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如墨,

再不斩的长刀划过泽法的皮肤,响起的金铁声显得有些刺耳,白手中的冰千本在下一刻更是当即崩断。

但真正令再不斩汗毛耸立的还是耳边传来的呼啸劲风。

“小子,你们还是太慢了!”

——

来不及反应,钢铁般的拳头径直砸中再不斩的身躯,巨大的力量穿透到地面,空地当中顿时出现了数道裂痕。

看着这一幕,周遭围观的学员不禁有些后背发凉,不禁怀疑起了他们之间是否有过矛盾。

“泽法老师……下手太狠了吧。”

而就在众人还没回神之际,泽法猛然伸手一扯,还在发愣的白顿时被那庞大的手掌抓住狠狠摔向了地面!

又是一声巨响,

弥漫的烟尘让无数人暗自吞了一口唾沫,那两个人会死的吧……不,说不定人已经没了。

在人群中观看的艾恩和宾兹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不断祈求再不斩二人活下来。

渐渐的,烟尘散去,泽法看着手上的水渍,若有所思。

“两个小鬼……挺能干的嘛。”

烟尘里竟然只有泽法一个人!

围观的众人惊讶不已,有人更是猜测会不会是被泽法一拳打到地下去了,那也太恐怖了。

不过艾恩与宾兹却是相视一笑……原来他们早就用出了忍术。

就在众人还在疑惑之际,一道娇小的身影陡然浮现在半空中,手中还在不断变换着结印。

“风遁——烈风掌!”

话音未落,

一股狂暴气流突然席卷了泽法周围的空间,泽法身上的正义大衣更是被当场撕裂,而且这股狂暴气流更是在不断尝试着撕裂泽法的身躯!

但……泽法并未有什么动作,只是有些惊奇的打量着这股不断肆虐的气流,甚至看的兴起还尝试用手去抓住气流,显然是没想到一个没有食用恶魔果实的普通人竟然也能掌握这种力量。

从半空中跳下来的白看着这一幕,眼神凝重不已,这个世界太过疯狂了,明明就是个普通人,竟然也能将身躯锤炼到如此地步么。

转念至此,

白手中又开始了结印,用体术与对战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根本不能伤其分毫。

“秘术——千杀水翔!”

一声轻喝,空气中陡然凝结出大量的冰千本,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泽法袭去。

泽法见此,兴趣又被勾了起来,抬脚猛然抖,肆虐的狂暴气流直接被一道风刃撕裂。

——

一股狂暴气流突然席卷了泽法周围的空间,泽法身上的正义大衣更是被当场撕裂,而且这股狂暴气流更是在不断尝试着撕裂泽法的身躯!

但……泽法并未有什么动作,只是有些惊奇的打量着这股不断肆虐的气流,甚至看的兴起还尝试用手去抓住气流,显然是没想到一个没有食用恶魔果实的普通人竟然也能掌握这种力量。

从半空中跳下来的白看着这一幕,眼神凝重不已,这个世界太过疯狂了,明明就是个普通人,竟然也能将身躯锤炼到如此地步么。

转念至此,

白手中又开始了结印,用体术与对战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根本不能伤其分毫。

“秘术——千杀水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