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第二春 > 甜蜜日常番外(三)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第二春 !

甜蜜日常番外(三)

晚上九点半, 东辅话剧院最大的一个演播厅内人头攒动、座无虚席,伴随着舞台上正在演出的最后一幕戏剧落幕, 台下观众席中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经久不息。

主演配角以及整部戏的工作人员们陆续从幕后鱼贯而出,整齐有序地站在了舞台中央,一同朝着观众席鞠躬谢幕。

站在最中间的人是导演, 导演两侧是两位主演, 主演旁边是主要配角。

林念初不是主演,没能站在导演身边, 但却是个重要配角人物, 所以站得位置也比较显眼。

接连有几位主演的粉丝抱着花束上了台, 将怀中捧着的花束送给男女主后, 就急匆匆地小跑下了台, 就在大家以为谢幕结束的时候, 一个身穿浅蓝色蛋糕裙的小女孩哒哒哒地朝着舞台中央跑了过去,她的怀中还抱着一束小小的康乃馨。

本欲离席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后齐刷刷地定住了脚步,全都笑呵呵地看着这个小可爱。

大家都以为, 她是去给主演送花的。

然而她却捧着花从主演面前跑过去了, 最终站在了女二号面前, 仰着小脸, 笑嘻嘻地看着妈妈, 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妈,母亲节快乐~这是我送你的花花~”

今天是五月的第二个周日, 母亲节。

林念初又惊喜又感动, 笑到合不拢嘴:“谢谢你宝宝!”她直接弯腰把孩子从舞台上抱了起来, 狠狠地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几口。

小甜橙也笑了,乌溜溜的大眼睛变成了弯月牙, 还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糯米小白牙。

谢幕结束,演员们陆续退场,这时,林念初忽然听到台下有人喊了一声:“看这里。”

虽然此时人生嘈杂,但林念初还是轻而易举地分辨出来了这是老公的声音,立即停下了脚步,去舞台下寻找自己男人的身影。

很好找,程砚就站在舞台下方,手里还举着一台单反相机,看着挺专业,但只有林念初知道她男人的摄影技术到底有多“厉害”,不过她还是很给自己男人面子,立即停下了脚步,还伸出手指了一下,对怀中的女儿说道:“看爸爸,爸爸要给我们照相啦。”

小甜橙立即把小脸扭了过去,十分娴熟且专业地朝着镜头比了个耶。

程砚的唇角一直高高地扬着,镜头后的那双桃花眸中的笑意深深,等她们母女俩摆好造型后,他摁下了拍摄键,将美好时光定格。

等他照完相后,林念初喊了声:“去后台等我。”

程砚一手拿单反,一手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好。”

林念初这才抱着孩子朝着幕后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她忽然感觉有点不堪重负,犹豫了一下,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宝宝,你下来自己走好不好?妈妈现在有点抱不动你了。”

三岁半的小家伙哪哪都肉嘟嘟的,看起来像面娃娃,尤其是那个小奶肚,圆滚滚的特别可爱,一看就是有点分量的娃。

小甜橙很体谅妈妈,点头回答:“可以哒!”但她又很严肃认真地补充了句,“不过我不胖,爸爸说我可苗条了。”

林念初哭笑不得,心想:在你爸眼里你就算是胖成小猪仔他也觉得你瘦。

笑着叹了口气,她把孩子放到了地上,然后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去了后台。

演员们都在化妆间卸妆。

林念初来得晚,所以没地方了,但是米乐其来的早,而且眼疾手快,成功霸占到了一个化妆台,林念初果断选择了去蹭台子用。

米乐其也从镜子里看到了她,立即转身朝着她挥了挥手,等林念初牵着孩子走过去后,米乐其顶着卸了一半的脸,笑呵呵地看着小甜橙:“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

小甜橙有点不好意思,但终究是没有逃过女孩子爱美的天性,松开了妈妈的手,欢快地在原地转了个圈圈,展示自己的小裙子:“妈妈给我买的新裙子!”

米乐其很配合小家伙:“特别好看!像是小公主!”

被夸奖后,小甜橙超级开心,还在原地蹦哒了几下。

林念初也笑了,心想:真是个臭美妞,随后对小家伙说道:“妈妈要卸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不许乱跑哦。”

小甜橙点头啊点头:“好哒!”

随后林念初开始和米乐其一起卸妆,但当妈的人有特异功能,那就是可以一心二用,卸妆的同时,还能分出心去看护小孩,以防她乱跑。

“诶,你知道么,咱院又要招新人了。”米乐其迫不及待地和她最喜欢的林姐分享刚听来的八卦。

林念初把分成两份的注意力变成了三份,拿出其中的三分之一去讨论八卦:“这次招几个?”

米乐其:“这次招的多,一共招二十个,男女各十人。”

林念初:“呦呵,今年大手笔呀。”

“可不是么,咱们就是没赶上好时代。”米乐奇道,“不过新人一来咱们的地位肯定就高了,主演指日可待!”

话剧演员这行也是需要熬资历,他们这批人进来两年多了,最初的半年几乎没接到过戏,每天都在剧组搞后勤,后来待遇提升,开始演龙套,然后演小配角,再然后再演大配角……没个三五年的熬头,基本接不到演主角的任务,除非是小制作的班底,才能轮到她们当主角。

有些人熬着熬着就熬不下去了,当初一起进来的八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除了林念初和米乐其外,还剩下一个演歌剧的男生。

米乐其和那个男生还从未演过主角,林念初的发展速递比他们好一点,演过一两部主角,但也都是等级不怎么高的小型戏剧,像今天这种大制作大宣发的舞台剧,主角肯定还是轮不到她,毕竟在她们上面还排着那么多老戏骨呢,就算没有老戏骨,也有试图来剧团磨练演技的大明星们来和他们抢角色。

虽然现实佷无奈且难熬,但既然选了这行,就要理解和接纳行业的现状,不然也坚持不下去。

况且老戏骨们当初也是这么熬出来的,他们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米乐其是个乐观的女孩,所以可以坚持下去,林念初则是已经习惯了脚踏实地,毕竟她已经不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孩了,心没那么荡漾,所以也可以坚持下去。

米乐其压低了嗓门,继续说八卦:“我今天路过会议室的时候,听到了院长在另外几位老师一起筛选面试名单,筛选到陈暮朝的时候,几个老师全票反对她通过,然后院长直接把她的简历扔废纸箱里了。”

陈暮朝这名字对林念初来说有点熟悉,却又有点陌生:“陈暮朝是谁?”

米乐其一愣,恍然大悟:“哎呀看我这脑子,总是忘了咱俩不一届!她是我学姐,比我大几届,是你嫡系师妹,也是表演专业的,比你小几届,她也是孙红梅老师的学生,跟你长得有点像,当初她还是系花呢,谁知道后面去给人当小三了。”

林念初正在卸妆的手一顿,难以置信地盯着米乐其:“啊?”

她这声“啊”中,包含了好几种意思。

但米乐其只理解出了一种震惊:“是不是觉得特别无语?真是贱啊,听说她还是知三当三,我们当时都快在背地里骂死她了,但她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后来还是孙老师拔出了正义之剑,我们都没想到孙老师会管这种私事。”

林念初的手再次一顿,瞪大了眼睛看着米乐其。

米乐其:“孙老师带着学生会的人突击检查她寝室,在她的柜子里发现了违禁品,然后用这个理由取消了她的优秀毕业生资格,扣了她的全年奖学金,还全校通报批评了她,毕业作品都没让她演主角。”

林念初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涩,虽然不知道这些事到底和她有没有关系,但是……

米乐其:“但是陈暮朝这人真的特别贱,打击报复心特别重,故意向学校举报孙老师向学生行贿受贿,还举报孙老师故意针对她,幸好孙老师行得正坐得端,不然真让她得逞了。”

林念初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卸妆棉。

米乐其一边没心没肺地卸妆一边说道:“幸好咱们院的领导都不是瞎子,不要品行不端的人,不然光是陈朝暮一个人就能搞得咱们鸡犬不宁。”

林念初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长吐了出来:“所以当女人还是要自爱自重,不然迟早要被人踩在脚下。”

米乐其瞟了她一眼:“哟,你这话说得很霸气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她有仇呢。”

林念初继续卸妆,对着镜子说道:“没什么大仇,就是看她不爽而已。”

米乐其:“我也挺不爽她的,不过我听说她现在混得特别惨,要工作没工作要爱情没爱情,她还去渣男的工作单位闹过,把渣男的工作搞丢了,她自己还因为扰乱公众秩序罪被拘留过几天呢,而且那个渣男他妈是个律师,特别狠,还告她侵犯名誉权了。”

林念初只回了四个字:“喜大普奔。”

卸完妆后,她带着孩子去更衣室换了衣服,然后和米乐其告别,出门找老公。

程砚一直在化妆室门口等着她们母女俩。

林念初带着孩子出来后,一家三口就回家了。

小甜橙在回家的路上就仰在婴儿座椅里睡着了。

窗外霓虹闪烁,车内灯影重重。

林念初回头看了孩子一眼,微微勾起了唇角,然后看向了自己老公,轻声道:“宇宙第一大帅哥,跟你商量个事情可以么?”

程砚不假思索:“我答应你。”

林念初笑了:“你也不问问是什么事?”

程砚一本正经:“宇宙第一帅的男人,一定是对老婆唯命是从的男人。”

林念初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觉悟真高!”

程砚非常谦虚:“都是您教得好。”

林念初满意地勾起了唇角:“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程砚扭脸看了自己老婆一眼,感觉她好像有些紧张。

林念初抿了抿唇:“我想让你陪我去看看孙老师。”

程砚:“好!”

林念初却叹了口气:“但我不知道她现在愿不愿意见我。”

她不知道孙老师对她的要求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成为绝对主角的话,那她远不够资格。

程砚感觉到了她的不安,笃定道:“她一定会的。”他又道,“你已经成为了她的骄傲。”

林念初:“如果……我不是呢?”

程砚的语气温柔且坚决:“那你也是我的骄傲,永远都是。”

林念初的眼眶猛然一酸,盯着程砚看了一会儿,她开口,一字一顿道:“你也是我的骄傲,永远都是。”

他们是彼此的挚爱、依靠,也是彼此今生最光荣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