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之甜情涩爱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尾声(之三)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重生之甜情涩爱 !

夜幕中似乎嵌着无数的星星,多得好像要立刻掉下来。突然,流星绽放出灿烂的烟花划过,纷纷扬扬飘落的却是金色的碎屑,扑扑簌簌,乍眼望去,就像是无需浅碧与深红的木樨花,吹动珑璁,吹动珑璁。

这一夜之前,白幻幽曾想:若实现梦想的那一刻,又该是怎样的情形。当这一切真得实现了,她却被幸福炫目的泪水盈盈。

她爱的人,没有傲慢,没有矫饰,有得只是如冬日里绽放的梅花,带着淡淡的温暖,胜过雪的又岂止是一缕香。

“今天,我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和我一起见证梦想实现的瞬间。”欧阳聿修目送着白幻幽和钢琴随着旋转的升降台慢慢落下,他重新走到舞台前。头顶的大屏幕上,扫过看台上的每一个人,那些追随他,支持他,千山万水也不离不弃的朋友和伙伴。“虽然用了些时间,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是,我总算实现了我们勾手指的诺言。”

白幻幽从工作人员通道走出来时,并没有回到她原本的座位,而是和哥哥还有埃里维斯他们悄悄地站在被隔离的三楼,仿若在云端一般,看着那个光芒万丈的男人。

这世上,谁都可以胆怯,独他,不可以。

这世上,谁都可以懦弱,独他,不可以。

他必须坚强地活着,守着自己的真心,守着自己的梦想,在所有人面前,或许,这个所有人中,连他自己也包括在内。

所以,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次的抉择是多么难!

直到演唱会时,白幻幽才明白——

欧阳聿修的声音软软糯糯,却像是暖暖的风拂过人心。他的笑很绚烂,就像是头顶炙热的太阳,驱散黑暗与阴霾。他的眼眸,随着七彩的霓虹跳动,显出或明或暗的流光。却始终干净清澈,黑白分明,不曾沾染一丝一毫的污秽。

那么,他的泪呢?

也许是灰蒙蒙的飘着细雨的天。

也许是头顶的雨伞轻轻转动着,将水珠洒向半空,然后,跌落。

也许是新的水滴透过天花板,在不经意间,流了下来,自眼角,滚落。

也许是蓄满眼眶,却又不得不阖上眼帘,以免凝在眼角的泪,持续不断地顺着面庞汩汩流淌。可他唇边那抹带着满足、感动、欣喜,安慰的笑意,却仿佛一片暗沉且悲伤的深渊中悄然闪烁的一丝微光。

看着他的泪,嘴里的苦涩缓缓散开,从喉咙,到心底,泛滥至胸口,渗透到身体每个角落。真实与虚幻交织的荒芜世界,一切变为空白,只剩下眼前的他。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谈着回忆同哭同笑。你美丽的黑发白了依然芬芳,我的肩膀始终等在你身旁。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只剩下彼此能依靠。就算是天拉开你我的那一秒,心的位置,爱的坚持,不变样……”

相同的歌词,不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唱着,听着,感动着,哭泣着,心中有安宁也有怅然。灯光在他明净的脸庞上撒下轻颤的投影,或明或暗,阴暗却又真实,模糊却也沉静。

白幻幽一怔,然后,蓦然地笑了。原来,这就是萧缜宇和她说起过的。原来,那个给予她勇气和力量的声音,竟然就是欧阳聿修的。

感谢上天,他不曾放弃音乐的梦想。

感谢上天,他们还能重逢在鼓浪屿的街头。

感谢上天,能让她看到他穿着她设计的衣服,在绚丽的舞台上,实现他的梦想。

这是一个幸福的瞬间,于他,于他们。

白幻幽低低地叹了口气,却是满足的喟叹,她说,“人生真美好。”

“小野猫,属于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夜屈指在她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略带讥讽地教训道,“为了一张演唱会的票,还要去拜托外人,这种事若是让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难道我们就是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

“是啊是啊,还装成粉丝在论坛里喊什么血雨腥风。明明是你们自己吓自己玩!又不是只有这一回,难道不来看得人就会死么?”埃里维斯不满地嘟起嘴,嗔怨道,“明明答应人家担任新一季的服装总监,却偷偷逃跑,这种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不一样。”白幻幽辩解着,这并不是为自己,她只是懂得安若西她们的想法。“我从没看过聿修这么紧张的模样,他甚至向大家问了三次是否满意。我从没看过他这么激动,明明就是个宁愿流血流汗的人,却在今夜数次落泪。以前,我不懂粉丝的心理,只是觉得她们不过是为了皮囊,不过是贪婪那张俊逸的面庞。现在,我终于明白,之所以让他如此这般光芒万丈,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努力和勤奋,还因为那些经风沐雨也要永远追随的人。”

白幻幽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比起我为了赌气,为了向哥哥证明自己的恣意妄为,聿修却像是天生为舞台而活的人。他不仅仅是个大演员,还是一个懂生活并且将生活融于艺术的人。或许,现在称他为艺术家还为时过早,但是,我相信,他从不是圈子里随波逐流的人。”

“紫之上,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难道就不怕我们吃醋?”天宫莲戏谑地看着她,对于她脸色一变,然后又是歉意又是恐惧的表情逗坏了,咳嗽了几声才继续说道,“怪不得你只接受他一个人的戒指,原来,我们都是凡夫俗子。”

白幻幽一滞,别过头,嘟着嘴,小声说道,“如果一个女人……手上带满了戒指,你猜会有什么后果?”

“有点俗。”骆奕臣说话永远是那么不留情面。

白幻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都是他,和夜还有萧缜宇,三个人合伙欺负她。萧缜宇是她尊敬的人,她自然是没有办法拿他开刀,但是,今天晚上,她绝饶不了夜和骆奕臣。

跪键盘什么的,至少得一个小时以上!

“我要是真戴了,明显就是在向世人说:本人人傻钱多,快来抢!”白幻幽没好气地回答了她自己的问题,然后看了眼昏昏欲睡的瞿靖佑,“既然累得不行,为什么不会酒店休息?”

“小咪,这是你重要的一天,我怎么可以不在。”瞿靖佑揉了揉眼睛,委屈地说,“虽然是回来会诊,但是,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小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而且章晓川也在那边,他要……”

“小姐不会去的。”卡西迪奥毫不犹豫地替白幻幽作出回答,顺便还添了一句解释,“那个男人,觊觎小姐不是一年两年了,莫非你还嫌现在的人不够多?”

“既然聿修的演唱会开完了,你的毕业展也已告一段落,明天应该可以启程回岛上了。”顾天熙欣赏着白幻幽脸上多变的表情,凑到她的耳边,温温的鼻息掠起她耳边几缕发丝,低沉的声音响起,“避开管家和保镖,一个人偷偷坐火车跑来,这种事,你觉得自己能轻松逃过么?”

“诶?”白幻幽低下了头,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跟哥哥回去,也许会死的很可怜』。所以,她笑着说,“哥哥不是要和英国那边的建筑公司开会么?呃……奕臣要去冰岛,靖佑要回非洲,夜和莲要去日本,埃里维斯要去美国,小卡要去西南监督水井的开凿工程,聿修接了新剧本马上就要去俄罗斯拍外景……呵呵,我一个人在岛上好无聊的,要不……再让我在国内玩儿几天?这次回来,我都没有和洛云他们好好聚呢?再说,辰昕都这么大了,还不交女朋友,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说也得替他安排百八十次的相亲才可以。”

“不用这么麻烦。”骆奕臣眼中闪过温柔,温柔地仿佛要滴出水来,他浅笑着,却让白幻幽不由得倒退一步。“我们已经把工作都安排下去了。何况,这几年要是还没培养出得力的助手,岂不是更没时间陪着你了。”

“既然你想替辰昕安排相亲,那就相吧。我会让承影提前做好安排。”顾天熙的话,永远简单地可怖。白幻幽甚至已经想象到,被她拿来当挡箭牌的辰昕将会有怎样悲惨的命运。

“可是,身为内阁成员的你,不回去的话……”白幻幽有些为难地看着天宫莲,他是最好打开的缺口,如果连他都要回岛上,那她一定是死定了,死定了。

“政客也不是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天宫莲像是看穿了白幻幽的心事一般,挑着嘴角轻笑。“何况,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听紫之上抚琴了。”

白幻幽的脸蓦地一红,说是抚琴,其实……其实他都是在做那些色色的事情,还偏偏要寻出这么一个雅致的名目,当真是坏死了。

演唱会已经落幕,山一般的欢呼渐渐散去,黑暗中弥漫着忧郁的气息,空气里飘洒着别离的味道,情绪也在潮湿的空气里凝结成感伤。

工作人员早已悄然离去,场馆内只剩下忉利天的保镖在外面值守。

“为何恐惧?”顾天熙看着瑟缩的白幻幽,语气稍稍缓和了一点,“我们都已经接受目前的状况,你又在迟疑什么?”

窗外,在晨曦到来之前就像是一座哭城。连雨都是沙沙的下着,天地尽头无端蒙了一层烟墨色。

白幻幽看着始终留在舞台上的光束,她不敢揣度别人,只是想:一切都是无声的充满了幸福,一切都是脆弱仍要坚韧和勇气,一切都是因为终有一日可以再次相遇。只是一瞬的时间,或许还不够眨几下眼,但那一刻的永恒,足以令她思绪顿挫恍若来到生命的尽头,自此之后的无穷时光里,再不用分离。

白幻幽缓缓地走下楼梯,走上舞台。

这一次,不再有惊呼和窃窃私语,不再有无数双眼睛,在这间偌大的场馆里,在这个舞台上,只有她,还有那架重新出现的水晶钢琴。没有了慌乱,没有了焦急,手指拂过冰冷的琴键,深埋在心底里的记忆仿佛不再受控制似的向心头涌来,于梦醒处,倍觉邈远。

她是谁?

白幻幽?

不,她是顾幻璃。

虽然身体里不曾留着顾家的血,但她自始至终都是顾幻璃。

她和这些男人爱恨纠缠,生离死别,死别生离。她还记得,自己在换心手术前,曾经用尽全力地凝望着他们,他们每一个人。像是用了一辈子,像是用尽全力的刻骨铭心,哪怕喝过孟婆汤,哪怕经过千年万载,也不会遗忘。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好疼,疼得如被搅碎了般,撕心裂肺,几欲发狂。

当她醒来的时候,当她看着那些男人布满血丝的眼眸,一切的嘈杂都化为了宁静,特别是在此时,似乎天地间就剩下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

是谁?

她又在唱着什么?

凌晨巷口 夜色殒落

我们静静走过

记住这一天这一夜

谈昨天谈明天

和那杯暖手的咖啡

你用眼睛 说了什么

迷惑 确定 我懂

相爱有心安 有不安

还好你一直在陪着我挣未来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

谈着回忆同哭同笑

你美丽的黑发白了依然芬芳

我的肩膀始终等在你身旁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

只剩下彼此能依靠

就算是天拉开你我的那一秒

心的位置 爱的坚持 不变样

你用眼睛 说了什么

迷惑 确定 我懂

相爱有心安 有不安

还好你一直在陪着我挣未来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

谈着回忆同哭同笑

你美丽的黑发白了依然芬芳

我的肩膀始终等在你身旁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

只剩下彼此能依靠

就算是天拉开你我的那一秒

心的位置 爱的坚持 不变样

———END—————(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落初文学(luochu)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