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非得宠 > 第20章 禽兽不如

回到车上,苏潭看着司津,忽然开口。

“你不是说没有熟人吗?”

“我没有想到你还记得宋扬。”司津声音没有太多的情绪,但仔细听去,还是能听到他的不满,好像刚刚在里面时的笑容都是装的。

但苏潭并没有仔细听。

她一边低头看着张医生给她发的信息,一边听着司津的话,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们以前就在一起,像有什么奸情一样,我那个时候……”

还没说完,她忽然抬起头来,表情有些惊慌失措,似是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话。

“我那个……”

“你说什么?奸情?”

司津的身子蓦得向前,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极近。他的眼睛也眯起来,里面聚集着泛着冷意的光。

“不是,友情,你听错了。”

苏潭轻咳一声,快速调整好心态,当作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挺直的脊背昭示着她的紧张。

“你怎么不说我和你有奸情,从前你和我也是天天见面。”

“我那哪儿是去见你。”苏潭快速回了一句,只是说完又后悔了,今天这张嘴,怎么这么不过脑子。

一定是喝果汁喝的太多了,脑子撑坏了。

这话让司津眼睛暗了一下,但很快那抹神色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但是你从前吓走过我的鱼,踢跑过我的球,还把我养的兔子给弄丢了,这些事难道你都忘了?”

这些事苏潭确实是忘了,但是他一说,自己好像又有点印象,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只弄丢了的兔子。

“你的兔子我最后给你找回来了。”

“是找回来了,但是公的变母的,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帮我给它做了手术。”

苏潭没说话,她把头偏过去看窗外的风景,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以致于我现在一直觉得,你不做兽医真是可惜了。”

“我如果做兽医,第一个一定要给你看看。”

“那你可能看不了。”司津身子往后靠了靠,看着她的眼中都是笑意,“毕竟我在你眼里禽兽不如,对你来说可能超纲了。”

“三叔对自己果然定位准确。”

苏潭回怼一句没再说话,司津也安静下来,只是视线时不时的停在她身上。

直到车开到苏潭家楼下,看着二楼的灯打开,司津才收起脸上的笑容,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淡的样子。

回到烟云湾的别墅,司津脱掉西装外套,将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他走到一个房间。

那房间被装饰的十分温馨,而地板中间,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正趴在那里,嘴里叼着一根苜蓿草。

男人修长的手指落在兔子的头上,眼中竟也出现了片刻温馨。

“你说她再见到你的时候,会不会认出你?”

从兔子房间出来,司津准备去洗澡,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看到来电,他眼中多了一分冷意。

“什么事?”

“三叔,我打扰到你了?”司明洛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他感觉到电话那头传来压抑着的烦躁。

“有事说事。”

“我是想问问城中村那块地,楚宁说她爸爸也想投资,让我问问你。”

听见又是白家的事,司津冷笑一声。

“司明洛,你入赘吧。”

“啊?”

“你既然这么喜欢白家,你问问白楚宁,接不接受你入赘,入赘之后,司家和你没有关系。”

“三叔,我就是问问,我没有别的意思。”

司明洛感觉到司津的心情可能不太好,声音都比之前又低了许多,一副不敢惹他的样子。

“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我把司家交给你,是不是白楚宁要什么你给什么?”、

司津声音中的冷意愈发浓郁,“上次你去国外只待了五天,这次待不满一个月不许回来。”

“三叔,下周就是楚宁生日了,我……”

“两个月。”

“我给她过完生日再走行不行……”

“三个月。”

话音落下,司津直接挂断电话,不再给司明洛说话的机会。

他并不在意司明洛对白家是什么样的态度,他只是在意,今天苏潭说的话。

除了把兔子送回给他,苏潭再没有一次是去找他。

他记得从前她的眼里都是司明洛,而自己那个时候无时无刻,都在想自己怎么才能成为司明洛,这样她的眼中装的只有自己了。

……

温青青上门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苏潭正好刚下班,带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去了趟菜市场,买了点她爱吃的菜,回到了家里。

苏潭做饭的时候,温青青倚在厨房门口,手里拿着一盘西瓜。

“听说司明洛又被司津送到国外去了,过几天还是白楚宁的生日,这下白楚宁要独守空房了。”

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苏潭面不改色的切下一块肉,简简单单的“哦”了一声。

温青青一直在观察着她的情绪,看到她没有因为这两个人再起波澜,她终于放下心来。

“你放下了?”

放下了……

这三个字出现在耳朵里的时候,苏潭恍惚了一下。

她记得刚回来见到司明洛的时候,她的心还会有些痛,但是现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种被他们牵扯的感觉已经消失,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司津的脸,又响起贝伦的话。

难道真的是因为司津吗?

略一失神便继续动作,“哪有什么放下不放下,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再打乱它。”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一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

闻言,苏潭斜了她一眼,“你一个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的人,好意思和我说这些?”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温青青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你放心,既然你放下了那个渣男,我肯定会给你介绍很多优质男的,让你每天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苏潭笑了笑,没接这话。

温青青走后,苏潭洗完澡躺在床上,手机却跳出来一个陌生人短信,打开一看,她的手微微顿住。

——星期五是我的生日,可以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吗?

再看落款,赫然是白楚宁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