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门见到蒋依依的时候,林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蒋依依打扮的很普通,就只有脸色稍微补了一个妆容。

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短袖,牛仔裤就出门了,和时间回溯之前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当初她好像是穿着小皮衣、小皮裙的吧?

那条笔直的腿,噗噗噗。

相比之下,现在的打扮太过于随意了。

就没有要去酒吧玩的意思,没有下半场。

说是去吃烧烤,还真是去吃烧烤?

林金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是错过了什么关键点。

秋风萧瑟,蒋依依双手环在胸前,被风吹得鼻子有些发红。

她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才发现林金姗姗来迟。

“学长,你这样很没有礼貌的好吧?”

蒋依依翻了一个白眼,“我都等了你十多二十分钟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让女生等男生的人呢!”

对方说话带着点刺,林金察觉到蒋依依显然十分不爽。

林金回想前世的选项。

好像前世触发过的选项,这辈子都不会再触发了,也不清楚是什么机制。

但林金觉得前世系统给的选项,还是蛮六的。最起码每一次都歪打正着,回答在了这几位小姐姐的嗨点上。

林金想了个大概,随后便微笑得看着蒋依依:“我这不是给你时间化妆打扮一下,怕你见到我的时候没自信?”

蒋依依眉头微蹙。

这个回答,显然有些轻浮了。

但仔细想一想的话,这个回答比起什么“只会说对不起”的人,好太多了。

最起码蒋依依觉得:眼前的学长还挺好玩的,不像很多学长、同学,呆的不得了。

女性的心里年龄比男性成熟的更早一些,男性心理一般要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才有一个飞跃式的进展。

所以蒋依依觉得大部分同龄男性……

不说幼稚吧,例如说大方不起来?

扭扭捏捏的,比娘们还要婆婆妈妈。

蒋依依打量了一下林金。

随后说道:“走吧。”

两人穿越了后门,来到了后面的小吃一条街上。

林金发现蒋依依,并没有去上次一起去的那家烧烤。

上一世一起吃的那家烧烤,环境很差,就是在街边,旁边还有个垃圾站。

好脏好乱好好吃!

可这一次,蒋依依来到了后门小吃街的一个店铺。

一家无烟烧烤的店面。

还有二楼。

二楼是露天的阳台。

大量的盆栽点缀在阳台,白色的塑料桌和塑料椅摆放整齐,头顶上还有彩色的遮阳棚。

店家把环境打造的很好,估计白天是卖咖啡啊奶茶之类的,晚上烤烧烤。

这还真有点约会的感觉?

林金有些懵。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不会是自己这一世表白,真让蒋依依看中自己了?

不会吧……

蒋依依找了阳台角落的桌子。

这里的几盆盆栽,隔开了其他桌子投来的视线,像是个小包房一样。

林金跟着坐了下来,觉得这家烧烤的环境,比当初自己带老刘去吃的那家,还要好上许多。

蒋依依点了许多烧烤,最后又点了几瓶冰啤酒。

啤酒率先上来,蒋依依开好了啤酒,为林金倒上了一杯,整个动作十分自然。

“学长,敬你。”

蒋依依抬起了装满啤酒的玻璃杯,举起到林金的玻璃杯前,轻轻碰了一下。

林金注意观察着蒋依依的表情。

不温不火。

emmm……

把林金搞不会了。

林金跟着喝了口啤酒。

两人陷入沉默的氛围。

林金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着,望向阳台下行走的路人。

灯红酒绿,最是不缺大长腿……

林金想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也不说呗。

蒋依依则是观察着林金的面部表情。

她觉得有些奇怪。

曾经喜欢自己的人,那些和自己表白过的人,在自己面前,都像是个想“表现表现”的马戏团猴子。

当然,也会有些例外的,比如说性格内向又暗恋自己的人,偷偷摸摸表白了之后,被拒绝后会躲着自己走。

然而这位林金学长,像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吗?

但他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呢?

一点表现欲都没有吗?

这个时候,就算没话题,男的也应该主动找几个话题才是吧?

最差最差,讲一个自认为幽默的笑话?

蒋依依很困惑!

“学长。”

蒋依依终于忍不住开口。

“嗯?”林金转过头,看向了蒋依依,他发现蒋依依一脸困惑,这表情很迷!

迷,就代表没有什么目的性。

想一想前世,这蒋依依在今天这个时候,那是一脸谄媚,想吃完烧烤哄着自己去酒吧,然后叫人来教训自己。

干什么都有目的性,不会像今天这般迷。

林金也很困惑啊,不会今天真就是只吃一个烧烤吧?

吃完各回各宿舍,各找各舍友?

蒋依依抿了抿嘴唇,其实她有些不好意思。

那些话说出口的话,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蒋依依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和林金好好谈谈,将林金对自己的爱慕,扼杀在萌芽里。

千万别等到时候,张灵兮误会两人的关系。

可真要怎么和对方说?!

蒋依依拿不准注意,如果直抒胸臆,会不会让对方难堪?

灵兮那么优秀,到时候这位学长扭头和她在一起了,自己作为灵兮的闺蜜,莫不成今后不来往了吗?

太难开这个口了!

就在这时,烧烤上来了,救了场。

蒋依依觉得稍微再喝几瓶,等到两人都微醺的时候,再绕个弯子说这些话。

“学长,快吃!”

蒋依依率先拿起烧烤吃了起来。

林金观察着蒋依依的举动,发现对方是欲言又止。

“我明白了!”

林金顿时茅塞顿开。

“原来如此!”

蒋依依上一世约我,是因为想教训教训我,因为我接过小宇的电话后,说了什么“听说你想干我一个晚上”之类的话,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而这一世,并没有这些对话。

所以对方约自己,就仅仅是约自己聊聊。

聊一聊有关张灵兮的事情?

那这样真聊一聊的话……

林金觉得有些头大了,若是没酒吧的那场冲突,蒋依依对自己那种态度便激发不出来。

但是聊一聊的话,也不是不行?

林金觉得,当务之急是问问蒋依依有关FP的事情。

感情上的那些事嘛,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