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最强读心高手 > 第五十七章 朋友多了路好走

一顿乒乒乓乓,今天林青峰和张蕙兰开始新的课程教学。

拳击、散打、自由搏击之间联系很紧密,张蕙兰教他的就是这几种的结合体。

上一节课练的是抗击打,用身体的坚实部分去抵御对方的进攻,将伤害降低至最低。

这节课练的就是一击比杀,进攻对方最薄弱的地方,将伤害增至最大。

张蕙兰给林青峰讲解了人体最重要的部位,譬如后脑、咽喉、脖颈、太阳穴、心窝、肋下、裆下等等。

这些部位击打的力度千万要注意,击打得太轻没什么效果,击打得太重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力度的把握很关键。

林青峰带上了轻质拳击手套,一拳一拳地击打张蕙兰拿着的护具,一遍遍地感受着力度。

自从无意中有了读心之后,林青峰感觉自己的智商也好像变高了,练拳这事已经不止一次受到张蕙兰的夸奖了。

第一次练攻击,还是练一定力度的攻击,林青峰练得很好,把各部位能接受的击打力度都摸出来了。

张蕙兰连连夸奖:“对,就是这个力度,这样的一拳对方基本上就失去战斗力了,如果想击昏需要再增加一点点就可以了。”

“姐,我知道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去冲个澡换衣服,一会我们先去饭店等他们。”

……

朱磊干民警已经好些年了,他和张蕙兰的弟弟张晓军关系很好,自从张晓军因公殉职之后,他心里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像弟弟般照顾张蕙兰。

可实际情况朝着他预想的相反方向发展,张蕙兰居然拜师学武行侠仗义、还开了健身馆,活脱脱一副女强人的姿态。

上次在健身馆门口轻松教训了几个闹事者,打了旁观觊觎者狠狠地耳光。

昨天居然为了旁人给自己打电话,请自己出面解决一件小事,今天又紧跟着请客吃饭表示感谢。

推辞不过那就去见识见识呗。

他上午在局里面处理事情,昨晚何旭东的案件还没有结束,因为江夏提供的录音里又有几个新发现,上午和小李二人将何旭东拉到审讯室再问了一遍,录下口供。

快到中午张蕙兰约定的时间,朱磊喊上小李一道去赴宴,地点就在张蕙兰的健身馆楼上。

朱磊进入房间看到张蕙兰和昨晚的林青峰一道坐在一起说着话。

“张姐,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你非得要请客吃饭,你是看不起我们呢?”

张蕙兰和林青峰一道起身,说道:“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这顿饭我小弟请客,他还有点事情可能要麻烦到你们,你也不要心里不安,都是年轻人好交流,一两顿饭而已!”

林青峰笑道:“是的,我们都是张姐的小弟,大家都是自己人,见外的话都不要说了,请坐请坐。”

朱磊也不客气了,和小李二人坐下。

林青峰寒暄道:“朱哥,昨晚的案子如果方便的话,给我们透露一下呗,我们公司也准备对他进行处理,我想先从你这里得到一些消息。”

朱磊道:“那小子肯定有问题,我们已经查出来一些线索,单单昨晚的事就能定他一二年的,你们公司要处理就抓紧处理,能在定案之前撇开关系最好。”

“哦,我跟领导汇报一下。”

朱磊问张蕙兰:“张姐,上次几个家伙拘留几天放出来后,没有再来找麻烦吧?”

张蕙兰一脸的自信:“教训得不够吗?还敢来找麻烦!借他们几个胆估计也不敢来了。对了,小朱,你有没有熟悉一点的干私家侦探的?”

“哦?调查哪方面的?商业上的还是婚姻上的?”

林青峰说道:“是商业上的,我们公司的一个合作伙伴,领导怀疑他有问题,又不方便公开质询,所以想找个调查公司,摸一摸他的底。”

朱磊想了想,说道:“这样啊,我还真有个人选,急吗?等下帮你叫过来,你们自己聊。”

“好的啊,太谢谢朱哥了,来,先喝酒。”

“小林啊,我今天加班呢,喝酒不好的!”

“没事,红酒而已,再说了加班嘛,出去了解案情也是加班,这可是82年的拉图哦,我是借公司的手慷慨一回。”

“那就少来点吧。”

酒喝到一半,朱磊对林青峰也了解得差不多,原来他和昨晚的当事人都是一个公司的,正好借总部来人的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

他当即给做侦探的朋友打了电话,约好时间让他下午立马赶过来。

酒足饭包之后,张蕙兰下楼去她的健身馆休息,他们三人移步到另外的茶楼等着。

少了张蕙兰在场,林青峰和朱磊二人说话更加轻松。

“朱哥,你这朋友什么底细?”

“他啊,是我高中的同学,做生意亏了本,后来和人家合伙搞了个侦探社,最开始就是当个狗仔,偶尔也帮人家讨债、查资产,现在听说他业务扩大了,走正规商业调查路线了,可以信得过的。有时候我的一些刑警同事需要某些资料,但是他们自己不方便出面调查的时候,我也让我这老同学去帮忙的。”

“那就行,我们公司情况也不复杂,只是王总监刚刚受总部委托,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明面上很多事情受制于人,只能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查到证据确凿之后就好办了。”

朱磊又说道:“等他来了我给你们介绍,其他事务我就不参与了。刚刚张姐在场我没好过多说昨晚的案子,你对何旭东和江夏了解吗?”

林青峰道:“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何旭东是采购部门的经理,我一个销售部的都基本跟他不接触,谈不上了解,而江夏也是另外部门的,只能说见面了能打招呼的关系。”

朱磊说道:“昨晚江夏提供的录音,中间一段是他们俩在房间里的对话,江夏提到了另外一个女孩名字,说何旭东害死了她,向何旭东求证,不过被何旭东否认了。”

“恩?有隐情?”林青峰想起公司里大家传他的黑料,难道是真的吗?

“上午的时候我们又提审了何旭东,专门问另外那个女孩的事,可他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一问三不知,但我感觉这小子有问题。”

“那就麻烦朱哥辛苦点,一定要将这样的渣人绳之於法。”

朱磊摆摆手道:“如果真要牵扯到命案,就轮不到我办理了,我只是个民警而已。”

“不管刑警还是民警,只要为百姓做好事、办实事就是好警察,是吧,朱哥,以茶代酒再敬您一杯!”

“林兄弟,不要客气,我跟张姐的弟弟以前是很好的关系,现在张姐对你不错,咱们也算是朋友了,能帮上忙的事情肯定不会拿架子的。”

“谢谢朱哥,我觉得咱们以后关系肯定能处好的。”

这时来了一位差不多三十左右青年人,油油腻腻的头发四六分,嘴上的胡子渣一圈,穿着个黑皮夹克,夹着个手包,敲门进来了。

“老朱,有什么好事介绍给我啊,这么急?我螃蟹啃了一半就跑过来了。”这男人一边掏出中华烟,给在座的三位先散上,一边观察林青峰的表情。

朱磊指着林青峰说道:“这是我一个兄弟叫林青峰,他们公司遇到点麻烦事,想让你私下里调查一下,你们调查设什么狗屁名字我记不住,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当什么大事情呢,林总,您好!我叫司东来,是老朱的同学,你可以叫我老七好了,闲来无事跟人一起捣鼓了一家艾瑞达斯调查社,您具体说说要调查什么?”

林青峰盯着不修边幅的司东来看着,他心里正在揣测林青峰与朱磊的关系:【老朱好像满看中他的嘛,一表人才的样子,是哪位领导家的公子?】

“呵呵,七哥,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与一家叫苏城特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过很多次合同,相互合作得马马虎虎,也没有纠纷,这些合同都是目前的公司负责人签订的,这些业务基本上不赚钱,公司总部派了领导人过来查这件事,对这家公司进行全方面了解,越详细越好。”

“哦,我明白了,不就是皮包公司嘛,这家特意公司肯定是目前的公司负责人控制的,只要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处理的。”

林青峰笑道:“七哥真是明白人,你想想,咱们好好的公司热火朝天的干着,不赚钱,这谁信啊,可是一查,还真的是这样,合同签订的价格太低了,那一点利润刚好给公司人员发工资。”

朱磊在一旁说道:“这样肯定要调查的,端着公司的饭碗,还要挖着公司的墙角,小林,我这里还有厉害的律师,要不要?等你们调查出结果,让律师直接起诉,保管让那些人把吃下得喝下得都吐出来。”

林青峰高兴的说:“好啊,那就一步到位了,律师肯定要的,我们公司的法务也就懂一些合同法、劳动法的,最好是懂商业法、刑法的律师帮我们。”

朱磊道:“没问题,回头我把你号码给她,等她空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我这朋友大律师太出名了,所以事情很忙的,不过她费用也不便宜的哦。”

林青峰道:“那就麻烦你了,费用的话没关系,我们公司应该能出得起!很棘手的事情在朋友面前都不是事,说明朋友多了路才好走呢!”

朱磊提起费用,林青峰立马心领神会,问司东来调查特意公司需要多少费用。

司东来道:“一点小事而已,咱们第一次打交道,看在老朱面子上,最多也就几千块吧,我让公司的人去弄,调查出结果再说。”

林青峰道:“我们领导等着急用,七哥您早点安排,最好周一上午把调查结果给她,费用的话您按照加急的算,辛苦费肯定要的,说实话,这是也是领导特地安排我去处理的,您按照正常的收费标准收,事情能在期望的时间内办妥就OK!”

司东来道:“好,那就一万块吧,假如调查完之后发现这一次钱多收了,下次你们公司要调查其他资料,我就从这次的费用里扣,你现在可以按照一万块这个价给公司汇报,周一上午十点给你结果。”

林青峰爽快地答应了,当场拿出5000块作为定金,让司东来开了一张收款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