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财阀千金 > 第155章 圆满(大结局)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重生财阀千金 !

关明宇没有大碍。

那一枪虽然打在胸口,但却并没有伤及内脏和重要的神经,医生取出了子弹,处理了伤口,便就把他转进了仁心医院的加护病房,只要休养一阵,等伤口愈合,就能够出院。

季心洁透过病房门口的玻璃窗望着熟睡中的关明宇,心里有一些些的疼。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千钧一发之际,关明宇连命都不要地扑向唐安琪那一幕,总是在她脑海中盘旋,令她胸口说不出地闷堵。

那些从前被她刻意忽略掉的细节,忽然像是决了堤,一桩一件地涌出,她想起每一次聚会时,只要安琪在场,关明宇的目光总是要比平常更亮一些。

“心洁,怎么不进去?”身后有熟悉的声音问。

季心洁转过身,看到牵着江飒手的唐安琪,她的头发已经快要长到腰际,玉一般白皙的脸,晶亮的眼眸,如诗如画的眉,虽然有些纤弱娇小,但因着爱情的滋润,她身上绽放着迷人的光彩,就算在漆黑的夜里,也是那样夺目的。

她心里不由自主地想,倘若明宇哥爱上的是这样的女孩,她一定不吵不闹,还会笑着祝福他们。她真的是这样想的,可开口说话的时候,却还是哽咽流泪了,她含含糊糊地回答,“嗯,我不知道要怎么进去。”

这道门就在眼前,咫手的距离,轻轻一推便能进去,可许是因为心里多了一些猜测,多了一些想象,推门这个动作便变得艰难起来。

唐安琪以为她还在为关明宇担心,笑着安慰,“你放心,医生都说明宇哥没事了,等伤口愈合就能出院。”

她放开江飒的手,搂着季心洁进了屋.江飒却看着她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关明宇一直睡着,唐安琪和江飒立了一会,便先行离开,警方查抄了罗英杰的那座洋房.发现了很多罗家父子犯法的罪证,如今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他们必须要盯着,以防出什么疏漏,令罗世谦可以反败为胜。

季心洁没有走,她坐在病床前撑着手臂,静静地望着这个面目有些全非的男人.想象着他在那座废弃工厂所受到的挨打和屈辱,一时又忍不住去猜想他和唐安琪之间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安琪知道他被关会那样着急,还单枪匹马去救人,而他又为了她连性命都不要。

这样胡思乱想着,她的眼泪便不知不觉掉了下来,泪水打湿了被子,也掉落到他手臂上。

关明宇悠悠睁开眼.看到暗自哭泣的少女,有一些心疼。他知道她一直对他很好,默默地爱着他.照顾他,就算他不太回应,总是表现地若即若离,她也那么坚持了下来,从来没有怨言。

他心底暗暗叹了口气,倘若已经下定决心要埋藏那份心意,那就彻底忘了吧。

而心洁......心洁是个好女孩,她认准了的事情从来不会回头,他从此刻起,再也不想伤害她了.倘若……倘若她还能接受他,那他会试着努力,也许暂时他无法百分之百地回应,但时间不是最好的良药吗?他会很努力很努力,直到也如她一般地爱着她。

季心洁听到动静抬头,看到床上的人已经睁开眼睛.她惊喜地问道,“明宇哥,你醒了?”

关明宇没有回答,反而探出手去抚摸她的眼角,语气头一次那样温柔,“你哭了?”

季心洁急忙转过身,胡乱拿袖口擦了擦眼泪,然后笑着说,“我没有,你看错了。明宇哥,伤口还疼吗?”

关明宇捏住她的手,“我不疼,所以你也不要哭。”

他犹豫了一下,“你哭了,我就会疼。”

季心洁一时怔住,“你说什么?”

关明宇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但那笑容却很明亮,他撇了撇嘴,带着几分撒娇,“你不是我的女朋友吗?女朋友若是哭了,男朋友能好受吗?这里难受,伤口就会裂开,裂开了就会疼。所以,你不许再哭了!”

季心洁将头埋在被子里,透过被子发出沉沉的鼻音,“我不哭。”

一个月后关明宇出院的时候,商场上的事已经尘埃落定。

天恒旗下的多家产业,分别被其他四大财阀收购,若不是罗世谦的二儿子罗英晨从葡国返回力挽狂澜了一把,恐怕天恒就要将罗氏完全除名,罗太太小黄氏也一改素日的温顺柔弱,在两个儿子的支持下,出面解决罗家的这些债务和财产问题。

一番快刀斩乱麻之后,天恒集团的版图大大缩水,但罗氏断尾求生,却总算保全了旗下一些主要的产业,后景不至于像滨海船业顾家那样凄凉,虽然论实力已经不再能够跻身六大财阀,但比寻常的豪门小富却还是强了不少。

罗太太怕小儿子无法胜任经营,二儿子又还要返回葡国,便亲自上阵出任天恒集团的董事长,她甫一上任,便以风水的名义,将天恒集团易名为即安国际,因为有葡国林家和娘家黄氏的支持,即安国际很快上了轨道。

唐安琪心里明白,几次给自己递纸条的恐怕就是这位小黄氏了,她心下虽然觉得这种对付自己丈夫的手段有些寒凉,但无可否认,如果不是小黄氏的提醒,罗英杰不会那样容易就锒铛入狱关明宇也许就再也救不回来了,因此在即安国际易名后的剪彩上,她命人以唐氏国际的名义送去了花篮和贺礼。

这座城市每天都上演着无数悲欢离合,在一切散场之后,生活仍在继续,可那些坏人们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罗世谦心脏病发死在了天恒破产之前,这不知道算是幸还是不幸;罗英杰身上的罪名包罗万象,林林总总加起来便是死罪,法院判处在两个月后执行;蛛形纲的头目在国际刑警的追击下一个个落网,埃尔顿集团的罗伯特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这些证据足以令他们获得重刑,短期之内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恐怖组织黑魔也遭受了反恐集团的严厉打压;而缅甸叛军阿堤罗的伏法则为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作下了最好注解。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恶人自有恶报。

诸如李经理之流曾经作过恶犯过罪的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都没有逃脱法律的惩罚。

新的证据不断涌现,陆雪琴的身上出了过失杀人罪名之外,又加上了支持恐怖活动.指使黑社会掳人等罪名,数罪并罚,重新判决的话,也必定难脱死刑。在改判的前一夜,女子监狱的狱监发现她自缢在了牢房,没有留下一个字遗言。

而失去了亲生父亲和母亲的罗安赐,唐四海终究还是没有撒手不管.他命人将这孩子仍旧送回法国,设立了一个基金命专人管理,负责这孩子以后一切学习生活费用,虽然已经决定以后再不见面,但这孩子的将来却已经无虞。

不管怎样,孩子总是无辜的。

所以唐四海这举止,不管是唐安琪还是唐安瑞都没有反对。

从马来传来消息,沈阅终于还是娶了妻子.虽然仍旧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名门联姻,但以他的性格没有再次反抗逃婚,想必这妻子定是他自己满意的。

初落夕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失落了一阵,但不久之后,她便又重新奋起,这人生中第一场暗恋情事,是她痛苦交织的少女时代的一抹亮色,再过十年回头来看,便就只是回忆板上的一块浓墨色彩,而她的幸福是在远方。

而夏晴安......她仍在冒险,直到有一天遇到令她眷恋的港湾,也许那时候.她才会停歇。

梁薇去了美国之后,没有像她预计的一样转到加国,因为...…她在美国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

她的表哥江子桓,在一切犯罪的温床切断之后,空有一颗少爷的心,却只不过是长工的身子.那又能如何?一切都是命。

在S市发展良好的戎屏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罗叔对上了眼,两个人彼此倾慕,很快就在了一起。他们两个都已经快要年过半百,也都没有家人子女,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在确定了彼此心意之后,便以光速办理了结婚手续,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唐大卫接受了心脏治疗手术,恢复良好,和他的美国妻子一直留在S市帮助唐安瑞管理越来越壮大的唐事国际。

而江家那边,江伯伦终于同意和林芳茵离婚,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忽然有了很多全新的感悟,带着江子桓离开了华夏,去了欧洲发展,是,他想要重新证明自己,不依靠江家,和最疼爱的儿子一起,亲手创造一片财富。

而林茵芳,离婚后一直住在葡国娘家,直到江飒和唐安琪的婚礼,才第一次回国。

是的,婚礼。

在唐安琪二十一岁那年的五月,她和江飒在S市正式举行了婚礼,虽然他们早就在赌城注册,但国人注重婚宴仪式,这一次才算是真真正正地披上白纱成为最美的新娘。

季心洁是当之无愧的伴娘,关明宇则是伴郎,经过这一年多来的感情磨合,这一对已经渐入佳境。

很多年后,江飒有一次问关明宇,“我知道那时你喜欢安琪,既然是喜欢到可以为她不要命的程度,为什么不尝试着表白,也许你是有机会的。”

关明宇笑着回答,“喜欢一个人,就不会让她为了自己烦恼,她和你那样幸福,彼此早就认定了对方是终生的伴侣,我又何苦横插一档,令她为难?更何况,现在也很好啊,我没有做成她的男人,可我却是她的朋友,兄长,以及家人。”

那场举世瞩目的超豪华婚礼上,唐安瑞遇到了他以后的妻子。

而唐安琪的婚礼成就的,还不只是唐安瑞的幸福。

蒋元君第一次注意到了欧阳听雪,那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孩在阳光下微笑,那笑容像是有魔力,令他“爱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那种苦逼的心,瞬间便恢复了活力,也许安琪说的是对的,他会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生活。

盛大的婚礼现场,火红的玫瑰铺成海洋。

江飒俯身下来,在她红唇印上一个深吻,“我爱你!”

唐安琪洁白的婚纱拖地摇曳,她踮起脚尖勾住江飒脖颈,“我爱你!”

这一页,圆满。

下一页,待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