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贞观泥石流 > 第二百零五章 雪山来客

这样风格明显的礼物,再配上洛镐说的那个“苏”字,柴令武瞬间反应过来了。

苏毗啊!

这个被灭国、趁吐蕃之乱复国的高原国度,随着弃宗弄赞的强势崛起,原王子、后来的国主芒波杰孙波被赶出了苏毗,苏毗这个词渐渐沉寂,当地的贵族慢慢认同吐蕃, 再也没有大规模的反抗。

苏毗,现在几乎是一个扫进了垃圾堆的陈旧名词。

一个被灭了的国度,就没有什么价值,冷遇自然在所难免。

就像苏毗首次灭国,芒波杰孙波跑到突厥避难一般,芒波杰孙波面对的几乎都是不屑一顾的目光。

所以, 病急乱投医,苏毗听到柴令武回长安的消息, 第一时间过来拜谒。

因为,柴令武相当于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来访者四十有余,戴平顶无沿帽,赭面,左耳戴珠坠,着做工精良的服饰,肥腰、长袖、大襟、右衽、长裙、束腰、露臂,衣物上有淡淡的水云纹,斜挎腰刀。

服饰进行过改变,材料不再是皮毛,因为长安的夏天真的很热。

“苏毗遗民农波色拜见明府。”

农姓,也是苏毗的一大姓氏。

“请入座。阿融,泡我炒的老鹰茶。”

柴令武可是带了许多茶叶回来,足够阿融慢慢练习了。

“能否细细说说苏毗?”

《隋书》记载,苏毗“人有万家”,可见隋朝时期苏毗已是有户逾万的大国, 兼之地域广阔,更是雄长一方。

由于苏毗国内实行女王与小女王的共同执政, 逐渐出现了裂痕, 矛盾日益激化。

内部的争斗,加上臣子的反叛,被当时的吐蕃赞普囊日松赞顺势征服。

囊日松赞死后,王子芒波杰孙波与娘波、达波、工布同时起事,短暂复国,但在弃宗弄赞发威后,又被打跑了。

“苏毗出产牦牛、骏马、黄金、黄铜、朱砂、麝香、盐,更连通高原与大唐、吐谷浑,还有一条古老的通道,从高高的喀喇昆仑山翻越,打到汉时的精绝国,即现在的鄯善所属……”

农波色努力的展现苏毗的存在价值。

物产也就算了,苏毗与鄯善的古通道还能不能通行谁也不知道,毕竟苏毗与精绝国的事都过去几百年了。

真正重要的,是从苏毗到道坞城(道孚)这条道。

过了道坞城,便是东女国等西山八国,也是清朝时大名鼎鼎的大金川。

东女国的习俗与苏毗相近,于是总有人将其混为一谈, 其实不然。

苏毗在吐蕃弃宗弄赞时期就已经灭国,东女国到唐玄宗时候还有记载,且其现女王为汤滂氏,《旧唐书》里对东女国有明确记载。

过了西山八国,往西北是党项羌与吐谷浑,往东北是大唐松州,往东是雅州、益州。

地理位置是很重要,奈何现在大唐的目光集中于西域,意图恢复旧汉荣光,对千年不与中原有直接接触的高原文明,不了解、不重视。

然后,不起眼的吐蕃,成了大唐二百年之心腹大患,杀败了薛仁贵,夺取了吐谷浑,几番争夺西域,几乎耗了大唐大半的兵力、财力。

归根到底,还是贞观朝留下的后患。

以此时大唐的能征善战,不说花费极大代价打上高原吧,至少可以阻止吐蕃扩张之势的。

柴令武笑眯眯地品着茶水,听着农波色滔滔不绝地介绍情况,终于放下了茶杯。

“就只有一个问题,贵国国主芒波杰孙波现在何处?”

“啊?”农波色万万没想到,柴令武问的居然是那么一个角度清奇的问题。“国主现居于四方馆内。”

柴令武知道,芒波杰孙波真是走投无路了。

承天门街将皇城分左右两部分,左侧的四方馆在右武卫、右骁卫、右监门卫、右卫、右千牛卫衙门虎视眈眈的围观、压制下,能有好心情就怪了。

不是正式出使,谁愿意住那么压抑的地方?

芒波杰孙波是想着求见皇帝,奈何天可汗总是不召见,近期皇后又有恙,更让他无法求见了。

再拖下去,吐蕃压制、打服了羊同,苏毗更复国无门了!

如果跪承天门有用,芒波杰孙波早就这么干了。

想当年,勾践老前辈连粪都能尝,跪一跪算个屁!

柴令武示意阿融收下所有礼物,农波色苦涩的面容总算稍稍缓和。

能找到柴令武门上,农波色自然是打听过的,知道柴令武不是妄人。

而今的情形,苏毗只差没被赶出四方馆了,连两袖金风齐国公都不肯收苏毗的礼物啊!

柴令武敢大模大样地收礼,自然能得起这些礼物。

“坦白地说,给得少了。”柴令武曲指扣着桌子。

农波色的脸上,喜悦与为难交织。

喜的是,柴令武敢这么说,表示把握很大。

为难的是,芒波杰孙波身边,已经没有太多财宝了。

看看柴令武的架势,不是一两车财宝能喂饱的。

“请明府示下,苏毗一定尽力满足。”

柴令武淡淡地开口:“我知道芒波杰孙波身边没多少钱,有我也看不上。你们能重新站在高原之日起,炼制的黄金、黄铜,只许卖给我,价钱会公道。”

大唐准许民间开挖矿山、冶炼铜铁,自然是允许民间持有、买卖的。

当然,铜铁数量大,需要到衙门备案,免得说不清楚。

原则上,大唐是禁销番邦铜铁的,除非是得到了朝廷特许。

买进的话,大唐乐见其成。

柴令武也没兴趣在苏毗的黄金、黄铜上刮油水,能够垄断一条渠道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至于说经营,谯国公府在这方面也有渠道,只是规模不大而已。

农波色面现挣扎之色。

固然是有部分在演,但确实有一点迟疑。

连普通商贾都知道,最少得有两个渠道才安稳啊!

但是,苏毗还有选择么?

为了现在,即便把将来卖给魔鬼也在所不惜!

农波色起身,右手抚胸,微微一躬:“如你所愿,尊敬的明府,苏毗愿意成为你最忠实的朋友。”

柴令武撇嘴。

场面话,谁信谁傻,就跟后世喝高了勾肩搭背喊兄弟一样,过了那一阵,谁认识你是哪个鬼啊!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