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是剑仙 > 第八章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深夜。

林昭练了一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人敲门。

门外是一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一双眸子冷冷的看这少年,沉声道:“你就是林昭?”

“是。”

对方淡淡的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递过一张纸:“这是守备军的征兵手谕,你已经是天池军的预备军士,明天一早就拿着手谕前往军营去报道吧。”

“哦,是,知道了!”

林昭拿着纸条,心头有些忐忑,自己从军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

这一夜,他开始忙碌,将剩下的十几个大饼尽数“打包”成一个包裹,刚刚晒出来的鹿肉也带了几条,再将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两件,事实上他也只有两件衣服,通常,一条裤子从春天穿到冬天,换洗的时候就只能光屁股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的。

次日凌晨。

天刚刚亮时林昭就已经起床,灶台上添了柴火,烧了一锅鹿肉汤的同时,自己在院子里立拳桩,拉开拳架,认认真真的将农夫三拳从头到尾演练了十多次,一直练到浑身出汗的时候,早饭也好了,狼吞虎咽吃完,背上古剑和行囊,然后将屋门给锁了,之后再锁院门。

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开祖宅很远,心头有些忐忑。

后街的清晨,颇为冷清。

“林昭!”

远远的,百味轩的老板贾重招手笑道:“这是要去……从军了?”

“嗯。”

林昭立定,点点头,说:“刚刚收到天池军的征兵手谕,所以今天一早就要赶过去了。”

“早去早回啊!”

贾重意味深长的一笑:“童子军,去不了多久就要回来的,楚帅怎么会让我们大陈王朝的孩子去送死呢?”

林昭正要说话,就见庆儿嫂从酒楼里走了出去,娴熟的拽着贾重的耳朵,气笑道:“一大早不去炸油条,在这里闲聊个什么!?哟,是林昭啊,这么一大早的……要去军中?”

“嗯啊……”

林昭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

……

前街。

书肆老板秦岁寒手捧一本书,在院子里轻声读着,而就在他身后,是一株巨大的白树,这棵白树在小镇里十分有名,每年开春之后,都有成年的孩子在这里进行某种仪式,很隆重,甚至有时候连楚帅都会亲临观礼。

“林小哥。”

秦岁寒放下书,笑容柔和:“去军中?”

“嗯!”

林昭止步,冲着秦岁寒微微笑道:“秦老板,一大早就开门啊?”

“嗯。”

秦岁寒也笑道:“早开门也没生意,晚开门同样没生意,所以无论早晚都无关紧要了。”

有点绕口。

林昭挠挠头,笑着说:“那我先去了。”

“一路珍重。”

秦岁寒颔首:“那边军规森严,莫要与人争锋啊!”

“是,多谢了,我记住了。”

林昭旋即离去,沿着一排大户人家的朱墙下走了一会,来到小镇北边的入口,入口前方有不少哨岗,按照规矩,天池镇的人只能向南、不能向北,因为北方就是妖族、魔族的领地,寻常人去了也是送死,所以从小镇北口,已经开始戒备森严了。

两名守门甲士查询了林昭的令牌与手谕,旋即放行。

……

出了镇子,林昭一路向北,沿着一条两侧长满银杏树的大道前往雪域天池的北部,大约走了五里地左右,再向北方看去时,只见天空之上一缕缕血色云朵滚翻,充满了妖异气息,以前林昭感受不到,但他此刻已经修炼了一股源自于武道的浩然真气,看向北方时,就感觉到格外的厌恶感,那些气息,是来自于妖族的妖气。

再往北,视野逐渐开阔,在雪域天池的北坡上,出现了一座座简陋的人族营寨,空中猎猎飘扬的,是一张张已经极为罕见的大陈王朝的战旗,这些陈字战旗从未在小镇里出现过,源自于当初楚怀昔与大商王朝的约定。

天池镇,隶属于大商王朝的版图,王土之内,怎容他国王旗?

当林昭继续向前时,远方传来了浓烈沉重的马蹄声,天池之上,一列列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长剑的骑兵飞驰而过,滚滚蹄声震撼在心灵之上,宛若神明跺地,这种阵仗林昭还是第一次见到,直接就看呆了,心头向往不已,有生之年,自己会成为他们其中一员吗?

“林昭来了啊……”

一座军帐前方,守门的老卒认得林昭,笑道:“是来领新兵征募任务的?”

“嗯。”

“随我来吧。”

老兵走在前方,道:“这份手谕是八营之一的折戟营发出去的,所以去折戟营那边看看到底是要派你做什么。”

“嗯,好的。”

林昭点点头,随着老兵经过一座座营帐,也经过天池军的一个个营盘,这些营盘隶属于不同的营团,而所谓的天池八营,即决死营、先锋营、乘风营、破阵营、铁步营、奋威营、闪击营、折戟营,这八个营团的名字早就在小镇孩子的心中铭刻着,那是一个个英雄般的名字。

其中,决死营由楚怀昔亲自统御,是八营之中战力最强的,此后才是先锋营、乘风营、破阵营,至于折戟营,显然是八营之中最弱的一支,但有道是“楚帅手下无弱旅”,即便是折戟营,碰上大商王朝的正规军,在人数相同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落下风的。

……

折戟营。

接待林昭的是一名领口佩着两颗银星的将领,一名百夫长,长相粗犷,一脸的杀伐之气,拿过手谕扫了一眼,笑道:“你就是林昭?”

“是的,大人。”林昭颔首。

“好。”

他从怀里掏出两封书信和一张简易地图,道:“你要下一趟北山,去炽霞峰的烽燧那边,那边守烽燧的军士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回小镇了,这里是两封他们的家书,你带给他们吧,以解思乡之情,书信送到之后你就可以回来缴令了。”

“嗯,知道了。”

“对了,地图给你,记得从十里坡走,从那里经过最近,也最能避开妖族。”说着,他嘴角一扬,笑道:“不过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事情,如果真的遇到妖族,你也要自求多福了。”

他的目光落在林昭身后背负的古剑之上,道:“这柄剑,能用?”

“不能。”

林昭摇头:“只是……锈住了,拔不出来。”

“拔不出来?”

百夫长不禁哈哈大笑,道:“行了,拿着手令去军需处领取一柄剑吧,虽然是预备军士,但兵刃还是要有的。”

“是,多谢了,大人!”

……

不久后,林昭领到了一柄铁剑,颇为沉重,但身为一名一境武夫,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拔出铁剑挥舞了几下,很有一点模样,可惜自己没有修炼过剑法,更没有在军营中接受过训练,所以只能摆摆样子了,将铁剑也一起背在身后,出发了。

烈阳之下,一个身负双剑的少年就这么离开天池岭,沿着地图上的路线离开北山,大约到下午的时候,人已经在雪域天池北方的林地之中了。

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林地中积雪很深。

好在林昭准备了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再加上有一境武夫的一口真气撑着,基本上不会被冻伤,更不会冻死了。

至于为什么天池岭上是炎炎热夏,北域却是一片冰天雪地,说不清,但早就听大人们说过,这是一场劫难,据说包括南方大商王朝的版图在内,整个天下都已经连续两年寒冬了,唯独天池岭除外,就好像受到神明眷顾一般。

理不清头绪的事情,林昭一般先放着不去想,有空再想,于是专心赶路。

……

大约接近黄昏时分,进入十里坡,此时的十里坡完全被积雪所覆盖,已经化为一片雪林,而就在林昭踏入十里坡之后,也感受到这里格外的冷,除了冷之外,还感受到了一缕若有若无、令人生厌的气息,一直在萦绕在左右。

“呜呜呜~~~”

忽地,一阵阵哭声从雪海中传来。

“嗯?”

林昭皱了皱眉,是女子的哭声,他不禁心头发毛,这十里坡距离天池岭已经很远了,除了天池军的精悍战卒之后,谁能有胆量走到这里?更何况是女子,这就更加不可能了,莫非是有什么脏东西?!

不妙,走为上策!

少年身躯一沉,宛若一头雪豹一般,在雪林之中横冲而去,最快速度离开这片林子,虽然他的一贯原则是“不惹事也不怕事”,但毕竟身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区区的一个一境武夫简直就是下水道的水准啊,真要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自己未必能挡得住,这点自知之明总还是要有的!

但是,林昭越是奔跑,想要远离,却只觉得那女子的哭泣声越近,越是像在耳边,这让林昭有些崩溃,我可不想被什么鬼魅吃掉啊!

就在这时,前方的雪幕中出现了一个窈窕背影,是一个女子,拥有着一条如瀑般的长发,身穿白裙,腰身无比纤细,身材属于前凸后翘的那种,背对着林昭,正在抽泣着,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铿——”

林昭直接拔出了铁剑,向前一指,声音都开始发抖了:“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何方鬼魅,速速现行!”

……

那身影缓缓转身,是一个绝美少女的模样,身材好到不行,腰身纤细,胸前的衣襟都快要被撑开了,梨花带雨,目光楚楚的看着林昭,道:“公子,可否救救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