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镇坤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心中暗骂皇帝一声老狐狸。

“臣领命!”

不得已,只能让这些人进来了!

百官一脸懵逼的进来,因为皇帝刚刚将太子和叶将军父女俩叫了进去,这么半天才叫他们。

“哈哈哈,众位爱卿,大家快入座!”

皇帝一展笑意,百官只觉得世界都玄幻了。

再偷偷看一下叶将军,脸色十分不好!

而太子,也是一脸阴沉,唯有叶瑾璇,是一脸淡然。

众人懵了,完全摸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南宫黎渊也趁机凑了过来,做到了叶瑾璇的身边:“嘿嘿,璇儿姐姐!”

叶镇坤一副“防小偷”的样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黎渊。

“黎王,请回到你的位置!”

青筋暴起,是个明眼人就知道叶镇坤这是生气了。

可南宫黎渊,心智只有五岁,哪里看得出来叶镇坤的心思。

“不要,我就要挨着璇儿姐姐!”

叶镇坤握紧拳头,努力压制自己的脾气:“黎王殿下!别逼臣……”

他想打人!

南宫黎渊只知道叶镇坤生气了,害怕的抱着叶瑾璇的胳膊,躲到了叶瑾璇的身后。

这时候南宫黎渊知道怕了,可怕也不想和叶瑾璇分开。

叶瑾璇:“爹爹,你别吓唬他!”

真是的,爹爹这么大的人了,和一个小孩子较儿什么真!

自家闺女还维护这个臭小子!

被气的不行,叶镇坤却毫无办法。

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谁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宫云城冷着脸,坐在叶瑾璇对面,不知为何,看到他们的互动,心里不是滋味。

“太子殿下……”

贺千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南宫云城的身边。

这个举动,吓坏了不少人。

尤其是南宫云城后两排中,一个身穿朝服的男人,跑了出来,跪在大殿中央。

“皇上,雪儿无意冒犯天威,请皇上恕罪!”

此人正是贺千雪的爹爹贺博!

谁都知道,皇帝相中的太子妃,是威震将军的女儿。

他虽是二品太子少傅,可是没有实权,哪里比得上手握重权的叶镇坤!

贺千雪瞧着自己父亲跪在了大殿中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多莽撞!

“皇上,臣女……”

吓得贺千雪也跪在了地上。

父女俩跪在一旁,还有几分苍凉的意思。

若是之前,皇帝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很生气。

可是现在,皇帝不会了。

尤其是现在,皇帝满心思让叶瑾璇嫁给南宫黎渊,那么南宫云城就得娶贺千雪了。

嗯,这么一看,贺千雪除了比不上叶瑾璇的身份,剩下其他的,和城儿还是般配的。

皇帝是越看越满意,恨不得现在就将南宫云城和贺千雪的婚事定下来。

“贺少傅客气了,你身为太子少傅,与太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朕是相信的……”

皇帝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一旁的贺千雪。

“这就是贺少傅的女儿吧,没想到也长这么大了,千雪从小与城儿青梅竹马,一同长大……”

皇帝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可彻底给其他人整不会了。

皇帝这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听起来,像是要撮合太子和贺少傅的女儿呢?

可皇帝不是一直想让叶将军的女儿做太子妃吗?

甚至为了表达出自己对叶家的重视,还宴请百官,为叶镇坤接风洗尘。

叶将军就坐在殿中,皇帝这样说,不怕叶将军寒了心吗?

众人偷偷看了眼叶镇坤,果然看到他脸色不好。

瞬间以为,是自己猜对了。

不过他们也理解,毕竟一开始说,是让叶瑾璇做太子妃的,一下子又看上了别人。

叶瑾璇那边怎么可能不会失落呢……

可是,众人看着叶瑾璇,也不像是失落的样子啊!

跪在大殿中央的贺博和贺千雪父女俩,面面相觑,不知什么情况。

倒是让叶瑾璇身边的叶倩薇一脸得意,凑到叶瑾璇身边。

用着只有她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着话:“呵呵,妹妹啊,真没想到,皇帝会提到贺千雪。”

想给叶瑾璇添点堵。

叶瑾璇看向叶倩薇,嘴角上扬:“姐姐别急,皇帝不仅提到了贺千雪,待会儿还会提到你呢……”

太子妃提完了,还得提个妾呢。

叶倩薇一愣,不明白叶瑾璇什么意思。

但是紧接着,皇帝真的就点到了叶倩薇身上。

“还有叶老弟啊,你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怎么还带来一个小丫头啊!”

似乎才知道有这么个人。

叶倩薇被皇帝点名,愣了一下,然后惶恐的站了起来:“我我我……”

叶镇坤脸色不好:“回皇上,这是微臣大哥的女儿,名为叶倩薇!”

别以为他不知道皇帝打的什么心思!

皇帝“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叶老弟大哥的女儿啊,长得也是亭亭玉立了。”

叶倩薇脑子里轰的一声,皇上居然夸她了!!!

瞬间不知道哪里是北了。

立马喜笑颜开的跪在地上:“臣女……谢陛下!”

喜怒形于色!

皇帝眉头微微皱起。

臣女?叶瑾璇倒是可以这么称呼,她一个平民百姓的女儿,也敢这么称呼!

皇帝微微叹了口气,若不是渊儿喜欢璇儿,他还是更喜欢璇儿做太子妃。

作为当事人,南宫云城知道皇帝是什么心思。

虽说自己不用娶叶瑾璇了,可心里还是不得劲儿。

他可以不娶叶瑾璇,但是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傻子截胡了,心里就涌起一股怨气。

百官实在是傻眼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啊,皇上带着太子和叶将军父女俩进去了一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众人不敢看戏,谁知道这种情况,会不会伤及无辜啊。

长青宫内,气氛十分诡异。

谁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声。

终于,有人打破了这个诡异的氛围。

“贵妃娘娘驾到!”

是纯贵妃来了!

众人一副“得救了”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门口。

只见纯贵妃,雍容华贵的走了过来。

“臣妾参见皇上……”

皇帝没有皇后,所以由纯贵妃执掌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