保,期间楚言再度出手与陈英中交手一番,二人不相上下,加上天风阁的暗中干预,局面暂时平定了下来。

这三年时间内,楚言算是真正的将炼天鼎使用到了极致,但凡是与他斗法落败的修士皆成为了他修行路上的养分,没有对错之分,输了本就是死路一条,倒不如乖乖成为一颗颗修为丹以供楚言成长,对妖兽他也尝试过炼化,但很奇怪,有的能炼化成功凝聚出修为丹,但有的却只是一滩血水,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如今他的修为也算是实现了跨越,直到炼气十一重,而且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达到炼气大圆满时间了,虽然下品灵根天资差,但架不住海量的修为丹砸下去。

“也不知道伍师弟他们如何了。”

嘀咕一声,自从正气门陷入劣势之后,正气门的弟子隔三差五的便回遭到杀害,不管是历练还是游玩,羊权索性便在天风坊市之内开设了一个分门,在坊市之内有着天风阁的照料,几乎是没有陈家的人敢肆意妄为,但暗杀防得住,却防不住光明正大的强杀。

将身上的妖兽材料都给换完,刚一靠近兴源堂,就看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在门口不停的来回走动,神色很是着急。

楚言心中略微一疙瘩,还没走上前去,那高大男子就着急的迎面跑了过来,对着楚言说道:“师兄,不好了,不好了,他...他么...”

“别急,余师弟你且慢慢说。”

余佛因为太过紧张一时间都有些语无伦次,此刻他缓过来方才快声说道:“师兄不好了,伍师兄与刘师兄他们跟陈家的人上了生死台!”

“什么?!”

楚言当机立变,便向着坊市的中心冲了过去,但愿现在过去还能平安无事。

天风坊市这么一个位置特殊的修真坊市,哪怕有着诸多筑基修士的相互制衡,但仍旧不能杜绝形形色色的明争暗斗,尤其是一个筑基修士的势力与另一个筑基修士的势力相争,天风阁虽然势大但也不好插手,又恐将坊市内搅个天翻地覆,在坊市内所有的筑基修士共同约定下,才有了这生死台的出现。

坊市内,有恩怨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上生死台决生死,两人之间只有一人死亡,生死台的阵法才会打开,其余时刻严禁一切争斗,违者轻则永久逐出天风坊市,重则废除修为,但只要出了坊市的大门,哪怕死在门前也不会有人管。

兴源堂的修士不多,但个个都是正气门的精锐,尤其以伍玄长与刘天风等人为首,足以担起一个小势力的大梁,但与陈家的人相比,还是无异于以卵击石。

“嘭!嘭.....”

刘天风被一柄大锤重重的击在胸口,倒飞出去喷出一道长长的血迹,脸色苍白显然是身受重伤。

“什么嘛,就这种实力也敢上生死台,真是有够丢人的喔。”

“哈哈......”

陈得水嘲讽大笑,根本就没有急着杀了刘天风,反倒他的目的就是要羞辱正气门的一众人,让伍玄长他们抬不起头来。

生死台被二阶大阵包围着,平日里都由天风阁执事赵瑞主管着,即便是筑基修士想要强攻没个一天半天也攻不下来,此时赵瑞于心不忍,暗自将伍玄长那边的阵法打开了一个小口子。

伍玄长身材高大,眼神凌厉,面相坚毅,他身后的正气门弟子全都心急如焚,到现在还能留在正气门的全都是忠义之辈,都很担心刘天风。

“多谢了。”

伍玄长嘴唇微动,顾不得其他直接冲进了生死台,一招火蛟纵横便将陈得水打个半死,随后又快速的给刘天风喂下一颗丹药将其扔了出去,他没有补刀,而是睥睨陈家修士的方向,傲然说道。

“何人上前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