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都市玄门道人 > 第二十章 五行觅踪术

周不凡笑着说道:“这尸妖的尸气确实和普通行尸的尸气很相似但是尸妖的尸气中带有几分邪气不仔细辨别确实分辨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

“周兄弟你说的这个尸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冯国忠问道。

“尸妖,是行尸中的一个另类,大家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行尸有魄无魂,而尸妖就不一样了他有一魂三魄,可以说已经有了灵智和思维,一般的行尸变尸妖是不可能的,他们本身没有这个能力和条件,这样的话,那真相只有一个,就是有人用邪术借尸还魂炼制尸妖害人。”

此言一出当场震惊所有人员,云城有人用邪术炼尸害人,这件事的严重性不案件本身都还大。

“简直胡言乱语!什么尸妖行尸的,凡事都得讲证据,你口口声声的说是尸妖害人那你就拿出证据来啊!”杨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从刚才开始杨冰就一直针对周不凡,并不是说她有多讨厌周不凡,而是她想证明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周不凡所说的什么鬼神,她一直都崇信科学的力量,破案也是。

“是啊周兄弟,口说无凭,你能找到你所说的那个尸妖吗?”冯国忠问道。

周不凡微微一笑:“这有什么难的。”

吕伟华:“周兄弟你真能找到?”

“小事一桩。”

“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样!”杨冰轻蔑地说道。

说完周不凡找了一块空地随后从乾坤袋离取出了八支五行旗按照八卦的方位分别插在相对应的方位。

紧接着又拿出朱砂绳把五行旗依次串联起来,每支旗的下方都放上一个小碗,碗里装着无根水。

周不凡走到五行旗的圈子里盘膝而坐,拿出事先准备好参杂尸妖尸气的血液,周不凡用手指蘸取一滴血液把血液弹在自己正前方的五行旗上,这时五行旗接二连三的泛起了红光,周不凡双指夹住一张灵符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将灵符扔向空中灵符凭空点燃,在场众人除了姜天鸣和吕伟华其他人都感到惊奇不已。

燃烧的灵符落在了其中一个碗里,这是碗里的无根水突然高高激起。

“清天观的五行觅踪术!”吕伟华惊道。

“找到了!在东南方向!”

华东区,太湖城别墅区一栋别墅里,一个女孩儿穿着睡衣坐在窗前,女孩看着才二十出头,她单手撑着脸看向夜空中的星星,眼神里略带几分忧郁,月光照射在女孩儿的脸上,好似一个冰山美人那样一般出淤泥而不染,让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这时一个保姆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小姐你已经三天没合眼了,在这样下去你的身子撑不住的。”

女孩儿转过身来,仿佛有什么心事一样:“吴妈你去睡吧,我只想安静地待一会儿。”

“小姐,你放心,老爷他不是一般人,他一定会渡过这次的难关,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保姆吴妈说道。

女孩儿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保姆面带忧色的离开,女孩儿又转头看向星空,默默地说道:“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爸爸啊!”

话说另一头周不凡等人利用五行觅踪术一路追到了一片树林,可是林中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时一旁的杨冰冷笑着说道:“哼,看来你的鬼把戏也不灵啊,都追了大半天了你说的血尸在哪儿呢?”

面对杨冰的冷嘲热讽周不凡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个罗盘,这个罗盘和其它常见的罗盘有些不一样,一般风水师所用的罗盘上面分为三大结构天池,内盘和外盘。

而周不凡所用的这个罗盘只有一个简单天池和简单的八卦方位,这种罗盘看似简单实则比一般普通的罗盘还要难懂。

而吕伟华却一眼就看出来了随后问道:“这是阴阳八极盘吧!”

“下山时带出来的小玩意儿!”周不凡笑着说道。

这时阴阳八极盘上天池的指针突然指向树林里的深处,周不凡等人朝着里面走去,不一会儿来到了一处开阔地,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说凡哥你这玩意儿是不是坏了?”姜天鸣开口说道。

“不可能啊,这阴阳八极盘从来没出过失误啊,可能就在附近。”

此时冯国忠也有点不耐烦了说道:“周兄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已经转了大半天,你说的血尸呢?”

“冯队,我早就说过咱们破案只能利用科学手段,靠这种无脑且不切实际的东西,简直是对刑侦的侮辱。”杨冰生气地说道。

冯国忠看了看周不凡和吕伟华然后又看向众人,众人都在面面相觑,冯国忠也意识到不能凭自己的感觉就相信周不凡他们,随后无奈的说道:“大家收队吧!”

“大家暂时还不能走!”这时周不凡开口说道,紧接着走到冯国忠面前:“冯队现在大家还不能离开!”

“为什么?”

“五行觅踪术和阴阳八极盘从来都没有出过错,我敢肯定血尸就在附近,如果你们在离开的路上碰到了那可是很危险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警察确实有些胆怯。

“你够了!”杨冰指着周不凡说道:“你这个神棍,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浪费了我们很多时间,我们是给冯队面子才跟着你来的,如果你在妖言惑众,我就以妨碍公务的名义拘捕你!”

“好了小冰,那我们就在多待一会儿吧!”

“冯队,你为什么就这么相信他,你们不走是吧那我自己走!”

说完杨冰就要离去,冯国忠一把拉住她:“小冰,咱们不妨在相信他一次。”

杨冰面不改色的说道:“冯队我先提醒你,别忘了你是一个警察!”

杨冰说完一把甩开了冯国忠手就气冲冲地朝着原地返回了。

“这孩子就是这样,我去劝劝她。”

冯国忠朝着杨冰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一路上杨冰都在抱怨说肯定是冯国忠老糊涂了,一个警察居然也会相信用科学以外的迷信手段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