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笙听到声音,抬头望去,见韩峰此时正站在桥洞上,向李笙问道。

虽然语气有些高傲,但仍可以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担忧。

“没事,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笙没想到韩峰居然可以进来,他还以为这个源化物让他进来,是只挑软柿子捏。可现在对方也进来了,他有些疑惑不解了。

“我在穿过桥洞之后,见到你并不在上面,便站在你原来的位置上,让另一位组员向我招手,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看到你在这火车上。”

韩峰从桥洞上跃下,两手背着,直挺着身,轻松地落到李笙面前,好好的人前显圣了一把,唯一令李笙失望的,就是对方没有在落下的同时跪下。

落下之后,韩峰观察了一下四周,向李笙问道:

“你进来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里,没有到其他地方去过吗?”

“并不是,刚刚我才去过那边的玉米地里,只不过发生了一些十分邪门的事情。”

“邪门的事情?”

“嗯,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按照一定的走向,便都会陷入循环。”

李笙点点头,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跟韩峰讲述了一遍。当然,其中省略了他有三个辅助技能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只源化物已经有二阶的实力了,早知道就应该多叫几位战友过来了,凭我一个人,有些棘手了。”

听完了李笙的描述,韩峰得出了结论,偏过头,微皱起眉头,认为这案子有些棘手。但再转回来面对李笙之时,表现出来的表情,仍然是自信满满的样子。

“二阶是什么实力,这是怎么判断的?”

这让李笙很好奇,忙问道。身为一个诉神使,到现在还不知道实力阶级怎么分的,这合理吗?

“你一个普通人问这个干嘛?不过告诉你也没有关系,能涨些知识,不至于以后碰到了什么都不知道。”

韩峰顿了顿,伸着脖子道:

“一阶二阶的源化物都不能在现实中把人杀死,需要一个领域,而这个领域的大小与强弱,由源化物的实力决定。一阶在召唤人进领域后,只能亲自出现杀死来者;而二阶就可以造出一些符合自己特性的怪物,与特定的场景来杀死来者,并不一定要亲自出现。

“至于三阶四阶的源化物,就可以直接杀人了,不用这么麻烦拖人进领域再杀。当然,步入高阶的源化物,其的领域也不会消失,只是很少用罢了。”

“噢,那四阶以上呢?是什么境界?”

李笙见对方之后的就不说了,疑问道。

‘难道觉醒者也不知道四阶之后的境界吗?还是不想告诉我?’

“我怎么可能知道四阶以上的境界,那些存在都是一方霸主,不是你我二人这辈子可以接触的,要是真碰上了就见阎王了,你要知道这个干嘛。”

‘唉,果然不知道四阶以上的。’

韩峰对于自己不知道四阶以上之事,好像……还挺骄傲的样子。李笙不知道他这份骄傲从何而来,从先前的表现来看,这家伙大概连二阶都没有。

但现在需要对方解决源化物,李笙还是希望对方能有个二阶,问道:

“那您的境界是几阶?”

“一阶!”

韩峰昂起头,十分高傲的说道。

‘嗯?!!’

‘一阶?!’

‘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什么叫有点棘手,我好想知道,这分明就是打不过吧!’

李笙绝望了,本来心中还有点幻想,韩峰应该有可能会是二阶,结果现在好了,彻底不用想了,对方对自己是一阶的觉醒者很自豪,有着迷之自信。

“哼!”

这时,韩峰用鼻腔发出声音,他看出了李笙对自己阶级的失望,傲娇道:

“所以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你以为二阶就一定会比一阶强吗?”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李笙彷佛抓到了希望。

“没有,二阶确实就是比一阶强。”

韩峰双手抱胸道。

‘那你说个毛……’

李笙现在好想捂着头,但是不能,头已经开始疼了,他开始有了一种命题,是神经有问题的人才可能成为觉醒者,还是成为觉醒者的人会神经有问题。

先是监狱里那个喜欢闻臭味的狱卫,再是自己那两个脑子不太好使的手下,最后是这实力超弱却异常自信的调查员。

李笙见对方之后的就不说了,疑问道。

‘难道觉醒者也不知道四阶之后的境界吗?还是不想告诉我?’

“我怎么可能知道四阶以上的境界,那些存在都是一方霸主,不是你我二人这辈子可以接触的,要是真碰上了就见阎王了,你要知道这个干嘛。”

‘唉,果然不知道四阶以上的。’

韩峰对于自己不知道四阶以上之事,好像……还挺骄傲的样子。李笙不知道他这份骄傲从何而来,从先前的表现来看,这家伙大概连二阶都没有。

但现在需要对方解决源化物,李笙还是希望对方能有个二阶,问道:

“那您的境界是几阶?”

“一阶!”

韩峰昂起头,十分高傲的说道。

‘嗯?!!’

‘一阶?!’

‘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什么叫有点棘手,我好想知道,这分明就是打不过吧!’

李笙绝望了,本来心中还有点幻想,韩峰应该有可能会是二阶,结果现在好了,彻底不用想了,对方对自己是一阶的觉醒者很自豪,有着迷之自信。

“哼!”

这时,韩峰用鼻腔发出声音,他看出了李笙对自己阶级的失望,傲娇道:

“所以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你以为二阶就一定会比一阶强吗?”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李笙彷佛抓到了希望。

“没有,二阶确实就是比一阶强。”

韩峰双手抱胸道。

‘那你说个毛……’

李笙现在好想捂着头,但是不能,头已经开始疼了,他开始有了一种命题,是神经有问题的人才可能成为觉醒者,还是成为觉醒者的人会神经有问题。

先是监狱里那个喜欢闻臭味的狱卫,再是自己那两个脑子不太好使的手下,最后是这实力超弱却异常自信的调查员。

李笙见对方之后的就不说了,疑问道。

‘难道觉醒者也不知道四阶之后的境界吗?还是不想告诉我?’

“我怎么可能知道四阶以上的境界,那些存在都是一方霸主,不是你我二人这辈子可以接触的,要是真碰上了就见阎王了,你要知道这个干嘛。”

‘唉,果然不知道四阶以上的。’

韩峰对于自己不知道四阶以上之事,好像……还挺骄傲的样子。李笙不知道他这份骄傲从何而来,从先前的表现来看,这家伙大概连二阶都没有。

但现在需要对方解决源化物,李笙还是希望对方能有个二阶,问道:

“那您的境界是几阶?”

“一阶!”

韩峰昂起头,十分高傲的说道。

‘嗯?!!’

‘一阶?!’

‘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什么叫有点棘手,我好想知道,这分明就是打不过吧!’

李笙绝望了,本来心中还有点幻想,韩峰应该有可能会是二阶,结果现在好了,彻底不用想了,对方对自己是一阶的觉醒者很自豪,有着迷之自信。

“哼!”

这时,韩峰用鼻腔发出声音,他看出了李笙对自己阶级的失望,傲娇道:

“所以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你以为二阶就一定会比一阶强吗?”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李笙彷佛抓到了希望。

“没有,二阶确实就是比一阶强。”

韩峰双手抱胸道。

‘那你说个毛……’

李笙现在好想捂着头,但是不能,头已经开始疼了,他开始有了一种命题,是神经有问题的人才可能成为觉醒者,还是成为觉醒者的人会神经有问题。

先是监狱里那个喜欢闻臭味的狱卫,再是自己那两个脑子不太好使的手下,最后是这实力超弱却异常自信的调查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