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武叶经常会打赏他人,所以绿瑶田大福两名几乎无时无刻都跟在武叶身边的人,都已经习惯性的带上一个钱包了。

不然堂堂一个王爷打赏他人,结果还不能立马兑现,这将是一件多么尴尬的事?

此时绿瑶没在,田大福立即站了出来,从袖口中掏出了十两银子放在虎贲手中。

直到沉甸甸的银子落到手中之后,虎贲都感觉这一切像做梦一般。

十两银子自己三月多的军饷啊,哪怕虎贲身为百夫长每月的军饷也不过才三两银子多一点不到四两,这还是因为虎贲担任的是府兵一营的百夫长。

不然普通军营百夫长一月饷银只有的起二两饷银。

荒州军队每人的军饷,每月低的可怜普通士兵每月一两银子,伍长饷银不长,什长增加半两银子,百夫长每月二两白银,往上就是校尉,校尉每月有三两至四两,然后是偏将,每月十两白银,剩下的就是领军的主将十两至三十两不等。

例如司徒青的军职,就是朝廷正儿八经册封的正三品安北将军,每月饷银也才有三十两白银。

镇守北关的栾天,天字营领兵大将也是正三品大将破北将军,每月俸禄也是三十两。

区区三十两白银,要是搁普通人家,已经足以一家人富裕生活了,可对于一位朝廷大将,其实这点银子就显得很鸡肋了,够干啥?

除去一家人的生活开销,堂堂一营领军大将的日子其实也是过的紧巴巴的。

这也是为什么,南朝很多地方的校尉一级以上的武官喜欢吃空饷。

而这些朝廷大将有一家老小,最底层的普通士卒同样要养一家老小,故此每月一两银子够干啥?

关键的一点是,前身还特么的欠了好几个月的饷银,要不是军中每日还能混个半饱,估摸着此刻就武叶这荒州将士都跑没了一半也上了。

普通将士每月一两饷银,一旦成为府兵每月饷银便是二两,直接是普通军卒的两倍,这也是为什么荒州将士挤破了脑袋都想往府兵里面钻。

不过好在前世虽说混账,但也怕死所以对于选拔府兵一事还是格外的上心,所以这府上的一千府兵每个拉出去也是尖子的存在。

不过再是尖子,也抵挡不着银子的诱惑啊,此时武叶一出手就是十两白银,这可是底层军士五月的饷银,一时间四周的将士纷纷眼红的盯着虎贲手中的十两白银。

虎贲见状,赶紧麻溜的将十两银子往怀中塞了进去,然后直起身子看着众人,咧嘴讨打的说道:“各位不要眼红啊,殿下乃是明君在世,只要你们有真本事,你们也会得到殿下赏赐的。”

虎贲说完扭头看着武叶一脸憨厚的问道:“殿下不知末将说的对不对。”说着虎贲还一脸憨厚的笑着。

武叶对此淡然一笑,心道谁说大头兵没啥头脑,没头脑那是利益没给够,利益给够你再看看他们有没有头脑。

一个个绝对人精附体,个顶个的全是天才。

对于虎贲对武叶问出的这个问题,四周的一群府兵也是眼巴巴的望着,等待武叶的答案。

武叶面色一笑:“对只要你们真有本事,本王统统有赏,不管你们是擅长骑马,还是下河摸鱼,又或者是攀岩上树掏鸟蛋,射箭拼刺,再或者其他人都不会的古怪技能只要你们会,你们能力压群雄,本王统统有赏。”

武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然有比拼才有斗志有激情,他人会的东西你们其中要是也有人会,本王同样欢迎你们前往挑战,只要你们能挑赢守擂之人,奖励本王翻倍。”

轰!

武叶此话一出,四周将士瞬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个个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虎贲,甚至有甚者心想,既然能挑战,挑战不过又没啥,但万一挑战赢了呢?

奖金翻倍啊,十两变二十两,不知道二十两白银揣在腰包里面,会是一个什么感觉,会不会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呢。

四周军士的眼神一个不落的映入武叶眼眸当中,此时看着昔日同僚的眼神,虎贲双眼也瞬间变得犀利了起来。

武叶见状脸色一笑再度说道:“当然挑战他人,赢了奖励自然可观,但要是输了就没啥惩罚的话,这要是有人一直不厌其烦的整日缠着别人要求挑战,那人家还要不要训练,要不要休息了。”

“所以挑战者必须要有惩罚,你们各次每月的饷银是二两,那好每次挑战失败者,惩罚便是给守擂者一两银子。”

“这样一来相当于你们每人每个月都有两次的挑战机会,只要大家对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便可去参与挑战。”

一听每挑战一次,一旦失败还得给对方一两银子,刚才还一副跃跃欲试的众人,顿时脸色苦涩了起来。

这谁敢随便挑战,一不小心老婆本都得送出去。

反倒是刚才还一副神情紧张的虎贲,此刻一听守擂成功一次还有一两银子的外快赚,顿时两眼一亮,立即装作出了一副神情紧张,我好弱我好怕怕的样子出来。

就差直接在脸上写上几个大字了,我是弱鸡你们都快来挑战我啊。

现场安静了片刻,无人应答就在武叶都快不抱希望时,突然人群后方响起了一道声音:“启禀殿下请问小的能试试吗?”

听声武叶眼前一亮,终于有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一旁的虎贲闻言更是脸色一喜,赶忙问道:“谁要挑战我?”

一个身高普通一米七以上,身材削瘦的青年出现在武叶面前,此人出现先是对武叶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说道:“小的府兵什长明子石参见殿下。”

“就是你要挑战我?”虎贲迫不及待的问道。

明子石起身看了一眼虎贲,脸色苦笑道:“虎百长小的要是挑战你,那不是明摆着嫌银子硌得慌送人吗?”

明子石应付了一声虎贲,然后得到武叶示意之后,双目瞬间变得犀利起来,环视四周一圈异常嚣张的喊道:“在下府兵什长明子石,自认射箭是一把好手,故此想对诸位发起射箭挑战,诸位同僚谁敢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