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在阳间开饭店 > 第 153 章 无水成滴

是投降,还是放弃,或者是自刎乌江?

在看前方,一望无际无水无粮,走下去是死,就在这里也也是死。

既然都是死, 那边要货活,前方必有梅林止渴!

心有所想,身有所念,只觉口中甘露淋漓,久违的口水又出现在嗓门。

“前方有一片梅林,只要穿过这片荒芜,便能吃饱喝足每每睡上一觉。”

心中默念这个信念,一时间军威大盛,没人眼中放出光芒咽着口水,整装旗鼓继续出征。

望梅止渴,梅虽没有,却能让自身信念强大,做到无梅止渴。

没有水,却能看成一滴水,自己做到了。

“海涛百龙霸!”

眼中无水,心中有水,半轮小桶晃晃悠悠。杭静斋入沐初醒,瞬间施展海涛百龙霸,七根水柱四散开来,顿时水雾缭绕,让金钟内呈现云雾景象。

也正是因为此举逆转,原本还在加持的石磊只觉双腿冰烁,一热一冷顿时让他慌乱道术,一个不留神滚落在地。

“你居然破了我的烈焰之腿。”

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石磊毫不犹豫双脚朝天,犹如承露台汲取甘露,口中念叨不停:“吃我第三脚,洪水之腿。”

此洪水非彼洪水,看似洪涛实则天寒地冻,原本还深处戈壁沙漠。一眨眼,杭静斋又来到南北极地,冰天雪地中自己光着脚丫子,一番景象好不有趣。

企鹅,北极熊,海豚。

都是极地动物,看到自己的到来纷纷表示有好的欢迎。

自己打算和它们好好互动,只看寒风凛冽雪飘四起,温度骤降一瞬间让他冰冻三尺,就连呼出的气都开始瑟瑟抖落。

“这人难道精通五行?第一次是土,第二次是火,如今又成了水。”

又是一个措手不及,杭静斋刚刚眼中无水升为滴水,如今寒冰厚重,足足百米高的冰山呈现在面前。别说冰冻死自己,就是化成冰块一块块砸,都能把自己砸成肉酱。

“啊!”

只是合上眼睛,再次睁开自己又在一座半米见方的孤岛上,漫无边际的洪荒一点一点蚕食自己的小岛,眼看还没站稳,就掉入洪荒之中。

“救命!”

出于本能,自己伸手想游走,可惜水底旋涡巨大,自己就像一叶扁舟被这道海底旋风转眼刮走。

“你在干什么?”

暴烈呵斥震动贯耳膜,杭静斋还在痛苦的水底挣扎,就被玄冥道人熟悉的声音拉回思绪。猛然睁开眼睛,哪有洪荒河流,哪有冰山覆盖,分明还是在金钟之中。

“刚发生了什么?”

自有鬼修善用幻术,施展鬼打墙,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自己也经常使用这一招,轻松简易不留任何痕迹。

万万没想到,到了化形期巅峰的自己,居然还能被人施展幻术。

除了第一次的破土之腿,其余的烈焰之腿,洪水之腿都是子虚乌有,只是还书罢了。

“鬼修道术需要心正人直,仰立天地无所畏惧。刚第一脚让我产生空洞,所以在第二脚进攻的同时便迷失自我,承受了第三脚的痛楚。这都是自身意志薄弱,让对方有机可乘。”

杭静斋不停悔悟,自己真是太不应该。

“你竟然破了我的千石垒术!”

听其名称就知是以幻术见长的道术,果然刚刚的三脚除了第一脚是真,其余都是紧随其后的幻术施展,有的便是对方放弃逃脱,在撤掉金钟罩的一瞬间,自己一击必杀。

“不,我不仅破了你的幻术,还让我道术增强,领悟无水成滴。”

看似一滴水,确实一大步。

能从没有水的地方,深刻领悟出一滴水。他日也能从一滴水,看成一桶水。

如此循环而进,这就是踏入夺舍期的重要阶段,想不到刚刚误打误撞,在此等劣境下,有如此感身的领悟。

“胡说八道,我的肉身都是城隍爷赐予我,否则只能以豺狼虎豹现身人间。就凭这短短的时间,能让你悟无水成滴,看来你是被我刺激的不轻。”

没有人相信杭静斋拥有两本真经,也没人相信杭静斋梦中机缘,冥冥中就是有这种可能,这个可能便是杭静斋。

你从而而来?

从我母亲十月怀胎而来。

你母亲为何怀你?

因我父亲日月结合,双宿双归。

岂知一个小小的你,确实数以亿万计的机遇偶然而来,稍稍天时地利人和有一丝偏差,那就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每个生命都是幸运的自然体,正如杭静斋的突破,让石磊觉得更是不可思议。

“你真的领悟了无水成滴?”

看着杭静斋神态轻松并不像假,石磊操着浓重本土口吻再一次求证。

“是又如何?我就是靠着我的金钟罩守候在这,有本事尽管来。”

久攻不下的石磊有些厌气,时间一分一秒慢慢流逝,总压设备已往里输入辉宏电流。在此电流下,黑幕蛋壳又产生一丝裂缝,距离妖兽产子,又前进了一大步。

“没办法了。”

看到此情此景,石磊拿起夹在耳边的香烟,像个老烟民打开烟卷,凭空焚烧瞬间跪倒在地。

“属下大孤山镇山校尉石磊,恭迎上差。”

这道烟卷居然是他最后的护身符,直接沟通河间府的鬼差,镇山校尉的上司是六大阴将,难道待会会有甘、柳、谢、范、金、银,六位河间府的阴将莅临么?

广场周围刮起阴风,正午阳光已被黑云遮挡。俗话说六月天就像孩童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烈日嗷嗷,转眼就会出现黑云密布,一场倾盆大雨说来就来。

可这是冬天,气温降幅波动不大,更不会出现无故遮云景象。此等景象让小镇居民彻底慌了神,纷纷逃出屋外开始躲避,这是大灾害的前兆。

上空黑云密布,狂风四起吹的人睁不开眼,浓雾越来越大,已经让人无法直视广场。

“静斋一个人站在那里干什么呢?和一个挑山夫有那么多话要说么?还一本正经给人家演示功夫,都刮这么大的风,还在广场傻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