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荷香的声音。

程似锦扬了扬眉,把手里的盖盅和调羹一并递给了桃叶。

桃叶也收了刚才的眉飞色舞,端肃着小脸退了出去。

程似锦继续练字。

没办法,在这个朝代,没电没网的……连点娱乐项目都没有,逼的程似锦练起了大字。

前世最让程似锦头疼的事情却成了她此时唯一的消遣……

还真是讽刺啊。

一个字还没写完,何姨娘已经在荷香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程似锦连头都没抬,何姨娘也不觉尴尬,堆着笑脸:“三小姐……”

何姨娘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程似锦的神情,见程似锦并无任何表情变化,便试探着继续道:

“您之前不是要先夫人的遗物吗?”

何姨娘自顾自的说道:“找寻了这几日,总算是一样不落的都寻摸到了。所以也不顾得这午间的大日头给您送了过来。”

随后何姨娘拍了拍手,好多个丫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排成一排。

“请三小姐过目。”

从何姨娘进门到现在,程似锦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可何姨娘面上的笑意和讨好确实分毫未减。

一旁的荷香还有在西侧房门口站着的桃叶都惊呆了!

小姐真是神了!

之前说“不过三日,何姨娘定会求上门”……这还真碰巧就过了三日!

要知道……上次小姐在外头可真是一点面子没给何姨娘留!

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现下看着何姨娘做低伏小的样子,两个丫鬟可算出了回胸中的恶气!

这么多年了,她们沐锦斋真的被何姨娘这个两面三刀的笑面虎给打压怕了。

总算让小姐扳回一城!

现下更是连先夫人的遗物都要了回来,真是可喜可贺!

写完了手里的字,程似锦才再次将手里的紫毫笔搁在了笔枕。

这才边拿起一旁的细棉纱帕子小心地擦拭着手指上的墨迹,边神情淡淡地看了一眼何姨娘。

迎上程似锦的目光,何姨娘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

那讨好的模样,看的程似锦一阵恶寒。

遂将眼神移到了站成一排的小丫鬟手中托盘上的种种物件上,语气清冷:“都在这了吗?一样不少?”

何姨娘连忙殷勤道:“全都在这了!保证一样不少!”

“桃叶!”

程似锦高声招呼,桃叶连忙撩了帘子快步走了过来。

“荷香,桃叶,娘的遗物你们俩再熟悉不过……”

程似锦顿了顿继续道:“仔细检查了,没问题的直接收到西侧屋的箱笼里。”

桃叶荷香应声,一件一件地仔细查验起来。

何姨娘看着两个丫鬟小心谨慎的样子还有那慢吞吞的速度,心里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偏生还不敢表现出来!

只得耐着性子等两个丫鬟查验完毕。

“小姐,都查过了。”荷香毕恭毕敬指着墙角的一小堆物事:“先夫人的遗物都在这了,而这些……”

荷香用手指着另一堆,数量也并不少的物事对程似锦道:“这些物件并非我们沐锦斋的东西。”

程似锦瞥了一眼,唇角轻勾。

八宝盏,琉璃葡萄摆件,玛瑙冰枕……都不是便宜东西!

何姨娘还真的下了血本了。

“何姨娘?”程似锦冲那堆宝贝努了努下巴,然后看向何月季:“这些不是我们沐锦斋的东西。”

终于能说话了!何姨娘赶忙殷勤着上前对程似锦道:

“这些是我院里的……收拾先夫人遗物翻找出来的,平日放着也是放着,便干脆一并送了过来。”

程似锦的表情不喜不怒,让何姨娘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咬了咬唇继续试探:“能给您沐锦斋凑个趣儿应个景儿也是好的。”

“我只要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不要。”

程似锦沉吟片刻才开口:“何姨娘还是带回去吧。”

“三小姐权且收着……”何姨娘心里焦急,东西送不出去,谁给你办事儿啊?

“何姨娘到底想要做什么?”程似锦蹙眉开了口:“不如就直说吧!”

何姨娘闻言,终于卸下了脸上堆起来的假笑,将自己带来所有的丫鬟都打发走了。

屋里只剩下程似锦主仆三人还有何姨娘。

何姨娘脸上尽是愁容,直接给程似锦跪了下来。

桃叶荷香心里一惊,不解地对视一眼。

何姨娘却不顾这些了,对程似锦哀求道:“三小姐,我错了,以前种种都是我不对。我在这里给你跪下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可是……”

何姨娘顿了顿继续道:“似玉她还小。您就大发慈悲,救救她吧!”

说着何姨娘便跪在地上咚咚磕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