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要做太孙 > 第426章 老贼尼!

朱允炀看了看东面那面光滑的墙壁,问道:“妙容,你是在这面墙上见到中山王的身影吧

“回禀殿下,是这面墙。”

“那你还想再一睹令尊的容颜吗?’

“还能吗?”徐妙容惊喜的说道:“如果能见到父亲显灵,那..那,那就太好了!”朱允燧道:“孤王这么说,自然是能见的,而且你想见几次都行!”

徐妙容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若是能见父亲一次,就已经很好了,我不敢奢求。’

朱允燧对一旁的王忠吩咐说道:“那就去准备吧,身着朝服两次,身穿将军的铠甲两次,再有平常服饰两次。’

“是,奴婢遵命!”

王忠轻蔑的看了慧能师太一眼,便转身出去。

徐辉祖和徐妙锦尽管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蹊跷,可是见殿下说的那样笃定也不由得诧异。多次显现,而且还是身穿不同的衣服,这些人不是佛祖显灵,而是有意为之!

难道自己的妹妹,真的是被这个老尼姑给骗了?!

所以他们看一下慧能的眼神,立刻就充满了怀疑和审视。

而慧能师太此时心里也不由得慌乱了起来,对方是位贵人,平白无故不会这么说的,莫非他发现了自己的伎俩?

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如何是好?

徐妙容睁着一双大眼睛,一会儿看看朱允嗵,一会儿打量一下自己的尊为师父的慧能师太

她现在才知道,殿下今天来到水月庵,应该以为师太欺骗了自己,所以要来拆穿假象。可是师太真的会骗自己吗?

自己明明在这间屋子诵经的时候见到了父亲显灵,墙上的人物虽然有些模糊,可是她知道那就是父亲呀,

而且师父也说心诚就能见着父亲,那他不是父亲是谁!

可殿下这样说,似乎又很有把握的样子,她有些迷糊了,不知道该信谁的话?

可是....可是,他真的能让父亲显现六次吗?

“父亲!真是父亲!’

就在众人各自思索的时候,突然对面的墙壁上出现一个人影,引得徐妙容惊叫。

众人也赶紧收起思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墙面,只见上面有一个身穿朝服的人影!

而且所穿的衣服,正是大明顶级武将上朝的时候才能穿的!

这下可把众人震惊的目瞪口呆!

慧能师太首先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口中喊着说道:“佛祖显灵!佛祖显灵了!能中山王能够显现,一家团聚,佛祖显灵啊,

殿下是储君,上应天命,得佛祖恩待,才能有此番景象!阿弥陀佛

她是想把出现这种景象归结为储君的身上,这样既拍了马屁,也能够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却不料一旁的瞿陶冷哼一声,道:“住口!殿下面前,胡言乱语,真是该死!”

慧能立即主口,一丝一毫的声音也不敢发出,只是在脸上写满了委屈。

徐辉祖和徐妙锦也从见到父亲显现的惊喜中清醒了过来,他们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佛祖显灵,也不是父亲的显现!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殿下,眼神里面带着询问求解光彩。

“稍安勿躁!”

朱允嗵说一句,便继续看着墙壁。

那墙壁上接着又出现了两次身穿铠甲将军,之后又出现身穿平常服饰的人影。

至此,朱允嗵所说六次显现全部得以应验!

徐氏三兄妹也从震惊变为疑惑,到现在他们明白了,这些全部都是人为的!

徐辉祖恶狠狠的盯着慧能师太,恨不得扑上去一刀把她杀!

这个恶贼尼竟然敢众神弄鬼!

而且把自己的妹妹祸害的整天痴迷佛法、神神叨叨!

三年前自己的妹妹才九岁啊!这個老贼尼怎么那么狠的心肠,居然忍心对一个孩子下手!她难道就不知道这样做,会毁了自己妹妹的一生吗!

用佛法害人,真是该死!

此时徐妙容眼神有些迷离,愣愣的望着自己平时极为尊敬的师父,她的脑子有些迷糊,一时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可总觉得,这里面很不对劲!

王忠回来,走到朱允燧身旁说道:“回禀殿下,奴婢让人在那边走了六次,两次身穿朝服两次是将军的装扮,还有两次是平常的衣服。’

朱允嗵没有理会众人,问道:“看到了,做的不错。你还准备了哪些东西,先报上来!”王忠恭敬的回答说道:“回禀殿下,还有两只舞狮,殿下说是想看,奴婢这就让人走上一趟。”

徐辉祖认不住问道:“殿下,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蹊跷?”

徐妙容也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询问。

朱允嗵笑着说道:“妙容,你也想知道吗?

徐妙容的心情受到了震撼,跪倒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猛然吸了一口气说道:“求殿下解惑!”

朱允燧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王忠,来说吧。”

“是奴婢遵命!’

王忠对众人行了个礼,开口说道:“这间屋子的西边有另外一个院子,中间有一过道,太阳偏西的时候只要从过道里经过,都会把人的影子投到这间屋子的墙壁上,

所以要想出现人影非常简单,只要走一趟就可以了!”

“当真这样吗?!”徐妙容不可思议的问道,说着又转向慧能师太,想要从她得到答案。而慧能却趴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显然吓得不轻。

“真与不真,你自己去试试不就行了,王忠,你带她去吧,让闲杂人等通通退下!”自己没有试过,终究是不敢相信的,毕竟那是她之前深信不疑的!

如今突然有一个人对他说那是假的,尽管看起来真是这样,可谁又能甘心呢?

所以徐妙容便跟着王忠去了,她想要亲自试试!

徐妙锦有些担忧的说道:“殿下,如果被妹妹验证这是真的,她真是被人给骗了,我怕她小小年龄承受不住

朱允嗵撇了她一眼说道:“待会儿她回来肯定会问你的,你自己看着说吧。”

徐妙锦俏脸之上带着一丝忧愁,解释说道:“殿下,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爱妹心切,不然她受到那么大的打击

“不可!’

徐辉祖咬紧牙关,狠下心来说道:“必须照实来说!妙容心心念念想着削发为尼,如果这次不告诉她真相,那以后再想劝说就没有任何果效了!哪怕是打击,也得受!’

这次是皇太孙殿下出面,而且有理有据,不容反驳,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可能退

一旦退了,如何对得起殿下的一番苦心?而且还会连累殿下的威严受损!

下次谁还会掺合这种事?

再者说了,今日这么大的阵仗,如果最后却虎头蛇尾,那自己的妹妹肯定更加笃定佛法无边,对修行也会更加认真!

说不定他真的会削发为尼!

那时候就没人能劝得动了!

所以无论如何,这次都必须告诉她真相!

“兄长说的是

其实徐妙锦也知道不能退,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人在遭受重大打击的时候,很容易造成伤害,但愿妹妹别太受刺激吧。

王忠带着徐妙容来到巷道,对她说道:“徐姑娘,就是这里,你沿着这条巷道走,那边的屋子里就能看见价的身影。”

“王公公,我想自己走走,可以吗?”

尽管王忠已经让所有的护卫全都离开了,尽管这周围以后他们两个,可徐妙容还是害怕这是个骗局,害怕有人通风报信打小报告,

这可是事关自己的信仰啊

“瞧您说的,自然是可以,不过您留神脚下,记得您走了几次,这可不能搞混了,否则待会儿对不上号那就麻烦了...咱家先回去了。”说着便转身离去。

徐妙容目送他离开,直到看不到了,这才转过头来。

她的小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浑身上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望着眼前不太长的巷道,一再的为自己加油打气

这条巷道,就像吃人的虎口一样,让人望之生畏!

徐妙容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一面她想要寻求答案,想要看看自己所学的佛法到底真不真,父亲的显现到底是不是佛祖垂怜,

如果是真的,那自然皆大欢喜!

从此之后自己可以不顾任何人的反对,安安心心的削发为尼,青灯古佛,为父亲祈福。可另外一面,她也害怕这一切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自己以前所有礼佛的举动,看起来都是那么可笑!

她害怕自己的信仰崩塌了,也害怕自己所敬仰的师父到最后竟然是个骗子!

可她还是迈步走了过去

一趟

两趟

三趟

过了一阵子,徐妙容才停下自己的脚步,站在巷子口,望着身后的巷道,她迈步往小院走去。

来到小院门口,王忠已经在那里等候她了,不过王忠什么也没说,便带着她来到西边的屋子。

看到妹妹回来,徐辉祖合徐妙锦都站了起来,非常担心接下来她能不能承受。

“姐姐,你告诉我,方才我的影子在墙壁上出现了几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