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狩猎异兽的强者 > 黑袍

“好巧啊,瑶瑶。”

楚清修故作轻松的和怀里的人打招呼,但他此时的模样根本轻松不起来,后面的攻击不断传来,而他在不断躲避攻击,样子十分狼狈,至于为什么不反击,是因为周围的环境让楚清修根本反击不了,要反击就必须要先停下,但周围并不宽敞一旦停下被攻击是肯定的,自己也许只是受伤,但赵瑶瑶怕不会瞬间毙命,楚清修可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楚清修,你把我放下吧,你受伤了。”

赵瑶瑶看着楚清修的背后是的伤痕越来越多,而后面的家伙还在紧追不舍不断攻击,楚清修因为护着自己,只能挨打不还手,赵瑶瑶不忍地开口。

“没事。”

楚清修只是笑了一下,心里也想着这也不是办法,找准后面的家伙攻击的幅度,在其又进行了一次攻击的时候,瞳孔瞬间变成蓝色,构建规则制造前方有空地,力量向前扩散,前面的路突然出现一个坑洞,楚清修直接跃了下去,一道黑影也紧接跃了下去。

黑影刚跃了下去,还没落地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抽飞,轰地一声砸到墙壁上,只见坑洞下面楚清修已经变成了刑天形态,对着刚刚一直追着自己攻击的家伙就是一下狠的,至于有多狠嘛,从它被打下来已经过去了两小时了,它还在那里抽搐没恢复过来,楚清修也看清楚了这家伙是什么东西。

化蛇,人面豺身,有翼,蛇行,声音如叱呼。

怎么说了,这家伙也是倒霉,其实它也不弱,也是化级异兽,可能刚刚追杀的时候兴奋过头,完全没意识到要防御,完全没防御去挡刑天的一击,死在刑天的斧下的家伙都表示你很勇喔。

楚清修持斧向前,化蛇意识到了自己碰上铁板了,全盛的时候自己都可能都不过他,更何况现在吃了人家一击狠的。

“等等。”

楚清修有点疑惑地看着化蛇,化蛇见楚清修被叫住,连忙继续道。

“虽然你很强,但是你也打不过我的主人的。”

“你主人?”

“是的,我的主人可是强大的相柳大人,而且相柳大人身上还有着一件宝衣,你的攻击也未必对它有效。”

楚清修突然很感兴趣地看着化蛇,也不着急补刀,刑天形态斧轰地插在地面,打算从化蛇空中询问相关的情报。

“说说相柳和我的宝衣。”

“相柳大人现在已经是半步神级了,而在宝衣的强大防御力下,哪怕是神级也未必可以轻易击杀相柳大人,而且宝衣还可以免疫一切负面效果。”

“这样吗?那就有点麻烦了,我的宝衣要怎么拿回来呢。”

化蛇一愣,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叫他的宝衣啊,等等这家伙不会,化蛇看着眼前沉思的家伙心里有了一个大胆地猜测,这家伙不会是想去杀了相柳,然后把宝衣据为己有吧,怕不是疯了,不行这个疯子未必会放过我,我要自救。

原本在想着要怎么解决相柳的楚清修,看到化蛇抽筋一样扭来扭去,战神的直接告诉自己这家伙想做什么,不再犹豫,一把拿起旁边的刑天斧,全力出手,而化蛇招式都还没发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森然地斧刃落下来,化蛇被一分为二。

赵瑶瑶看到战斗结束,楚清修也解除了刑天形态,便走向前,看到楚清修一动不动站在哪里,以为楚清修有事,连忙上前问其怎么了,楚清修一脸可惜。

“啧,我忘记问它相柳在哪里呢,可恶,我的宝衣。”

赵瑶瑶一脸无语,自己也在的好不好,那阴阴是人家相柳的东西,怎么就变成你的,但如果说相柳是这座遗迹的主人,那是不是它知道遗迹到底是什么呢?想到这里,赵瑶瑶就觉得很有必要去见见相柳,赵瑶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楚清修,楚清修倒是很意外。

“你能感应到它?”

看见赵瑶瑶点头,楚清修一喜,对着赵瑶瑶说。

“瑶瑶,那我们去找它吧,找回我的宝衣,我把它送给你,那就是我们的定期信物了。”

赵瑶瑶白了楚清修一眼,但还是带起了方向,两人开始前往相柳的所在地,而在前进的路上,赵瑶瑶看向旁边的楚清修问出了自己想问很久的问题,只是又一直没有机会问,现在正好。

“楚清修。”

“(´∀`)♡?”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楚清修看了一眼很认真的赵瑶瑶,没有嬉皮笑脸,而是同样正经的告诉她。

“因为我喜欢你,从你把我从深渊里拉上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什么?什么深渊,我怎么不知道你说什么(๑•̌.•̑๑)ˀ̣ˀ̣”

“没事,忘记了就忘记吧。”

“那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为什么?而且喜欢你是我的事,你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

遗迹深处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盘踞在这里,旁边的是一个个水泽和满地地白骨,感受到了遗迹里面的动静,它睁开了眼睛,这头怪物有着九个脑袋,九个脑袋开始互相交流。

“有人进来了吗?”

“好久没吃过人了,真是兴奋啊。”

“还有那净尘灵衣自主灵性也快被我们磨灭了,很快我们就能完全掌控它了,得到这件宝物,我们就不需要再待在这里了。”

“看来那讨厌的穿黑袍的家伙没骗我们,只有过来了这边,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好处。”

“谅他也不敢骗我们,不过现在双喜临门,还真是不错呢。”

“哈哈哈哈哈。”

怪物的九个脑袋开始大笑了起来,而这头怪物也是化蛇口中的主人相柳,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

而此时的大胡子模样倒是很凄惨,浑身是血,旁边的是同样狼狈的林三月一等人,看来应该是大胡子他们解决掉钩蛇之后,继续前进遇到了林三月他们,而造成他们浑身是伤的是前面站着的一个浑身穿着黑袍的家伙。

“你是什么人?”

林三月看着黑袍,这家伙突然冒出来,企图联合众人去围杀楚清修,虽然好奇为什么这家伙要针对楚清修,不过毕竟楚清修是自己的伙伴,怎么可能答应他,同样没有答应的还有那个大胡子,结果黑袍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在交手了之后,林三月发现了一个很不争的事实,黑袍很强,强大到可以以一敌多的同时还能打伤众人。

“都准备要死的家伙不需要知道。”

只见黑袍手上开始凝聚灰色的能量,能量散发着恐怖的威压,众人脸色一变,大胡子猛地叫了一声,也是发狠开始拼命,手上的十字剑发出剧烈的金色光芒,形成了一个金色的能量球笼罩着众人,其余人也纷纷凝聚起力量用作防御,黑袍冷笑一下说了句随死挣扎,便把灰色能量打了出去,灰色能量击打在大胡子的金色光球上面,两者碰撞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火光淹没了众人,而黑袍的身躯也消失不见。

遗迹外面,黑袍的身躯突然出现在一艘船上,一出现便跪下吐了口血,黑袍笑了笑,看来还是太勉强了,强行动用超出自己的力量,还是要付出代价啊,黑袍站起来朝身后问道。。

“你还不准备出手吗?我想我的诚意已经够了吧,混沌。”

“呵呵呵,放心,等他从遗迹出来,他要面临的可是一个必死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