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你认识他?”

谢言轻声咳嗽两声,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收回了手,侧眼看向站在身旁的宋晓,从背后环住她纤细的腰身,然后一把握住宋晓捏住墨淮脸庞的手。

“真是太过分了,晓晓,你完全无视了我嘛,分明小言哥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你了。”

宋晓哼哼了两声,娇嗔道:“小言哥偷偷把我的小师弟拐走了,我都还没有生气呢。”

“好好好,是小言哥的错,不过晓晓是怎么认识墨淮的呢?”

谢言环着少女软乎乎的身体,用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抬眼看向墨淮,没有被宋晓注意到的眼眸深处满是针对他的敌意。

墨淮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视线落在了谢言的手上,轻笑道:“其实,我也还没有来得及给谢言师兄说这件事情。”

“好吧好吧,小言哥你别抱着我啦,我只是出去历练才几天没有见过,”宋晓看着他们俩这个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她稍稍挣扎了一下,手抓住谢言的手腕,“小言哥你好歹是作为小师弟的师兄,还是稍微注意一下形象嘛。”

说到这里,宋晓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她转头看向墨淮问道:“入宗测试还顺利吗?我有些事情就没有来看,应该可以很顺利地进入内门吧。”

“应该没有问题,测试的时候感觉良好。”墨淮有些羞涩地勾了勾脸庞,眼神看向宋晓,“我不想,也更不能让小师姐失望。”

含情脉脉的眼神,缠绵悱恻的情意仿佛是细细密密的蛛丝网一般,能将人紧紧包裹,无法脱身,溺死在无边无际的,深刻而疯狂的爱欲之中,凝聚了所有的妄想和渴求。

谢言揽着宋晓的腰不由得收紧了几分,那种眼神他太熟悉了,熟悉到他自己每一年每一天每一眼都是这样,看着他心心念念的小师妹,和其他几大真传弟子一样的视线。

宋晓却全然没有察觉,她伸手揉了揉墨淮毛茸茸的头,抚摸他的发丝,好像在摸着弟弟的头,顺着撸毛安抚一般。

“那肯定就没问题了,小师弟一直很优秀的。”

闻言,少年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的红晕,眼神更加柔和了。

谢言:……不爽,非常不爽。

“小师妹,你是不是已经突破到金丹期了?”谢言勾了勾宋晓的手,轻笑着转移了话题,“在外面历练的时候,看来是颇有收获。”

“的确很有收获,但是我至今还没有渡劫,所以丹田内的金丹并没有完全塑成,不过估计也快了,等渡劫之后就是真正的金丹初期了。”宋晓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稍显忧愁地说道。

宋晓是剑宗唯一的女剑修,也是中流砥柱的内门弟子,天赋过分出众,不仅是在宗门内颇受重视,在修真界也是名声远扬。

十二岁的时候宋晓加入了剑宗,因为单火灵根以及年仅十二岁就有练气期十层的修为,直接成为了剑宗的内门弟子,成为了备受宠爱的小师妹。

十三岁突破到筑基期,这样的天赋甚至在修真界的各路天才中,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唯一能超过她的,也只有千万年前就已经在登天梯时期飞升的玄檀剑仙罢了。

“那还是尽快突破吧,只有经过天雷渡劫才能真正融会贯通所有的力量,我和仇君正好都在剑宗内,还可以给晓晓你护法。”

谢言主动提议道,说着的时候他松开了抱住宋晓的手,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几件防御法宝,全部塞到了宋晓的怀里,道:“这些都可以用,不够再找我要。”

“这个是雷霆护罩。”

“好的。”

“这个是佛修的檀木护珠。”

“好,好的。”

“还有这个,这个是岩嶂灵丹。”

“哦哦……”宋晓下意识回答着,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接住。

“还有这个,这个,和这个——”

谢言翻着自己如同百宝箱一般的储物袋,好像打算把所有自己收集到的好东西,全部送给宋晓一样。

“总之呢,一定可以保护你平安无事地渡劫成功,绝对不会被雷劫伤到一分一毫的。实在是太担心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我来替你渡过雷劫。”

谢言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下意识朝宋晓看去,她正在手忙脚乱,慌里慌张地接住谢言不断塞进自己怀中各种各样的法宝。

“你放心啦,小言哥,我真的不会出事的。”

“多一点保障总是好的,小时候就是因为我们的疏忽,以为把你保护好了,但是却还是让你受到了伤害。”

谢言说着突然顿了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赶紧转移了话题:“总之,必须保护好你才行。”

从小就生活在他们过度的保护欲之下,宋晓也只能无奈地轻叹一口气,只能继续接着谢言送过来的一大堆东西。

墨淮看着宋晓怀里几乎满是堆积如山的法宝,认命地走上前,替她拿过一部分减轻她的负担,而这时他转头看向谢言的时候,青衣的男人正好看了过来,带着炫耀和轻蔑的笑容。

好像在说——你看,你什么都给不了她。

墨淮脸色有些发冷:“……这家伙。”

就在这个时刻——

“小言哥,真的不需要了!”

过分多的法宝堆成小山,完全把宋晓的身影挡住了,她说着话从一旁探出头来,瘪着嘴瞪着谢言:“小言哥,你实在是给得太多了,你这是要让我直接从金丹期渡劫到大乘期吗!”

“咳咳,好吧好吧。”听到小师妹的叫声,谢言不也继续对着墨淮耀武扬威了,扬起的恶劣的微笑收回,耐心地哄着宋晓,“那晓晓你就选自己需要的吧,总之你要什么,小言哥都可以给你就是了哦。”

也不待宋晓回答,谢言帮她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存放到储物袋之后,推着宋晓的肩膀往前走着,笑道:“好了,晓晓赶紧去主殿那边吧,我这就去叫仇君,一起来给你护法。”

“好,好吧……”宋晓被磨得没办法,“等等,还有墨淮——”

“别管他了,晓晓,你赶紧去渡劫吧,我会继续带他参观剑宗的。”

看到谢言笑得和善,自己来之前还看见他们两个人能气氛和谐的散步,宋晓觉得可能没有问题吧?

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