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快点!”

“快用挖掘机把土清开!”

季幼歌隐隐约约听到旁边有人说话,之后她被人抬上了车。

当她醒来,身体像被车碾过般疼痛,她觉得好渴,难受的睁开眼,发现她身处医院的病房,带着氧气罩...

原来,这不是在做梦啊。

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她这是被好心人救出送医院了。

这时,两个警察推开病房的门,走

季幼歌取下氧气罩,拔掉针头,下了病床,晃晃悠悠的走出医院住院部。

天已经亮了很久,医院里往来的人很多,季幼歌决定回原主的小窝,走着走着,到了一处公交站台,等了会,公交车来了,她下意识走了上去。

十七岁的女孩穿着医院的病号服随意的找个座位坐下,她身边的一个女人时不时低头看看手机,又转头看看季幼歌,然后将手机凑到她眼前,“这视频里的女孩子是你吗?”

听到女人的话,季幼歌已经看到手机屏幕的内容,她指甲紧紧抠着手心,死死盯着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

季幼歌努力平息汹涌而出的滔天仇恨,闭上眼,转过身不去理睬女人的叽叽喳喳。

终于到了小公寓所在小区附近的公交站,下了车,她才如释重负,去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半,路过药店买了事后药,就水吞了两粒。

回到小公寓将自己收拾妥当,看着镜子中的女孩,自嘲的笑了笑。

她翻出原主的另一部手机,充上电开机,幸亏这才是原主的主用机,电话卡啥的都在。

有几条未读信息和未接电话,备注的都是‘妍言’。

“小歌,你在哪儿?为什么不回我扣扣消息?”

“小歌,我看到新闻了,你是不是出事了?看到消息马上回复我。”

“小歌....”

这个备注着妍言的是原主的闺蜜,两人关系很要好,这女生经常在生活里帮助原主。

再查看扣扣,果然都是这个妍言的消息,有语音的,请求视频通话的...几乎接近99 。

季幼歌看得出来,李妍言很在乎原主,几乎掏心掏肺。

既然她继承了原主的身体,她不想李妍言担心,在屏幕上敲打了几下,告诉对方自己无恙,顺带拍了两张照片发了过去。

对面几乎秒回,是句语音,说她马上过来。

等李妍言来到小公寓,时间才过去二十分钟。

打开门,季幼歌看到门口的女孩也是个长得很不错的女孩子,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

李妍言看到季幼歌的瞬间,围上来这里瞅瞅那里瞧瞧,随后抱住了季幼歌。

季幼歌本能的想从怀抱中挣脱出来,但想想也就释然了。

“小歌,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当我可担心死我了。”

她松开手再次确认了一遍,方才是长舒一口气,只不过眼角有泪花在闪烁。

“都怪我老妈给我弄了一大堆补习班,昨天晚上一到家就到头就睡了。今天早上起床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季幼歌将李妍言拉到沙发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连忙打手势说:别哭啦,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