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戏精王妃不好追 > 第二十九章 深夜高烧

刑夜暝从外头进来看到姜穗和两个手下说着话,登时火气就上来了。刑夜暝黑着脸走进里屋,姜穗已经交代完了事情准备离开,这前后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三个时辰,姜穗已经是累得不行了,得赶紧回去补觉。

姜穗看了一眼刑夜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欠了欠身子行了礼,“王爷,妾身告退。”说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秦冬顾着研究盘子上姜穗不小心留下的针头,百里铭兴奋的坐在床榻上拉着百里江的手,刑夜暝突然被所有人无视,顿时胸口感觉有一股怒火压着,但是碍于百里江才刚做完手术,也不好发作。

姜穗回到思静苑绿梅依旧站在外面巴巴的等待着,见到姜穗摇摇晃晃的回来忙迎上去,“王妃,您可算是回来了,奴婢都等了您一个晚上了。”绿梅接过姜穗身上的布包。

“你等我干嘛,不是让你先睡吗?”姜穗有些无语。

“王妃不回来奴婢睡不着。”绿梅跟在姜穗身边进了正屋,姜穗累的直接摊到在床上,绿梅从桌子上给姜穗倒了一杯茶走到床边发现姜穗已经睡着了。

绿梅看着姜穗衣服鞋子都没来得及拖,叹了叹气,谁家的王妃不都是有奴婢伺候着的,只有自家的王妃,不仅被王爷欺负还要忙到这么深夜才能回来。

绿梅给姜穗脱了鞋,将脚放上了床,盖上了被子。

百里铭一直守在百里江的床榻边上,秦冬偷偷的将姜穗留下来的针头藏入了袖子内便离开了。刑夜暝拿走了从百里江大腿内取出的断箭,在书房研究着。

深夜,百里江轻咳了两声,低声的说着,“水,水。”百里铭脑袋靠在手上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了百里江的声音,顿时惊醒过来,听到百里江说要喝水,忙倒了一杯水递给了百里江,百里江喝了两口,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百里铭探了探百里江的额头,有些烫,于是拿出姜穗给的退烧药,轻轻的给百里江服下。

百里铭正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到屋外还是一片漆黑,又转身探了探百里江的额头,比刚烧的还厉害。想来就是姜穗说的伤口感染了,百里铭没多想跑到了思静苑。

姜穗睡得正香甜,听到了外面百里铭的声音,“王妃,救命啊王妃,我哥烧起来了。”随即听到了绿萝的声音,“百里铭大人,这深夜的,王妃已经睡下了,您有什么事儿明日再找王妃吧。”

百里铭着急的不行,压根就不听绿萝的话,“王妃呢?我哥又烧起来了。”

“百里铭大人。”绿萝挡在百里铭身前。“王妃已经睡下了,这大晚上的,您有什么急事儿明日再说。”

“不行。”百里铭就要往里冲,两人四目相对,四周杀气瞬间涌起。

姜穗听两人在外头吵吵,头疼的不行,穿了鞋子打开了门。

“王妃。”百里铭上前,通一下在姜穗面前跪下,“王妃,我哥他烧起来了,药都吃了可还是烧。您快去看看吧。”

姜穗眉头一紧,百里江原本就已经流血过多,身体已经是发虚了,只是给他吃了消炎药,想来是并不管用。

姜穗忙俯身将百里铭扶起来,“别跪了,等真救回来了有的是时间感谢。”百里铭尴尬的站起来,姜穗想要出门绿萝拿来了大氅披在了姜穗的身上,“王妃,晚上冷,您刚睡醒,还是披上,等下着凉了。”

姜穗将大氅紧紧的裹在身上,绿萝不说还真没感觉到,现下确实觉得晚风嗖嗖的吹着有些冷。

到了百里江的里屋内,姜穗坐在床榻边摸了摸百里江的额头,她从袖子里拿出体温计测量了一下,39.8°,高烧啊。问题有点大。姜穗拧着眉。

可以打退烧针,然后挂水,可是百里铭在一旁看着,自己走的匆忙又没将布包拿过来。

姜穗起身将百里铭拉到一旁认真的说道,“你哥发烧是属于伤口感染是人体自我保护的一个正常反应,我等下要给他治疗,时间会比较漫长,等下你哥退了烧醒过来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你也一晚上没睡了,先去眯一会儿,然后去给你哥煮点东西。”

百里铭听完便摇头,“不行,我得跟我哥在一起,我得看着我哥好起来。”

姜穗嘴角抽了两下,这个百里铭,怎么就这么绕不过弯呢,姜穗继续劝道,“我在这边治疗你帮不上忙,而且我也不习惯别人在边上看着我,你先下去自己养好精神,才能有精力照顾你哥呀。”

百里铭认真想了一会儿,觉得姜穗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原本就是连夜骑马赶回来的,而后又是因为百里江一直没睡,现在虽然话是这么说着,其实是已经累的不行了。

他便朝着姜穗拱了拱手,“王妃娘娘若是能够将我哥救活,王妃娘娘日后的事儿,就是我百里铭的事儿。”

姜穗觉得,这个百里铭虽然有些轴,但对他哥是真的好。“快去吧。”姜穗开始赶人。百里铭便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