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旖旎的氛围果真淡化了许多。

她轻笑了一声。

“我总不能一辈子永远都靠你,靠我哥生活下去。”她也索性放弃挣扎了,由着陆景山握着她的手腕。

她的视线始终是朝上看的,蓦然说出这种正经的话题,她的语调也放轻了许多。

陆景山的窝在她脖颈的呼吸打乱了呼吸的频率,他听着方伊梦这带着决定性的语气,这一刻明了她的意思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法解释方伊梦拍摄的视频里,公然说他跟她是普通关系。

想到这里,陆景山带有惩罚含义的咬了一口。

这回不再是嘤咛了,她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由着陆景山了,挣扎着解放了双手,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开。

她吃痛的摸着自己的脖子,怒目圆睁地看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你是属狗的吗!?”

陆景山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扯了扯领口的扣子,气的回了她一句,“对我专门咬狗。”

“你!”

她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这还是头一回听到陆景山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小半会,眼看着方伊梦并不打算弱下来的样子,陆景山主动退让。

“提着行李箱是准备去哪?”

方伊梦这边还是摸着自己的脖子,她没好气的回道:“去赚钱包养新的不会咬我的狗。”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出楼梯口,既然都被陆景山抓到了,她也没必要走楼梯到15层,做这种掩耳盗铃的操作了。

然而电梯恰巧两个电梯都卡在中间楼层要往下走,一时之间,走道依旧是沉默的相处。

陆景山回味着刚刚方伊梦着急起来说包养狗这句话,他意外的恢复了美好的心情。

“我陪你一起去横城。”

他又一次开口打断了两个人之间僵持的氛围。

方伊梦连目光都不带扭过去,就拒绝了他。

“不要,你来横城算怎么回事,剧场杂七杂八的人,要是谁偷拍出来po到微博,廖冉没打我,我先打我自己了。”

她拿廖冉出来当挡箭牌,鉴于今天在微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那件事跟陆景山来说并无关系,但他太了解这个小女人了,歪道理一抓一大把,天知道她下一句话还有什么理不直气也壮的话回怼他。

他索性闭上嘴,看着电梯到了19楼。

“你在横城自己注意点安全。”他看着她坐上电梯,尽管不舍,但是嘴上还是念着唠叨。

方伊梦要按关电梯的键,陆景山偏偏按着外面的键不让她关门。

“就算每天不跟我说,也要跟你哥汇报一声安全,到地方跟你哥讲一下。”

这边方伊梦抬起头来看向他,张嘴就反驳。

“你跟我哥关系那么好,我跟他说——”

她正要碎碎念念反驳过去,结果电梯门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要关上。而电梯门口外的陆某人却是扭头不去听她碎碎念。

很明显,电梯门这个节骨眼关门,一定是他故意卡的时间。

想到这里,方伊梦恨不得想按电梯门骂回去。但是转瞬一想,关就关吧,眼不看心为静。

两个人以吵架收场,等方伊梦坐上保姆车,司机准备开车时,她还在回忆刚刚正常的画面,她哪句话状态不到位。

“微博的舆论又有新的风向了,不得不说,你这招确实用的妙,防删cp的超话都怒了,说廖冉拆了他们的cp,还有一些理智的网友,确认廖冉这个行为就是有问题,且要求给予惩罚等等。”

孟青拿着手上的手机看着微博上面的状态,她叹了一口气,看向一旁的方伊梦。

“如此一来,你跟廖冉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方伊梦回过神来,恰好就听到这么一句。

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孟青,“我跟她的梁子又不是今天才办下来的,她倒了,我第一个开香槟庆祝。”

女人这肆意妄为的话术,听得孟青笑的直摇头。

“回到横城还能休息一天,我已经跟剧组那边打好招呼了。”孟青收回吃瓜的状态,开始一五一十跟方伊梦汇报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随后两个人都在保姆车上闭眼休息,直至车开到横城的五星级酒店里,李可在房间等着方伊梦到了之后,孟青这边要去跟剧组的汪导打交道。

两个人就跟接力棒一样看着对方。

“我把伊梦交给你了。”孟青看向李可,开口提示。

李可坐的板正,她胸有成竹的点点头,末了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孟青姐放心吧,我肯定看住伊梦姐的!”

当事人瘫坐在沙发上,听着这两个人莫名的对话,她挠了挠脑袋,咋舌。

“不是,我又不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况且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也不会走丢吧?我至少没有痴呆啊!?”

当事人不满意了,她奋起反抗。

李可扭头看向方伊梦,小姑娘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我跟孟青姐商量好了,以后在剧组拍戏,您身边必须得有个知心知底的人,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谢谢你们,做的这么好,我是不会给你们加工资的。”方伊梦汗颜了一瞬。

李可不接这句话,她低头正在看着书,方伊梦这边躺着也是躺着,忍不住瞄了一眼李可。

“经纪人的逻辑思维?你要转岗了?”她此刻就像是吃瓜的大姐姐,忍不住坐直了身子问道。

李可抬起头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当生活助理没有盼头,孟青姐说如果我这一年表现得好,除却……那件事意外,伊梦姐没有别的意外,明年答应让我接手其他事情。”

两个人有一岔没一茬的聊着天,倏然门口响起门铃声。

李可立刻警惕起来,她抱着书,挪到门口,从猫眼看过去,就见到一个男人带着棒球帽,穿着灰白色连帽衫。她瞄了好几眼,最后成功在男人抬头的那一瞬间,她看清楚了来者是谁。

她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刷微博的方伊梦。

“伊梦姐……这个人要放进来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