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三国之西凉兵王 > 第552章 车轮战、群殴董虎

弓箭的有效射杀范围是五十步以内,是指五十步内能够把人射中,并穿透皮甲将人射死,而弓弩的有效射杀范围大些,但这不代表弓箭就不能在两百步外将人射死,只是抛射没有准头,依靠的是覆盖射杀, 当然了,若穿着甲胄,两百步外也绝对不能将人射死,

汉军披甲率很高,使用弓弩的情况也多,但这只是西汉王朝时期, 也只是针对于汉军来说,各路诸侯造反, 征募的兵卒是正儿八经的汉兵吗?

不是。

造反的各路诸侯招募或征募的兵卒顶多算是临时兵,或者算是郡国兵,可在光武帝刘秀时就已经“罢郡兵”了,各郡除了县尉所属兵卒外,基本上也就已经没有了汉兵。

各路诸侯招募了二三十万兵马,若依照大汉朝的做法,肯定是要配备兵甲武器的,若当年刘秀没有“罢郡兵”时,各郡国还能保存大量的兵甲,但在“罢郡兵”后,各郡国是否还能保存如此之多兵甲?

不可能。

刘秀罢郡兵的目的是为了节省财政支出和加强对各郡国的控制力,各郡国没有数量众多的郡兵后,雒阳朝廷相应的控制力就会大大加强了。

东汉初立,朝廷财政困顿, 西汉时期的北军八营被合并成了五营, 南军更是直接取消, 雒阳内正规军也仅有数千北军五营,算上十二城门、宫内卫兵也仅有万余兵马,若不“罢郡兵”的话,依然让各郡国保留西汉时期的数十万兵马,郡国万一造反了呢?

西汉时的“中yang”军从十万削减到一万,刘秀又不憨不傻的,怎么可能不削掉郡国的兵马?又怎么可能允许郡国武库保留难以计量的武器储备?

“罢郡国兵”不是尽数罢去,一些临近“羌胡蛮”的州郡也必须保留一些武备,以此应对“羌胡蛮”突然爆发的战争,诸如陇西郡南部校尉、益州北部都尉、金城郡西部都尉等等,诸如常山郡境内的三百坞堡、渭道、扶风境内的坞堡,这些半军事性质的地方也需要保留一些武备。

各路诸侯招募的兵卒不能算是“汉兵”一员,就算朝廷需要征募,这些二三十万兵马也需要到武库配备汉兵标准装备,若是由各郡国配备,那质量就不敢说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拥有大量的强弩、甲胄的,私造这些违禁的东西是要砍脑袋的,非汉兵也不允许配备。

至于日后……

都成了一地诸侯,只要有钱粮、工匠,他们想怎么造都成,可现在,短时间内, 他们根本不可能从各郡库藏内配备二三十万兵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直至亲眼看到一群羌骑提着长弓、大黄弩,袁绍、曹操、孙坚等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该死的临洮小儿竟然拥有整个武库支持。

“本初,要不……先回开封吧?”

刘岱怕了,亲眼看到骑兵对战,弓弩兵对战后,他真的怕了。

张邈后悔了,正待开口时,一声长长号角声突然传入战场,众人心下一惊,齐齐看向远处,只见无数烟尘出现,一杆长长“董”字长条旗出现。

无数马蹄轰鸣,数千人马俱甲骑出现在土坡上,无数铁骑潮水涌出,向两翼展开……比十万人的军阵还要庞大,犹如无形巨人伸着的双臂……

“擂鼓——”

突然怒吼吓了所有人一跳,全呆滞看向暴怒的曹操。

“擂鼓——”

曹操再次怒吼,猛然大踏步上前,一脚将**上身大汉踹到一边。

“轰!”

“轰轰!”

“轰轰轰……”

震天战鼓冲天炸响,无数战鼓轰鸣,原本骚动的军阵逐渐安静。

“轰轰轰……”

也不知是哪一个开始的,手中长矛重重砸在地上,无数兵卒“轰轰”砸击地面,无数刀盾手敲击盾牌,冲天气势一时无两。

董虎在阵前两百步外猛然勒住战马,尽管他不想承认,心下也佩服起袁绍、曹操等人来,竟然真的将一群杂兵整出了汉兵的威势。

“黑牛,好好准备,莫要丢了咱凉州人的脸面。”

“诺!”

孙牛转身去整理他的兵马,是骑着驴骡进入战场的步兵。

董虎在高坡上时就已经扫视了一遍敌人军阵,确实是正儿八经的龟壳阵,但他却不怎么在意,独身一人来到阵前百步。

“孟德兄——”

“咱虎娃前来应战,是不是出来一叙啊——”

董虎怒吼,不等曹操踢马上前呢,一人却暴怒踢马冲出。

“无胆懦夫——”

“文丑来杀你——”

马儿飞快,文丑提着大刀向着人马俱甲的董虎狂奔,看到这一幕,董重、董罴等人暴怒,正待踢马上前助战,却看到董虎只是向后摆了摆手,又一巴掌拍在大马阿丑的脖颈上,并未与他人一般踢马迎战,甚至连拔出悬挂着的两杆铁矛都无,如同被吓傻了的人,呆愣伸着脖子让人砍。

看到这一幕,文丑更加暴怒,极速奔走间,大刀来回在腰间旋转增加威势、力道……

“死——”

一声怒吼,阿丑瞬间奔动,由静而动,只一瞬间就将马速加持到最大,正面迎上当头劈下的大刀。

“砰!”

所有人猛然伸长脖子,刘胜手心全是汗水,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血光闪现,没有刀刃劈砍在重甲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谁也没有想到,董虎竟然空手抓住了劈砍到半截的大刀上。

“喝——”

战马带动下,生生将文丑拽下战马。

“砰!”

烟尘弥漫,无数人骚动,正当董虎提着大刀欲要跳下战马呢,身后又是一声愤怒暴吼。

“狗贼休要猖狂——”

颜良提着大刀疯狂冲出军阵,向着董虎疯狂怒吼。

“颜良来杀你——”

“死——”

颜良暴怒,唯恐董虎挥刀砍死了文丑,狂踢战马举刀便是雷霆一斩。

“当——”

两人沉重拼了一招,就待董虎拨转马头再战时,谁料颜良竟然划了一个弧度,低身将文丑捞起。

“走!”

正待董虎大怒,这是明显看不起自己啊,正待举刀追赶……

“贼子休走——”

“武安国来战——”

举着大锤的武安国狂踢战马奔出,同时又有两将。

“董虎休得猖狂,曹仁来战——”

“于禁来也——”

看到这一幕,董重那还哪里忍得住?

“杀——”

董重怒吼,三千重甲骑狂踢战马,全都举着重骑枪、厚重骑盾,看到这一幕,袁绍、曹操全吓了一跳。

“鸣锣……快鸣锣——”

“杀——”

董虎也打出了火气,随手扔掉大刀,瞬间拔出两杆铁矛,照着迎面冲来的武安国点去。

“当当。”

连续两击,铁锤力道偏转,一矛顺势刺向武安国胸口,武安国大骇,本能的想要去抓当胸刺来的铁矛。

“噗。”

一声惨叫从背后传来,董虎连看也未看,正待迎战一左一右杀来的曹仁、于禁,不料曹仁拨转马头就逃。

董虎没预料到,于禁同样没想到,正准备全力一战时,曹仁却突然逃了,于禁瞬间不知道是该战还是该逃……

“噗!”

董虎哪里会有任何犹豫,趁着于禁愣神时,一矛将人刺了个透心凉,没有丝毫犹豫,拨转马头向着外围奔动,随着他的举矛,原本已经奔动起来的无数重甲骑也不由放缓了速度,尾随在后面划了个弧度奔动,并未直接冲阵。

重甲骑的作用就是冲阵,可也要看情况,沉重的马车挡住了道路就不提了,仅一个个一人多高的塔盾就不是重甲骑能够生硬撞开的,用自己的精锐去撞击毫无意义的塔盾,董虎还没有疯掉。

轰隆隆铁骑划了个弧度,又重新回到两军阵前……

“大兄,那群混蛋不讲规矩,咱们还与他们说个屁?直接开打就是了!”

董重极为气愤,大兄好言好语上前,竟然还他娘的不要脸的车轮战、群殴。

众将全都阴沉着脸,董虎心下也有些恼了,他在电视里看到的,不都是双方先阵前对骂一阵,然后双方才乒乓斗将吗?

怎么轮到自己,话语还没说呢,一上来就要围攻自己,心下就没由来的气恼。再次踢马上前,十余披甲大将齐齐跟随在后,唯恐大兄再次遭到意外。

“曹阿瞒——”

“你他娘地不讲规矩,那也别想让老子讲规矩,咱看谁倒霉——”

董虎气的大骂几句后,转身就走。

“用车子……用塔盾……”

“咱就看他们的车子、塔盾能不能挡住咱的火攻!”

董虎恼火冷哼。

“给咱准备放火!”

“咱烧死他们!”

……

若是韩遂、马腾,或是匈奴人、鲜卑人,或许还对付不了袁绍、曹操如此紧密的军阵,原因很简单,密集军阵拥有更多箭矢,可以覆盖射杀任何靠近的人,可重甲骑、重步兵不一样,人马全覆盖着铁甲,箭矢落在上面与挠痒痒没有区别。

曹操眼看着一群大将转身返回,提起的心刚放下……

“坏事了啊……彻底激怒了虎娃可不是件好事……”

“混蛋!你再敢动摇军心,某必斩你!”

颜良猛然拔刀,刘胜吓了一跳,就在这时……

“呜呜……呜呜……”

一阵号角突然刺破天空,所有人不由看向对面,只见无数人举着大盾出现在视线内……

“缩头孙坚……缩头孙坚……”

“来战……来战……”

“轰轰轰……”

无数人怒吼,无数人迈着沉重脚步缓缓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