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武:灯火长明 > 第七章 负面意志

总而言之,主的意思便是现在并不是降临的时机。

永恒的真理正在虚无中洞察一切,即便是时间的双向流动都无法抗衡真理的意志。

主祭揣着惶恐再次回到了隶属于自己的书房。

他需要将主的意志传达给其他教会的主祭们...

强大的真理之下,唯有统一战线才能战胜对方。

...

尼克斯。

这座女神的王国,在这一天迎来了它的隆重加冕仪式。

热情高涨的居民们已经忘却了前些日子才发生的灾难,女神似乎已经将他们治疗痊愈。

零零散散的帝国公民也在这些天悬浮艇航班开通后悄然离去。

现在这个城市只剩下一个声音,一个祈祷的对象。

头戴主祭黑纱的弥特尔站在仪式所用的高台上。

她听见了脚下传来的祷告声,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她已经离开了居民们只得听见他们的声音一般。

比起站在空无一物的祭司高台,她更喜欢做一名普通的传教使,站在教堂前与身处灾祸的居民们进行交流。

弥特尔将权杖平放在地上,她感觉自己有些承担不了这个职责...

“拿起它,孩子。”

“奥利维亚!”

弥特尔的视线中,曾经那位慈祥的主祭再度汇聚成一道灵体出现。

“拿起它弥特尔,只有那样你才能继续为女神献出生命!”

“可,可这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弥特尔有些手足无措,在她的构想里,她并不会成为主祭。

尼克斯也不会发生那么多灾难,女神大人永远都是关怀居民的善良神明...

“不,弥特尔拿起它,只有那样才会让尼克斯变成你想象之中的样子。”

奥利维亚的言语如同一根根丝线缠绕在弥特尔的心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没有捡起的动作,弥特尔后退了半步。

“不是这样的...”

“拿起它!”

嘶吼声中,凝聚的灵体化作一团黑雾朝着弥特尔直扑而去。

脚下一个踉跄,弥特尔的身影被黑气完全包围。

磅礴的黑气发疯似地向其体内涌去,痛苦的喊叫声在这一刻响彻了整个平台。

一块块黑斑在弥特尔的脸上逐渐形成,不过片刻她的瞳孔便被一抹乌黑占据。

“我...”

缥缈而又诡异的声音在弥特尔的脑中翻涌,她听见了来自脚下信徒们的内心话语。

“为什么祈祷了这么久,我都还没有赚到银币...”

“真是浪费时间...”

每个面目平和的信徒,心中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丝负面情绪。

大到对于教会各种律令的埋怨,小到生活中的各种琐事。

“这就是奥利维亚每天都要体会的事情吗...”

不知不觉中,弥特尔带入了主祭的行动思维。

她将手拂过面颊,一张由灵力形成的黑色半遮面头纱浮现,遮住了那些黑斑。

紧接着,弥特尔拾起来权杖重新站上高台,以灵力为支撑向着脚下的信徒们,说道。

“伟大的女神正在注视一切...”

...

信徒们在弥特尔一连串语言渲染下显得更加热情澎湃。

加冕仪式在空中的女神虚影凝聚之中正式开始...

神秘的身影逐渐凝实,祂将属于主祭的力量再一次传递给了弥特尔...

光影似墨的虚无中。

不可名状的光华之下,老人的双目正在注视着尼克斯所发生的一切。

在弥特尔被黑气吞噬的那一刻,老人摇了摇头,口中叹道。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老人的身后是一扇全开的大门,似近似远,难以触之。

同样在祂的视野之中,还有那个躲藏在荒野之中的武者。

...

郊野山林中遁身的苏景安望着烈日之下宁静的平原。

他已经等待了两天,换句话说他已经被追捕了两天。

不过很幸运,这两天内苏景安并没有遇到教会的骑士。

正当他准备离开深林再效先法时,一道道鼓动大地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时间教堂的祭司在骑士们的护送下抵达了这里。

连着两天密集的灵术释放,让这位年迈的四阶灵术师有些苦不堪言。

不过碍于其主的威严,以及主祭大人可能产生的怒火,这位祭司并没有选择返回时间之城。

将属于自己的拐杖先一刻竖立于泥地上,布森在身旁骑士的帮助下翻身下马。

“祭司大人,如果您身体不适可以先回教堂。”

“不用,我还可以。”

布森拒绝了侍卫的好意,这当然不是他不想休息。

而是此次武者的事情闹的太大,他可不想第一个怠惰下来,做那个出头鸟。

要知道,现今的主祭必然在等待所有外遣人员的消息,谁敢先休息就是撞对方的枪口...

以此刻,主祭心中压抑的怒火,布森觉得祭司这一身皮也够使。

心中念叨了一下,布森还是闭上眼老老实实的构筑起术式...

“吾主请回应我的呼唤...”

“沾满污点的背弃者,请您告诉我他是否停留在这里...”

强大的灵力在布森的双手之间慢慢汇聚。

所以近来里经过此地的气息都被复刻在手中那一朵灵力光珠内。

随着光珠愈发清晰,各类进阶者的遗留气息也开始明显。

有透明的灵术师,沾染灰色的骑士,以及那一抹化不开的黑色...

“在这里!”

布森惊呼道。

他看见了被其主记录而下的污点,那名武者。

“快...”

嘴角的话音未出,布森便看见了远处纵身而来的武者。

三步一点,身形灵动,武者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迅速跨越平原而来。

“快,护住我!我需要释放术式!”

一手掐灭了追踪术,布森嘴中的低吟之声再启。

他需要勾连位于教堂的古钟。

那是一口被刻录了各个教会灵术师进阶者的神物。

而主祭则可以观察是谁鼓动了钟声,从而迅速以永生之火告知瑞文斯,那个可怕的骑士团团长。

昔日的战争中,对方可屠戮了不少武者,想必区区一个独行的背弃者,对方也可以...

心中的思绪停滞,布森发现武者鬼魅的身影正一步又一步越开层层护在自己的身前的骑士们。

他甚至已经能看见对方冷漠的神色。

还有那抹静静汹涌在眼底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