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逆旅歌行 > 卷一、望舒歌 第六章 玲珑阁

第六章 玲珑阁

蜀郡多山多树,向来不缺木材,作为郡都,与安城的夜被笼盏装点得灯火辉煌。

风雪渐急,阿思将身上羊皮裘用力紧了紧。

依照青山的说法,最受女人青睐的胭脂水粉,胤千离最是不缺,精致摆件也早已堆满青倌轩,再考虑到囊中羞涩,最终青山老气横秋地作下结论:“礼物不在贵而在用心。不瞒你说,最近我了解到……”

据青山说,城东玲珑阁最近推出一款唤作“调掸”的新鲜物件儿,极受女性稀罕,还免费赠送刻字服务。楼里许多姑娘都暗自拜托青山代.购,都说那玩意儿可比糙男人要更懂女人。

可当阿思追问详情,青山也是满脸迷茫:“我倒是悄悄研究过,那东西形状别致、暗藏机关……不过,毕竟是女人的东西,我也搞不太懂……哎呀!别管那么多了!那么多姐姐妹妹喜欢,准没错的!价格也合适。”

总之,这对自幼生长在青楼,却双双没有摆脱雏儿身份的难兄难弟一个敢教,一个敢信。于是乎,在青山老慈父般望子成龙的鼓励目光中,脸上稳如老狗心里慌得一逼的推攘下,阿思出门往城东玲珑阁走去。

晚雪楼所在的城北地段金贵,路旁以豪奢商铺客栈居多。像晚雪楼一般的风月场反倒有限。道理简单,城北可是城主府所在,皮肉生意这种不黑不白的暴利生意,没点后台关系,可开不到城北来。

离开城北后,就能看到越来越多阿思一直向往的旌旗招展的酒馆。

因为自幼顽疾缠身,自从有一次被姜天澜骗喝一口,差点没当场两腿一翘噶屁着凉后,就再也不沾酒水。

里边那些大口喝肉、大碗喝酒,不拘小节、唾沫横飞的游侠儿口中高谈阔论的,就是所谓的江湖吧。阿思如是想。

玲珑阁坐落在与安城东。

广义上的玲珑阁涵盖整座玲珑街区,诸多商铺摊位众星拱月,将真正意义上的玲珑阁,一座九层高塔围在中央,集吃、喝、玩、乐于一体,鱼龙混杂,是入夜的与安城最热闹的地方。

且不说一应具全的各式商铺,就填肚享乐而言,相比起城南大渡口的楼船画舫,玲珑阁街头巷尾的排档价格亲民,受众广甚。

一路上,阿思艰难忍住馋虫,直奔中央塔楼。

据苏姐说,玲珑阁主和她有着不大不小的交情,所以楼里人到玲珑阁来办事采购,一直都颇受照顾。

作为晚雪楼负责采购的杂役,常来常往的,阿思早在玲珑阁混了脸熟。

“阿思?”在塔楼前值守的阁卫见阿思靠近,主动招呼,问道:“大晚上的,怎么,炭火又烧完了?”

阿思挠了挠头:“没有,就是买点小东西。”

两个阁卫对视一眼,跟阿思搭话的阁卫笑道:“需要什么,我带你去找。”

“调掸。”阿思答道。

阁卫听罢抑扬顿挫地长“哦”了一声,面露自认男人之间的默契笑容:“看来我们阁主开发的这小玩意儿很是好用呀!你是不知道,厂房里头那些工匠,这些天可是忙活得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的倒腾新货,一片哭爹喊娘!话说,昨天青山才刚又来帮你们楼里姑娘买走几个……”

阿思随阁卫走进塔楼,健谈的阁卫继续啧啧称奇道:“按理说,你们楼里姑娘是最不需要这玩意儿的了,没想到竟然也那么受欢迎……”

阿思听得云里云雾,不过,这东西貌似真的挺受欢迎没错。

阁卫热情不已,阿思也不好意思一直沉默,随口接茬道:“我买给千离姐姐。”

“哈?”阁卫听罢瞠目结舌:“胤青倌!真的假的?”

阁卫惊呼声音颇大,引来大堆周遭目光,连忙干咳两声缓解尴尬,压低声音,难以置信道:“真的是千离女神叫你来买的?她……她也用那玩意儿?”

阿思莫明所以地看着一惊一乍的阁卫,心下有些不好意思坦诚是他想买给胤千离作为礼物,是故,挂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信口胡诌道:“对呀,千离姐姐听楼里姑娘们说这东西好用,所以也想试一试。”阿思觉得,这“调掸”约莫就是“鸡毛掸子”“挠痒不求人”一类的东西。该说不说,距真相还真差不远了……

阁卫身体里未知某处,有清脆碎裂声响起,心中完美无暇的女神形象轰然崩塌。垂首瞥了眼裤裆,怒于自家兄弟实在不争,他娘的!命都比不上一枚调掸好……

“你……你哭什么……”阿思愣道。

“没……没事……”阁卫仿佛丢了魂似的,行尸走肉般将阿思领上三楼一处柜台。

“晚雪楼阿思,来买调掸的……”阁卫有气无力地向柜员出声。

不说有青山代.购在前,况且,众多顾客在实践中发现,这玩意儿不仅可以女人独用,在男女行乐时同样可以增添不少情趣。于是乎,调掸逐渐在男人间也流行起来,柜员对男人来买早已不奇怪。于是朝阿思笑问道:“客官需要什么品质的?我们这里卖得最好的是软木款的,毕竟价格亲民,但是口碑最好的,还得数软玉款的,毕竟……”柜员挂上一副猥琐笑容,用力耸了耸眉,怪腔怪调道:“你懂的。”

见阿思一副懵懂模样,好心的阁卫主动接话,考虑到买主是晚雪楼青倌这位绝不差钱的主儿,一边无比惋惜地再次长叹口气,一边恹然道:“直接拿最好的……”

“哦?”柜员眼睛一亮:“暖玉特制限量款?客官请稍等!”

阿思眉头紧蹙,心头盘算着最好的肯定很贵,于是,朝正转身向内间走去的柜员唤道:“每个价位的都拿一个出来瞅瞅。”

“好说!”柜员吆喝应答,复又问道:“每一款的不同尺码都各拿一个出来?”

“尺码?”阿思愣道:“这东西还分尺码?”

“这是自然!”柜员一副老学究作派,摇头晃脑道:“正所谓万花深处尽迷踪,宽窄深浅各不同。为了满足不同顾客的需要,我们每一款都分有小、中、大以及特大四个尺码。”

“越大的越贵吗?”阿思依照买东西的常识,疑惑问道。

柜员笑道:“最近在做活动,现在只按款式不同而价格不同,相同款式的无论什么尺码,都是一个价!”

阿思眼睛一亮,暗道还有这等好事儿,畅笑道:“要特大的!”

阁卫深咽了一口唾沫,嘴巴张得能塞进鸡蛋:“这……这也是千离女神交待的?”

“对……对啊。”阿思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阁卫的嗓音愈发干涩。

柜员一共从内间共拿了四个精致木盒出来,在阿思面前一字摆开,再贴心地打开盒盖,微笑介绍道:“从左到右依次是原木款、软木款、软玉款,最右边就是最高档的暖玉款,一旦注进火油,再辅以内置机关,由于材质特殊,保管温度适宜!”

阿思怔然看着盒中物,这些玩意儿一个个长得像蘑菇似的,就是菌盖小了点,样子也颇为奇怪,不似平常伞状,而是差不多鹅蛋大小的椭球,菌柄末端还有几颗机关按钮。

“就这**东西就能卖断货?深受欢迎?”阿思怔道。

柜员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赞道:“官官,**东西这形容恰当。唔……我们男人兴许不能体会到这宝贝的妙处,但是女人……嘿嘿……不瞒您说,要不是您是晚雪楼的朋友,我们最近可都是限量发售,不是谁来买都会卖的。”

阿思腹诽不停,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这东西有什么值得稀罕的……在青倌轩里,千离姐姐藏品无数,哪个摆件不比这东西精致漂亮……

“怎么卖?”阿思心里已经开始打鼓,总觉得这东西千离姐姐不一定喜欢。只是想到无论是青山还是柜员都强调女人特别稀罕这东西,来都来了,不是很贵就买一个回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神……

由于阁卫先前让柜员直接拿最好的,所以柜员从暖玉限量款的开始介绍:“暖玉限量款六十两,唔……其实特大号的销量不是特别好……我就做个主,五十两卖你,如何?”

“抢钱呢啊!”阿思难以置信地惊呼一声。青山的老婆本才就百两不到,就这鬼东西,一下子都能掏去多半了。

“客官有所不知,这玩意儿的妙处,可全在内置机关里边,特别是这暖玉限量款,里头的机关论精巧程度,那可是比军用机弩都要更甚一筹!”柜员侃侃而谈。

阿思黑着脸直接伸手朝便宜原木款一指:“这个呢?”

柜员愣了一下,看了眼陪同阿思的阁卫,见阁卫呆愣原地,指望不上,答道:“这款便宜,就五两。”

阿思黑着脸,从兜里掏出钱袋数出铜币朝桌上一放:“就这个了。”

“呃……呃……”阁卫见阿思将盒子盖上收起,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天老爷……

我的女神……

我的千离女神……

坚硬无比的原木款……

天杀的特大号……

阁卫眼中血丝密布,只觉得自己要那铁棒再无用处,更觉得自此世间再无女人值得他倾心……

走出玲珑阁的阿思长叹一声,只希望青山那死胖子有点良心,不是故意伙同柜员一起坑他。

二楼走廊处,两个护卫站在一华裳公子哥儿身旁,其中之一压低声音朝公子哥儿道:“公子,小人不会认错,就是他。”

公子哥儿冷哼一声,幽然道:“找不到那多管闲事的穷酸,本少爷就先拿他身边朋友开刀。”说罢,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动作:“手脚干净点。”

“是!少爷!”两个护卫齐应一声,遥望阿思背影的眼神嗜血而冷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