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轩辕,你放肆!”

见姚轩辕一言不合便对自己的骑士出手,于帅面色铁青,连忙催动法力,准备替于豪挡下这一击。

然而,姚轩辕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还没等于帅来的及反应。

那一道金色的大掌印,便已经横空垂落而下,带着恐怖威能,狠狠的拍在了于豪的头顶!

砰!

刹那之间。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于豪的脑袋径直炸开,犹如从高空摔落的西瓜般,爆成漫天血雾!

顿时,红白之物四溅,直接喷了于帅一身,染红他身上的华服长袍。

而于豪的那具无头尸体,则是径直失去生机,软软倒在地面,抽搐几下,便彻底不动!

“姚轩辕,你,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杀了我于帅的骑士!知道吗,你这是在挑衅大衍圣地!”

望着这一幕,于帅的眼中露出一脸狰狞之色,无比凶狞的望着姚轩辕,双拳紧握,怒吼道。

虽然于豪只是自己的骑士,还算不上真正的追随者。

但是,姚轩辕敢于当众将于豪斩杀,便是在挑衅自己!

更别提,姚轩辕斩杀于豪的同时,还让血雨溅了自己一身,让自己狼狈不堪,在众人面前出丑!

如果自己还选择忍气吞声,这无疑会成为荒古世界的笑料!

正因如此,明知姚轩辕实力强悍,于帅却也丝毫没有忍让的想法!

“挑衅大衍圣地?呵呵,在我看来,一名小小的骑士,还不配代表大衍圣地!”

听到于帅的怒吼声,姚轩辕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嘴角更是噙着淡淡的讥讽之意,笑着回答道。

“姚轩辕,你找死!”

望着姚轩辕那讥讽的笑容,于帅彻底怒了,双眼之中有血红之色闪烁!

“青龙剑法!”

话音落下,只见于帅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把青色宝剑,握在手中,向姚轩辕疯狂的斩去!

霎时之间,剑光闪烁,青光弥漫,化为一条青色巨龙,带着无数剑芒,驾驭恢弘浩瀚的威能,向姚轩辕的胸口疯狂刺去!

“听说这青龙剑法是一招非常高深的剑道神通,施展出来,有无上杀伐之能!”

“是啊!好恐怖的威力,不愧是青龙剑法啊!”

“不过,在轩辕帝子面前,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估计还不够看吧?”

......

望着于帅的青龙剑法,围观的修士们纷纷议论起来。

于帅身为半步神桥境修士,这一式青龙剑法的威能,足以斩杀绝大部分普通神桥境修士,算是一式强招。

但是......

于帅现在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普通修士,而是大名鼎鼎的轩辕帝子。

望着于帅的出招,众修士总感觉,他有点在哗众取宠的感觉。

毕竟,仅仅只是一年前,姚轩辕便能将半步神桥境的麟奇镇杀。

而如今,一年过去,谁又知道轩辕帝子的修为精进到了何种地步?

反观于帅。

同为半步神桥境,就算他再强,也很难强过身为太古皇族、具有麒麟古皇一丝血脉的麟奇。

“雕虫小技,也敢在这班门弄斧?”

望着那威势如虹的青龙剑芒,姚轩辕却只是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根本就懒得躲避。

“斩天拔剑术!”

心念一动,姚轩辕的眼中闪过一抹锐利剑意,轮海中法力涌动,运转《斩天拔剑术》心法!

与此同时,只见姚轩辕并指为剑,划过虚空,向那青龙剑芒横扫而去!

下一刻,姚轩辕的身体周围,有一道锐利剑意冲天而起,撼动九天!

顿时,周围围观的修士,凡是携带宝剑的,都剑尖指向姚轩辕,发出共鸣!

而在姚轩辕的指尖,则同样有金色法力显化,化为一柄法力长剑,携带无穷剑气,驾驭着无穷剑意,向那青龙剑芒直冲而去,似能斩碎苍天!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两股锋锐无比的剑招,在半空之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恍如流星碰撞!

霎时间,虚空震颤,一股股强烈之至的冲击波犹如涟漪一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尘埃漫天,遮蔽视野。

在那恐怖的余波之下,一众修士都纷纷变色,连忙退开,生怕被卷入其中。

而在两道剑芒碰撞的中心,那道青龙剑芒则是发出一声哀鸣,不到数个呼吸的时间,被被斩天拔剑术斩灭。

紧接着,那斩天拔剑术的剑芒则是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从天而降,向于帅的胸口径直斩去。

望着这一幕,于帅面色大变,剑招一变,连忙挥剑在身前格挡。

当!

伴随着一声清脆声响,斩天拔剑术的剑芒,狠狠的斩在于帅手中的青色宝剑之上!

咔嚓!咔嚓!

刹时间,一阵阵碎裂之声响起,于帅手中的青色宝剑,竟被斩天拔剑术径直斩碎,化为碎铁!

至于说于帅自己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那恐怖的冲击力下,于帅整个人“蹬蹬蹬”的连续后退十余步,这才稳住了身形,面色略微发白,五脏六腑翻腾,喉头也隐隐有些发甜。

反观姚轩辕,则依旧是淡然的站在远处,身形纹丝不动,负手而立,傲然俯视着于帅,犹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王者,审判一尊小丑。

这其中的差距,昭然若揭!

“好强啊!百闻不如一见,这就是轩辕帝子的实力吗?”

“是啊,于帅可是大衍圣地中排名第三的圣子,在轩辕帝子的手下,竟然都只有被碾压一途!”

“看来,这一次于帅必须吃一个哑巴亏了!”

......

望着这一幕,大部分修士倒是没有感到太过意外。

至于说那些女性修士,则是更加沉浸在了姚轩辕这绝世一剑的英姿中,无法自拔。

“于帅,看在大衍圣地的份上,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现在,你当众为冲撞我的车驾向我道歉,跪地求饶,我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你的冒犯。”

“否则,虽然我不会像拍死于豪一样拍死你,但给你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印象,倒是不难!”

望着远处的于帅,姚轩辕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