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003、秘闻

马德元有意卖弄,李唐自然成全。

这就是打入敌人内部的重要性。

有时候不用去刻意打探,重要的信息自动会送上门来。

山城卫戍总司令部稽查处是军统的派出单位,电讯稽查科是军统电讯处的派出单位。

稽查科出了红党的卧底,无疑是一巴掌打在戴春风的老脸上。

本来因为诸事不爽的戴春风遇到这事,犹如一记老拳正中心窝,就像便秘患者即将心情舒畅之时突遭痔疮破裂痛晕倒地, 这心情可想而知。

“以前就没有人怀疑?”

李唐装作好奇问道。

“嘿,其实局里和局座之所以如此重视这事,是因为局座早就怀疑军统出了内鬼。”

马德元吐出一口烟气,脸上透着神秘。

“是嘛?”

“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年初军统局派遣了一个三人小组,携带美式电台, 潜入陕甘宁边区搜集情报。”

马德元得意的挺了挺胸,随即神色黯淡, 苦涩道:“嘿, 不知道咋回事,这三个人刚进入边区地界,就被埋伏在哪里的军民一锅端了。哼,奇怪吧,这事除了局座、我们处长和我,就只有胡粽南长官知道。出事了,局座就怀疑局本部有人偷偷漏了信息。”

“嘿嘿,前几天电讯处侦查到一个红党地下联络站,本来决定他们聚会那晚抓捕,谁知道消息再次泄露。这下局座可是真的发火了,决定对局本部的所有人进行一次普查,重点就是电讯处、机要处,无论是处长、科长还是普通科员,只要发现反常或者可疑的,一律先拘后审。”

“这个时候,侦测电台的真空管烧坏了,关他张小林的禁闭不过分吧。可是还没来得及对这家伙审查,竟然跑了, 肯定是做贼心虚,心里有鬼呗。”

“后来呢?”

“后来?我们搜查了张小林的住处,还真吓人一跳。除了电台密码本,竟然有军统局在各地的秘密电台分布图、局本部人员花名册,甚至是几份绝密情报的便条。另外还有一本日记本和一份书信。”

“日记本倒是看不出什么东西,可是书信是自称张小林妹妹张小萍写的,可在军统的人事记录中,张小林是没有妹妹的。”

“书信说的很直白,将妈妈借用的东西奉还?妈妈是谁?一个孤儿有妈妈?哼哼,这个张小萍肯定是红党的交通员,于是老马我想出了反间计,以张小林的名义给张小萍写了一封回信,‘兄病重,妹速归’,只要人来,就肯定跑不了。”

“人呢?人抓到了没有?”

“嘿,你急什么。有了从张小林住处搜集到的情报便条, 局座招来电讯处和稽查处的各个处长科长辨认字迹,这一下可不得了, 牵扯出来的可不是一个人,是五个,五个啊,电讯处总台的报务主任老冯还有四名报务员,加上一个张小林,这几人显然是潜伏在局本部的地下党,你是不知道局座当时脸色有多难看。”

李唐可以想到,在军统最核心最机密的部门潜伏了六个地下党,戴春风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比便秘加痔疮更加恼火。

不用想,军统的一举一动早已全部暴露在红党的眼皮底下了。

戴春风从特务处时期就一直尝试派人打入红党内部,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特种问题研究所”,向延州等地派遣了大批特务,企图实现“打进去、拉出来”的目标,但是一直不见什么成效,却不想被红党捷足先登,直插心脏。

乱拳打死老师傅。

这不仅是军统的耻辱,更是戴春风的奇耻大辱。

马德元继续说道:“这六个人全部被抓捕,跑了的张小林也自投罗网。不过这些红党可真是铁齿铜牙,几番大刑下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招供。更可气的是,这事被中统那些王八蛋知道了,前脚才收拾了徐增恩他老婆,如今被抓住把柄,中统能放过这个机会?哼哼,事情已经捅到委员长哪里了,这几个人昨晚就被处决了。”

李唐还想着有没有什么营救的方案,不想这几名同志已经被处决了,不由得暗暗痛心。

这时候高炮团副团长刘剑兵进来,将拟定的名单递上。

李唐的视线也转移到正事上。

李唐冷眼看了一眼名单,见上面没有高炮团团长于得水的名字,冷笑道:“刘团长,你们团长还没有回来?”

“这个。。。应该快了吧。”

刘剑兵看了看手表,暗暗焦急。

“谁找老子?”

营帐的门帘被掀开,进来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

此人目测一米八左右,高大粗狂。一身中校军服紧绷在身上,此刻脸色涨红。

待人走近,一股浓烈的酒气扑满而来。

“团长,这几位是军统局的,前来调查。。。”

副团长刘剑兵话还没有说话,就被于得水粗暴打断,“调查什么?什么军统饭桶,没有军事委员会和卫戍区司令部的命令,谁也不要在这里发号施令。哼,高炮团我于某人做主。”

于得水瞪着猩红的眸子,一脸的不屑。

看着李唐和马德元逐渐铁青的脸色,副团长刘剑兵赶快打圆场,“几位,实在是抱歉,我们团长喝醉了。。。”

“谁喝醉了?”于得水一把将刘剑兵推开,冷笑道:“你们这些军统的,搞自己人倒是一把好手,怎么不去对付日本人?哼,我高炮团出生入死,每天和日本人的飞机斗智斗勇,兄弟们死了一个又一个,你们到好,大半夜的跑我这里来闹事。”

说着将身上的妮子大衣掀开,露出半截空空的衣袖,脸上狰狞一笑,“看到了吗?这条胳膊是老子参加淞沪会战时被日本人炮弹打断的,哼,老子在前线打仗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就知道窝里横是吧,信不信我去军事委员会告你们。”

马德元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军统虽说名声不好,各方大佬恨的暗暗咬牙,但是明面上见了谁不得客客气气,何曾被人如此羞辱,在他看来,这个独臂团长是自己找死,喝了二两马尿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马德元冷笑一声,手已经摸在了枪柄上。

可有人比他更快,只听“砰”一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