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温养天年 > 第十二章 蛇莲派2

那天,他隐藏在村外的一片油菜花地里,密密麻麻的油菜花将它遮的严严实实。

他觉得那天阳光很好,于是探出上半身身体,沐浴在阳光下。

正好有两个村民过来,他赶忙缩回去,却被他们眼尖的看见了身体。

“蛇。”一个村民大喊。

“哪里?”

紧接着,他们抄起铁锹朝着他的尾巴乱打一通。

疼。

但余子奢忍着没有叫出声,也不敢动。

他怕被他们看到他的上半身。

于是他咬紧牙关强忍着,身后的尾巴已经血肉模糊。

余子奢放平尾巴,造出蛇死去的假象。

“死了。”一个村民抹了抹汗道。

众人停了手,油菜花地里的余子奢也松了口气。

本以为结束了。

但那个男人说:“你看它的尾巴那么粗,既然死了,那就带回去吧。”

“剥了皮,挖了胆,咱们炖了开开荤。”

余子奢手心满是汗。

“爹……”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别捡了。”

那个村民并没理她,她就挡在余子奢尾巴前又求了一次道:“爹,求你了,它已经死了。”

村民一巴掌把她扇到地上骂道:“下贱胚子,还敢教训老子,今晚老子就饿死你。”说着就朝余子奢走过来。

余子奢看躲不了了,便直起上身,托起血肉模糊的尾巴从油菜花地里钻了出来。

女孩背对着他坐在地上,揉着眼泪。

村民“啊”了一声嘴唇颤抖道:“怪,怪物。”

众人脸色一变,后退几步,转身跑的飞快。

女孩似乎才反应过来,转头看了他一眼,坐在地上慢慢向后退了一米道:“我……我……”

她脸色煞白,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来。

“你别怕,我不会伤你的。”他尽量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温柔的说。

女孩慢慢后退爬起来,然后转头跑走了。

余子奢回到菜花地里,准备赶紧走。

但村民听说了村子附近有怪物,于是所有村民都在找他,意在杀死他。

余子奢出不去了。

他四处躲避,就在一个村名即将发现他的时候,他屏住呼吸,准备将他一击毙命。

就在他直起上身的时,身后忽然有人轻轻推了推他。

是那个女孩,她叫余子奢跟着她走。

女孩抄小路带他到了村后,这边人烟罕至。

她从怀中递给他一件衣服道:“看你没有衣服,喏,虽然不太好,但勉强能御寒,穿上吧。”

衣服破破烂烂,但散发着皂角粉的香味,余子奢套在身上道:“谢谢。”

她笑颜如花道:“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快走吧。”

余子奢道了句“告辞。”

但还是被看到了,女孩挡在他身前对它道:“快走。”

余子奢眼神啊满是谢意,深深看了她一眼。

他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直到一个月后,一个蒙面人找到他说:“你想看看这真正的人性吗?”

余子奢不明所以,本不想理会。

蒙面人道:“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吗?她快死了。”

余子奢瞪大双眼,满眼的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现在过去,还能见她最后一面。”

余子奢赶忙朝着云来村跑去。

夜,云来村火光冲天,余子奢爬到房顶,正看到那个女孩被捆在村中心的圆台上,下面堆了一堆柴火。

随着一声“点火。”

火把对准柴火,火苗腾的升起。

“不!”余子奢想大喊,但被蒙面人捂住嘴巴。

“你知道她为什么死吗?”蒙面人问他。

看他没有反应,自问自答般的说:“因为她放走了你,村里人说她放走了妖怪,是不祥之人,必须烧死祭天。”

“愚昧啊。”

余子奢胸口仿佛被勒住,疼的厉害。

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恨。

凭什么,凭什么他什么都没做错,却有人想剥他的皮,挖他的胆。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人却要杀他。

凭什么女孩只是救它一命,就该被活活烧死。

他看着远处的冲天火光,耳边似乎想起女孩悦耳的声音。

“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彼时,女孩梨涡浅浅,鲜活生动。

蒙面人问:“你想替她报仇吗?”

余子奢浑身战栗,良久从牙缝中逼出两个字。

“报仇。”

“按我说的做,我保证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后来,按蒙面人的吩咐,他创办了“蛇莲派”。但蛇莲派不止一个,每一个地方的掌门人都不相同,彼此间也互不认识。

换句话说,给温若昀下战帖的蛇莲派就另有其人。

洛方安和温若昀听他讲完,沉默了很久。

还是江一先打破沉默问道:“那你能控制尸体的心曲是谁教你的?”

“也是蒙面人。”

“他只教了我一首,吩咐我每天傍晚吹一下。”

“那些魂魄是你收集的?”

“不是我。”余子奢道。“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有人通过密道送罐子过来,我之前再魅骨哪里见过魂魄,所以才知道里面是什么。”

“什么人在送?”

“不清楚,没碰过面,他就将魂魄放到中间那个屋子里,过段时间,蒙面人就来取。”

余子奢想了想道:“我总觉得,他在试验生死人。”

“无论是心曲还是魂魄都是做生死人的必备条件,我总觉得他是想复活谁,先提前练手。”

温若昀和洛方安均是一震。

又是生死人。

李府未谋面的神秘人,路上的刺杀者,以及现在的蒙面人,究竟有什么关系,又分别是哪方的人?

一切都不得而知。

洛方安忽然想到什么般问:“村子里每天红火的面摊是怎么回事,也是你控制尸体做出的假象吗?”

“面馆?”余子奢迷茫道:“我不知道,我只每天傍晚出门,从没见过你说的面馆。”

洛方安这才仔细回想了下,被她忽视的面摊老板面色红润,不像是死人。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