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闺中无小事 > 第202章 番外~~这就是肉偿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闺中无小事 !

番外~~这就是肉偿

两年后——

风凌白还未踏进萧遥的书斋便惊天动地的哭嚎。”萧遥啊——这事你一定要给我作主,证明我的清白啊——”

萧遥额头爆着青筋嘴角微扯,缓缓放下手中的狼毫,这风凌白又上他这里来讨救兵了,他与陆小刀们两夫妻究竟又有什么问题?

碰——

书房紧掩的门扇被风凌白用力的推了开来。”你这次不出面,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萧遥拿起刚书写好的书信,在上头徐吹了下上头微干的墨渍,嘲笑的扯着嘴角问道。”怎么?你娘子又拿刀要砍你了?”

“她这次是拿出双刀,要不是我逃的快,我就被她砍了。”风凌白卷着他百家衣袖子掩面哭泣。

“你技不如人怪谁!”萧遥丝毫不会为这被老婆压的死死的风凌白感到同情。”还有谁让你偷吃。”

“天地良心啊,我自从被我们家小刀娶了后,我就不花心了,眼里心里只有她。”风凌白马上哇哇大叫的慰自己叫屈。”我这次是被你的心头肉害死的,说穿了你也有责任,这事你一定得负责帮我摆平,否则我家刀刀就没有爹了。”

萧遥将已干的信件放进信封里,横了他一眼。”你家娘子要砍你,关我们夫妻俩什么事情?”

“还不是肉偿那件事情,当时你把银两付了就好,把我留下来肉偿做什么?”风凌白嚷叫得惊天动地一副通通是你的错。

肉偿!

萧遥眉尾一挑,肉偿……说起这事……他还真有点印象。一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当初风凌白与琉璃两人之间的肉偿是什么事情?

“还记得当年你吃的那顿一百两大餐吗?”风凌白深怕萧遥贵人多忘事的连忙提醒他话说当年。

萧遥沉点了下头,”如何?”

在书房里随伺的青柳即刻为已经哭喊的喉咙有些沙哑的风凌白送来一杯上好碧螺春,让他解渴。”风帮主请用茶。”

“饭后你不是把我推出去送死?还记得吗?”风凌白操过茶碗灌了一大口的碧螺春后才又焦急的继续提醒萧遥。

“记得!”他自然是相信自家娘子跟风凌白之间是清白的,但是肉偿这两字实在太以人遐思。

“就是那个肉偿害得我们小刀现在要拿双刀砍我啊!”他好冤啊……没想到这琉璃这么没有道义。居然出卖他。把他肉偿的东西卖给那些深闺千金跟怨妇姨娘的。

“你当年究竟肉偿了什么东西?”萧遥拿过蜡丸封住信封。”青柳,命人将这封信即刻送到边城我二哥那里”

“是的。”青柳接过信件随即退出书房。

萧遥这一问风凌白整个脸马上乍红,轻咳了声。”你别问什么,反正我会被你们俩夫妻给害死,不管怎么样,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事情摆平,最好让你娘子从此收山,别再画了,否则下次小刀就不是拿双刀砍我了。”

“画!”萧遥食指抵在唇畔边一获的看着风凌白。”你还没告诉本王当年怎么被肉偿。就让本王让自己的妻子把她唯一的乐趣收起来。”

“你去问她就是了,你要是不赶紧将她乐趣收起,很快的你也是下一个牺牲品。兄弟,我不会害你的!”风凌白又大口的将剩余的茶汤灌下后起身,撂话。”我要走了,反正不管如何,你一定要让琉璃儿跟小刀解释清楚才成!”说完随即离开萧遥的书房。

萧遥瞇着眼困惑的看着来去一阵风的风凌白,直觉这肉偿两字内幕不单纯,这风凌白说起这事又诸多闪躲,难不成他还真得到话是去问问璃儿!

风凌白临走还撂下一句,很快的你也是下一个牺牲品,他肯定是得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情报。

他瞄了眼门外的太阳。嗯,时间还早,今日也没什么事情,就到画室去看看好了,顺便探查点蛛丝马迹。

思即此。萧遥即刻起身前往玉琉璃专属的画室。

他绕过几处矮丛与竹篱笆围墙来到位于萧遥王府后方的一处偏僻清静小屋。这里是玉琉璃专属画室,除了喜春负责在这里打扫外。一般下人们是不会进来的。

他推开半掩的门扇,随即看见正聚精费神为自己画作描绘上色丝毫未察觉到他进入画室的妻子,她这认真模样看起来特别动人让萧遥的嘴角不由得一扬。

萧遥自身后搂住她纤细腰身,吮着她雪白细嫩颈窝。”这么专心,连为夫的进来都没瞧见。”

玉琉璃微怔随即扬起一抹娇艳微笑,一边持续着未画作上色一边柔声问道。”王爷今天怎么有空光临我这小小画室?”

萧遥轻咬着她的耳垂,”本王是不是听到有人在抱怨。”

最近他的确是忙了点,皇上交办的这趟任务费了他近一个月时间才完成任务,一回到盛京暗尉营里又有多许多大小的事情等着他处理,是把他的琉璃儿冷落了不少时日,难怪她会报怨。

“王爷多虑了。”玉琉璃一边闪着他的肆虐的魔唇,一边将手中的画笔放入一旁的水钵里搅了搅,重新蘸了其它颜色地染料继续作画。

“真的是本王多虑?”他拿过她手上的画笔沉入水钵中,让她面向他。”本王怎么觉得本王的爱妃愈来愈不重视本王了?”

玉琉璃瞠他一眼,抡拳捶了下他胸口。”你胡扯什么,是我这幅画赶着要给人,才没法停下手来陪你的,我不重视你,要重视谁?”

“本王还以为,爱妃对本王失去兴趣了。”萧遥拿起她的半成品看着。

玉琉璃圈住他健硕的腰身脸颊贴在他胸口上问道。”如何?”

“我说琉璃啊,可以不要再画这些美男画像吗?”瞄着上头的人物画像,萧遥忍不住叹口气。

“你以前不是说有兴趣是好。让我别埋没了才能,做自己高兴做的事情,怎么现在又不准我画了。”

“本王我深深觉得,自从妳开始画这些美男画像后。本王在妳心目中的地位直落啊。妳不能有嗜好与兴趣而把老公冷落在一旁,这美男没有真实老公来的温暖可靠。”一群不受宠的女人一窝风的向他的娘子订制自己心仪男子的画像,琉璃儿常常为了赶制画像而冷落了他这个做丈夫的,让他心底是颇有微词。

“你这醋桶。”玉琉璃低笑了声,伸手搔搔他俊挺鼻梁。”我就剩下手中这幅画完成就好了,就可以拨出所有时间来陪你,这样你也不让我把这画完成?”

“那妳赶紧把它完成吧。”萧遥将手中这幅画放回案桌上,帮她将沉在水底的画笔拿起。”为夫陪妳。”

玉琉璃没好气的瞠他一眼。”你唷。”接过他守中的画笔,重新蘸上颜料继续上色。

萧遥搭着她的肩膀。看着她作画,又想起了风凌白的事情。”琉璃,为夫有一事问妳。妳老实跟为夫的说。”

“好啊,你问。”她手法利落流畅的又上完一大片的颜色。

“什么是肉偿?”

玉琉璃怔了下,侧过头斜眼瞄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事?”

“风凌白方才来找为夫了。”他神色颇为凝重的望着她。”说因为肉偿那件事情让小刀抓狂,拿着双刀追杀他。”

“唷。”玉琉璃轻呼了声后又继续在自己的画作上。”这事啊,小刀已经来找过我了,放心,风凌白回去不会再担心被砍杀。”

“即便如此,妳也不打算跟为夫说清楚肉偿这件事情吗?”

玉琉璃手指着角落那个装着许多已完成画作的画筒。”都在那里,我还顺便送了小刀几幅,让她吊着欣赏。”

萧遥松开她瞇着谋朝她所指的方向走去。抽出其中一卷画作摊开,嘴角瞬间抽搐。”璃儿妳……”

上头画的居然是风凌白斜倚半躺的妖娆**画像,只在重点部位划上几朵菊花掩饰……

“那就是肉偿。”

“妳居然让风凌白脱光让妳画……”萧遥头顶瞬间乌云密布打雷闪电。

就算这事他们成亲之前的事情,就算两人只是偶而有肢体碰触,他看到也会很火大。现在居然让他知道她把风凌白的衣服扒了。光溜溜的让她作画。

难怪风凌白打死不肯告诉他什么叫做肉偿!

“你胡扯什么,我怎么可能让他脱光让我画。他不担心春光外泄我还怕长针眼呢,他献肉顶多贡献到胸口,而且在这龙月国本王妃看过唯一一个男人**的就是我们王爷。”玉琉璃媚眼斜瞠,将手中的画笔丢进水钵里。”其它部分就全部是自己想象。”

“真的!”听到她这么说萧遥心情轻松不少,一到夏天这风凌白也常露个大胸口走来晃去的,见怪不怪,听琉璃这么说,他也较能释怀。

“不相信可以把风凌白抓来楚以极刑逼问。”玉琉璃耸肩。”看他说的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

“为夫当然是相信璃儿所说的。”他又拿过另一幅画拉开看着,这……这幅画居然换成是东方风云的……与方才那幅画是一样的姿势唯一的不同就是菊花换成了迎春花。

现在他严重怀疑他的娘子是不是把他们四人的**都画了!

萧遥火速丢下手中这幅又从里头抽起一幅检查,这一幅还是风凌白的,他倍觉不放心的在抽一幅画作检查。

果然,这幅画上头画的是沈醉秋!

萧遥双手在话筒里搅动着,试图找出不同的,赫然发现每幅画外头都有不同的记号,他抽出一幅不同记号的,拉开一看,果真是他的!

“本王就知道妳绝对不会漏掉本王!”萧遥顿时觉得头好疼好疼,就算她把他画的俊美如思体魄迷人,他还是觉得头疼。

玉琉璃走过来满意的指着上头。”瞧出来你的画像跟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哪里不同?”萧遥额角严重抽搐。

玉琉璃满意的指着重点部位上的牡丹花。”这花啊,你没瞧见我特地用牡丹花吗?”

“那有什么差别!”萧遥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惊与滚滚而来的怒气。

“当然有差别,牡丹是花中之王啊!”她笑的好不奸诈。

“我宁愿妳把本王画的正常点!”

“哪里不正常,我只不过是把你们画的衣服穿得少点而已。”萧遥这幅牡丹画可是花费了他最多精神,他居然这么不欣赏。

他又抽出另一幅,上头居然是他们四人一组的**画象,就像是她口中常说的BL,萧遥顿时觉得一震头晕眼花。

“琉璃,妳把我们四人一起**入画,究竟想做什么?”,萧遥终于忍不住了低喝质问,每个人各有千秋各有各的特点虽然她微妙微翘的将他们都表现出来,但,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成为这种画像里的人物。

“卖钱啊,你不知道,你们盛京四大美男子的裸画像最卖钱了。”她露出一记大笑脸开心的说着。

“卖钱——那也不能把自己的相公卖出去吧!”看着她的笑脸,萧遥感到头都要爆了,他的娘子堂堂的逍遥王王妃,兴趣是画春图,她在这里没有什么娱乐,而他却常得替皇帝外出处理秘密交托的事务,又时不在盛京,只要他不再出门敎人闺房之乐,加上琉璃偶而出版一本小书,都会在市面上造成疯狂抢购,为爱享受赚钱乐趣的娘子带来成就感,他便不反对她画这些春图。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娘子居然把脑筋动到自己相公身上,甚至连自己大哥也出卖,都成了她笔下的人物,这让他不反对都不成了。

“我没有啊,我只有出卖别人的老公。”玉琉璃说的很无辜。”我自己的老公才舍不得出卖呢。”

“真的?”

“当然,我老公的身材只能我自己欣赏,别的女人怎么行,被别人看见你的好身材我会酸死的。”

“那妳把谁的老公卖出去了?”

“目前卖了风凌白与东方风云还有我大哥跟几个盛京权贵子弟,当然还有我大伯二伯,依身份不同及热门程度价格也会有不一样。”玉琉璃翻着白眼数着手指头。”当然价格最高的是我老公,现在已经喊到三千两一幅画,我还是没把你卖出去。”

“亏妳还有点良心。”萧遥这种算安心了不少。

“我是打算喊到一万两时就把这幅画卖出去。”她咧嘴一笑老实说。

“玉琉璃——”萧遥额暴青筋愤怒的咬牙,”本王有缺妳一万两银子吗?”

“是不缺,不过你放心,喊到一万两时我会再加价。”她不怕死的咧嘴一笑。

“妳是吃饱太闲吗?”拿着他的**画跟其它女人喊价,价高者得。

“我就是太闲啊,才会无聊跟着客人喊价啊,妳放心吧

喊到一万我也不会把你卖出去的。”

太闲!

萧遥眉尾一挑,太闲了所以画这些**春宫画引诱那些闺房寂寞女子,让他们喊价,增加生活乐趣。

突然又想起风凌白临离去前说让他赶紧将她乐趣收起,很快的你也是下一个牺牲品的那句话。

风凌白说的没错,难保哪天他就成了受害者……

为了避免他成为下一个有冤无处伸的受害者,踏上他们三人的后尘,他该未雨绸缪才成。

这。可有什么事情可以转移他的爱妃注意力呢?

萧遥虎口底再下颚沉思了下,赫然想起,他不想太早有小孩来打断他们两人世界生活,洞房花烛夜那晚,并没有让琉璃喝下花蜜茶,也因此他们两人成亲至今已经两年,依然未传出好消息。

也许,为逍遥王府添点新丁,是个很不错的主意……(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