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 轮回章:天国结局!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

“我反对!王!”圣歌骑士忽然大声反对道。

夏亚向圣歌骑士投去疑问的目光。

“王,如果正如我所猜测对方的主将是那个曾差点置您与绝地的那个男人的话!那么,我并不认为对方会愚蠢到再犯同样的一次错误。战争,说到底不过是场真实的游戏,一旦自己这一方的招数使用出后,那么后者必然会有所应对的方法。更何况那个男人并非泛泛之辈,能够用一千士兵便死死困住十月骑士团的人,我认为应当更加谨慎点的应对。”[]

“同感,王。如果真的是那个家伙的话,那么我们有必要重新调整战略。比起进攻或许此次我们应当采取稳妥点的战术。”

月下骑士赞同圣歌骑士的观点。两位守护骑士的反对,让夏亚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大地骑士悄悄用手肘捅了捅圣枪,当圣枪骑士奇怪的转过头时,大地骑士小声说道:“喂,圣枪听到了吗?好像伦敦那里出了什么状况,让王都差点受到威胁啊……”

圣枪骑士听后皱起眉头,轻轻摇了摇脑袋,示意大地骑士目前先不要提起这件事。

“……确实,我刚刚的方法或许有些过于激进了。”想了许久,夏亚幽幽一叹了一口气。如果要是再有一万士兵的话,他何苦数次陷入如此被动,只能通过这种冒险的打法来扳回劣势,争取战场的主动权。不过,也正如圣歌和月下骑士所担忧的一样。其实普伦之王也对敌方主将有所担忧,特别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卡罗尔.巴德伦的话,这场战役将会异常考验双方的底气。

想了想,夏亚扭头看着圣枪骑士问道:“圣枪,我们的军队目前是处于什么水平,各种物资是否齐全?后勤问题如何?”比起其他的问题,此刻夏亚决定先考虑下自己这一方的后勤支援问题。毕竟打仗是一回事,后勤的生命线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圣枪骑士摇摇头,表示情况并不是非常乐观。

“王,具体的情况还是让那个小鬼……不,让我们的军督大人阿拉贡来为您解释吧。”

夏亚朝月下微微点头,心神领悟的月下立刻转身走向外面。

没过多久,刚刚才离开大帐的阿拉贡,就被月下骑士拎着领子给拽了进来。

在他们进入大帐以前,还偶尔听到阿拉贡刺耳的尖叫声外加抱怨声。原因无它,任何一个男人(那怕是男孩)被一个弱女子(?)给一把拎着领子,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提到别人的面前都会感觉非常郁闷,特别阿拉贡还是属于那种大男子心很重的家伙……

“可恶!放开我!放开我啊你这个暴力女啊!”阿拉贡在月下手下来回挣扎着。

身高一米七六左右的月下骑士,对上身高最多只有一米四三左右的阿拉贡,真的可谓是半个巨人一样的存在。啊对了,在这里说下月下骑士身高1.76,圣歌骑士1.72,圣枪骑士1.88,而大地骑士2.3,普伦之王是1.85。就某种意义上而言,在这个营养不全的世界里,普伦王城高层真的都是巨人一样的存在,不论是现实中还是精神上……

很快的,挣扎无用,自认大男子脸面都丢光的阿拉贡,垂丧着一张脸,一副随便你怎么样了的表情被带到夏亚的面前。

…………

挑挑眉头,夏亚看着眼前这个全身灰白色的人型物体。数月不见,似乎又变高了一些啊——恩,大概增长了两厘米左右。

“月下……”夏亚看向月下摇了摇头。

“下次会注意的。”月下毫不在意的说道,完全一点诚意都没!

当阿拉贡从垂丧状态恢复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恨恨的瞪着月下骑士,后者轻哼一声,摇了摇手腕,吓得阿拉贡赶紧收回目光。

咳咳,好男不跟女斗!

“好久不见了,我的王。”

整理了下略显凌乱的衣物,阿拉贡半跪下身子向王者行礼。

夏亚竖起手掌,一副免了的姿态。

“多余的废话不要说了。阿拉贡,我要知道目前我们的后勤问题如何,是否有足够的粮食支撑我们长期作战。”

阿拉贡眼神微微一动,脑子里一阵劈啪作响,就好像打算盘一样很快就计算出了夏亚所需要的数据。

“王,很遗憾,我们的补给已经不多。早在三天前我们的运输部队就已经和我们失去了联系,而且就算联系上,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能力避开法军耳目将大批物资运到我们目前。人手不足是主要的问题,更加关键的却是我们此刻是在苏格兰和爱尔兰岛屿的交界处,多山多峭峰,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在途经这里的还能保证后勤。”

这个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却也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是吗…”夏亚用手指敲打着剑鞘,一副再度陷入思索的面孔。

月下骑士和圣歌骑士对视一眼,沉默不语。而大地骑士和圣枪骑士早就知道了这种情况,虽然他们都有意无意的开始收缩军团的粮草资源,但为了避免引发士兵不满而造成混乱,这种做法的效果微乎其微。

目前,爱尔兰联合军的形势情况非常恶劣。虽然在一时激情之中有数万爱尔兰人响应普伦王城的号召组建联合军团,但是内部争斗激烈,刚刚还发生了三巨头为了争夺自己的权利而利用自己手中的人力逼迫大地骑士让位。并且,爱尔兰人并不像普伦军团那般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一名有着基本军人素质的战士。他们混乱,暴躁,急功近利,这一切都给想让他们在战场上老老实实听取调遣造成了很大麻烦。

再加上目前粮草危机似乎又隐隐出现,好像一直宠幸普伦王城的幸运女神,也开始逐渐远离他们而去。

“王?”阿拉贡见众人都陷入沉默,心思敏捷的他很快就猜到了理由。

只是他目前还有些不明白,为何大家对这个好坏掺半的消失,显得如此担忧?

被阿拉贡从思绪中唤醒的夏亚,朝他投去了目光。

“怎么了?阿拉贡。”

“王,为何你们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形式严峻的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恐怕,这次战斗下来我们的军团……”

遥想一年前的那场大火,普伦之王就不由自主的再度皱起眉头。

没想到,这时阿拉贡却轻拍了一下脑袋。

“我的王啊,为何到现在您还不了解。虽然目前形式对我们异常严峻,可是对面的那些法国人不也是一样吗?”阿拉贡看着夏亚如此说道。他指向大帐外的那一片海域:“我的王,请不要忘记。我们这是在本土作战,我们熟知这里的地形,对整片土地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正面对抗我们或许没有胜算,但是请不要忘记,如今连本土作战的我们都已经陷入了后勤困难的问题,那么远渡大海而来的那些法国人,他们此刻又将会是一副怎样的姿态?”

有点意思……夏亚眨了眨眼睛,示意阿拉贡继续说下去。

“我们爱尔兰人虽然在那数百年的战乱中最终被尤瑟王打败,虽然在英法百年圣战中也未能立下赫赫战功。但就算如此,不论是数百年前的英格兰人也好,还是那个尤瑟王也好,在整整一个世纪的历史中对我们爱尔兰用军的数量几乎是占据了整个英伦三岛战役的四分之一之多,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月下、圣歌、大地、圣枪等人都被这个一脸自傲的小鬼的话给引起了兴趣。

“地利?”月下。

“人脉?”圣枪。

“勇武!”大地。

“精神?”圣枪。

啧啧,一副轻佻姿态竖起一根手指晃来晃去的阿拉贡,成功的让四位守护骑士面露不爽。

“是游击战啊!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在山中还是水下,只要是爱尔兰在爱尔兰岛屿上,就一定有我们爱尔兰人自由战士的身影。数百年的欺压没能打断我们对自由的崇拜,百年来的剥削只是让我们更加坚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们永不认输的信念,和对自由的渴求!我的王啊,您现在已近陷入了思绪的死角。难道您已经忘记了吗?此刻您的背后不再是只有一座天下闻名却孤苦单怜的普伦王城了!”

刷,阿拉贡忽然对夏亚张开怀抱,一脸无比欠抽的表情如此说道。

“王啊!您的背后此刻是一座岛屿,是一座居住着数百年都不曾屈服渴望自由的战士之岛!在您的身后已经不再是绝境,普伦王城也早在一年前便消失在那场大火里,这整个英伦三岛,整个爱尔兰此刻都是您的城堡!只要你给与爱尔兰人所渴望的东西,那么您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正面冲突打不赢或者胜率小,那么就交给我们来吧,数百年前诺曼人未能征服我们,一百年前英格兰人没能征服我们,一百年后的今天法国矮子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把!这里可是向往自由的战士之岛,爱尔兰啊!!”

话乃狂妄之言,心却为顽石般坚固,在王的面前安敢发出豪言的这个小鬼,不得不说确实将夏亚内心中长久以来的固有思维给打破了。

没错,现在的普伦王城已经不再是当初大陆上的孤单王城。如今,英伦三岛的霸主大不列颠帝国已经四分五裂,周遭贵族皆有夺权之心。国危将覆,此刻正是普伦王城一举崛起的大好时机!虽然面前还有一块巨石半路拦截,但是霸道的征服注定敲响天国的丧钟。

“如果我们放弃与他们的正面对阵,确实能够确保自身的实力同时,还能将他们拉入永无止境的骚扰战之中来消耗他们。”圣歌骑士点点头道。

月下骑士却不认同:“但是,如果此刻我们放弃对阵,将自己的背后面对敌人逃跑。这样的话……普伦王城的大义和名誉,将彻底沦为一文不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至今为止的战斗,是如儿戏般可笑吗?”

“这可不是什么谈及荣誉的时候,王应当以国家为重名誉其次才是。”圣歌骑士虽然是看着月下说出这句话,但实际上这句话却是说给夏亚听的。而一边的大地骑士听到这句话却略微不满挑挑眉头,这句话已经相当于正面侮辱十月骑士团的荣耀了。

“圣歌,你的话过份了……”大地不满道。

“万分抱歉,大地骑士。我并无别的意思,只是想让王明白此刻应该做的事情。”

“即使如此我们十月……”

“果然还是应当主动出击才……”

十月骑士们围绕着是以荣耀为名从正面出击,还是以保存实力撤回岛内进行日渐持久的骚扰战而产生了分歧。

虽然守护骑士们是非常团结的一个骑士团体,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底线。当自己的观点和底线被他人践踏时,那么争执的发生将不可避免。而每到了这个时候……

阿拉贡扭头看向一脸平静的王,他双目炯炯的看向帐外,那深邃的目光似乎穿越了群山,直抵遥远的天国彼岸。

在如今一切战略战术都陷入僵局的此刻,夏亚竟然异常安静。

风在呼啸,帐内的争执似乎隐隐有“升级”的危险。那一杆插在石丘上的大旗,在风中飘荡着……

荣耀蔷薇旗、普伦王城永不惧怕战争的誓言。

随着越来越激烈的大风吹起,普伦之王终于收回了望向远方的目光,那战争的号角回荡在耳边,战场上震耳欲聋的厮杀似乎再度奏响。

“安静……”

一句话,帐内再无一人出声,连呼吸都轻无可闻。

呼~!

一阵飓风袭击了爱尔兰联合军的营地,那强大的暴风,将人连同搭建的帐篷一起席卷上了天空。大地在颤抖,不是铁骑践踏那般剧烈抖动,而是有着一定节奏的轰咚轰咚的奏响。

惊慌的爱尔兰人误以为是天罚降临,惊恐万分的他们,匍匐在地向上天祈祷。

嘴里不停咏念的经文,与在天空上咆哮无常的飓风,形成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

“撒……战争的形式已经被天注定。这场战争,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明都不愿意我们背朝敌人落荒而逃。吾之守护骑士们,抛弃不必要的多余想法,接下来……就只是单纯的厮杀罢了。将他们杀死,将他们吞噬,将他们的骨头连同皮肉一起嚼烂然后吞入肚中化为最恶心的粪便!”

风越来越大,当人都已经无法正常的行走在这暴风之中时,普伦之王去狞笑着一张面孔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等不及复仇的杂兵已经来了,没有丝毫的战术可言,仅仅是单纯的虐杀。想要让我们普伦王城如同一年前一样,在那人山人海的优势中彻底消失……”

在联合军的阵营对面,那漫山遍野的旗帜连绵不绝,在大风中前进的庞大军团,就如同天边的乌云迅速逼向联合军团。

昂呜呜…………!

凄凉的号角奏响了战争的凯歌,当联合军的最高指挥者们还在为如何进攻和防守而困惑时。他们的敌人却不给他们丝毫考虑的时间!来吧,在战场上来解释一切,在禁断的地狱之门前哀号着,然后绝望的死掉前,把你们的一切都奉献给地狱之门!

“吾之骑士们,传令!全军备战!敌人已经从地狱的尽头爬出来了!!”

吼!!!

守护骑士们放弃了之前的意志不同,齐声回应着王者。

在他们有效而较为暴力的执法手段中,五万联合军终于在法军全面冲锋以前,在△端口摆下了阵势。

“迎战!!”

普伦纪年零一年,普伦王城联合爱尔兰人组成的五万爱尔兰联合军于伽罗蒂海湾,对入侵英伦三岛的法意志帝国入侵军展开生死狙击……!

———————————————————————————————

海浪翻滚,飓风咆哮,宛如诸神黄昏之时的那般残血天际。

在海岸线的顶端,缓缓出现了一艘船。

那艘船的瞭望塔上,飘荡着法意志帝国的代表性旗帜——“圣德尼的崇拜”

当第一艘出现后,紧接便是第二艘、第三艘、一直到最后整整一个舰队出现在远方。原来,战斗还没有结束,至少现在还没有结束。十万法军只不过是一个前哨战,帝国的力量是永无止境的,对于此刻的普伦王城和四分五裂的大不列颠帝国而言,是庞大无比而无法超越的。

嘿嘿——一名搭着顺风船,漂洋过海上百里的少女,望向已经近在眼前的英伦三岛而面露笑意。高傲的、并且充满期待的神情,似乎在渴望着那片残血天际下所站着的那名王。

一身大红的裙衣,配上一把巨大而又奇特的长刃,她就那样大大咧咧的站在船首上,隔海遥望。

她骄傲的王女。

她是低贱的奴仆。

她任性而妄为。

她祈求为己身之道而亡。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觉悟,不同的精神,不同的信念。

但是她们却拥有着一张无比相似的面孔………

“哈!普伦之王。”

战场上,残酷无比。血流成河,尸堆成山已经是理所当然。

虔诚的修女跪坐在血水中,一席牧袍渲染成红。不论如何哭泣和哀嚎,地面上死去的亲人也无法复活。

宛如狗一般残喘苟活,却拥有超越任何人的坚强精神。即使眼泪已经哭干化血,即使心哀莫死,但是那眼神中所闪烁的坚毅却越发明亮。

当年幼的修女在愤慨之下撕碎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那牧袍之下的洁白身躯………她放弃了。放弃成为神的侍从这一身份,甘愿堕落地狱,成为神明手中的一杆长鞭。

以我血肉为干、以我灵魂为戒、

将这受尽屈服和悲哀的身体抛弃掉,以神言的圣谕宣告,把一切都奉献给神。

褪下了牧袍、咏诉着神言,赤身**侵染在血河之中的纯洁身躯,最终披上了神赐予的盔甲。

战场上,无数残兵从她身旁走过。眼神之中溃散一片,宛如活死之人。

可当他们路过那娇小的身影身边时,惊愕的抬起头,看着她。

一杆断裂的旗帜被她捆绑在自己的手上再度组合完整,荣誉的旗帜随着她那一头秀发在昏暗的天空下飘荡。

那渺小,却又高大。那不起眼,却在绝望的战场上如同一般照耀他人的身影——

“神言:死亡只是开始,生命只是过程。”

“神言:为国而死,是荣耀。为天国而战,是灵魂的呐喊。”

“神言:与其背负着屈辱和自卑,战败的羞耻和绝望,面对未来的不知所措如同坠入阿鼻地狱般的茫然!那么,战士们啊,来到我的身边把。这里我将成为你们之路的明灯,燃烧自己渺小而可悲的灵魂为你们指引道路。为我们的母亲而战!为我们的荣耀而战!!最后,让我们为天国而战!!!”

人们不自觉的汇聚在她的身边,围绕着她,保护着她,随着她那撼动人心的演讲,曾今失去的希望之光再度出现在他们的眼神之中。

吼!!

焕发新的希望的怒吼声,久久回荡在草原上。

当一切都似乎宣告终结,黑暗的年代已经正式降临。

那在万千骑士的包围之下的金发少女,眼神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一把剑。

准确的来形容是一把插在石头中的剑。一柄被誉为选王之剑的传说……!

站在那岩石之前,她在想些什么呢?

“在要拔起那把剑之前,确实地想一下会比较好。”梅林如此说道。

他还说了:“奇迹需要代价。作为交换的,应该就是你内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手指微微颤抖,即使内心已经决意狠心拔出眼前的剑,但是听到梅林的话后,她的内心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很可怕吗……?”少女略带抖动的音线问道。

梅林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这样告诉她。

“王啊,是孤单的……百余年中我见证了无数次这个事实。亲人、友人、以及自己的恋人都会消失。”

这句话让少女的手如同触电般迅速从剑柄上收回,而此刻,剑柄如何催促着什么般发出淡淡的金光。

仿佛刺激的不够一般,梅林还继续说道。

“曾今的盟友,王的恋人,在荣誉与大义面前作出了艰难的选择。躺在血泊之中,身上披盖着荣耀旗帜的骑士、即使是已经死去,她的面容也是在微笑着。所以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失去了帝国蒙蔽的臣民们,将会被奇迹之光拯救。而奇迹………”

缓缓闭上眼睛,面露挣扎的少女,反复几次抬起手臂。最终,在她沉重的眼神与执着的灵魂下,将手放在了剑柄上。

“我知道,奇迹…需要代价。”

“但是同时我也发誓要尽到作为王者的指责,为了国家而战,不能有反悔的念头,既然有这份意志,就算结果是被毁灭也没有关系。我必须守护自己的国家,那怕为此付出一切。只要臣民们能够欢笑的生活着,那么我的所作的一切存在就有意义。那怕结果会很惨烈,但只要过程没有任何遗憾的话,又何必苦苦追求呢?就为了得到它,我或许会舍弃许多东西。即使如此,还有必须保护到最后的东西,将这份思念埋藏在心中,至少将无法实现的这场梦,一直做到到最后。”

说完,少女站在岩石前,毫不犹豫地将剑用力往外拔出。

随着一声巨响,剑就像理所当然一般被拔出,周围被光芒所包围。

周围追随她的骑士们,跪拜在地。

万名甘愿为她奉献生命而战斗的战士们,围绕着那片光,像花开般往外绽放………

命运、已注定。

同时————

厮杀声,怒吼声,响彻天国。

叫骂声,惨嚎声,震慑修罗。

当高原地带堆积起了一座尸体组成的山峰,无数旗帜折腰在半山间,那从尸山上流淌下的血河染红了整片大地。

在这黑暗年代的初始之日里,普伦联合军团遭到法意志帝**团的全面冲锋,死伤惨重,五万余人最终之余不到三千。联合军团军团近乎全军覆没。相对的,法意志帝国入侵军也是两败俱伤,那些装备了精锐武器的爱尔兰战士们,发挥出了超出任何人的想象的战力。勇猛无惧,只为保卫家园而战的他们,只为自由而战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阻止了法军大步踏入神圣不可侵犯的爱尔兰岛的脚步。

响亮而又沉闷的号角,那自认天下无双的王,拖着满身的伤痕站在尸山之巅。

瞭望远方,他的背后站着那互相扶持着战友的守护骑士们。虽然他们比起王的伤更加沉重,可是他们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身前的背影。

“王!!”他们如此激昂的呼喊着。

“我们的王!!”身后残存的数百勇士们,高声附喝着。

荣耀蔷薇旗插在王的身前,双手抱肩的姿态,一如既往的高昂着头。

王明白,战斗还没有结束。

这一切还都只是开始。

因为,大海是无限宽广的。

而天空也是无限宽阔的。

人心的**,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暗漩涡,将无数为之心动的人撤入地狱。

“来吧,全世界尽管八面来攻!最终的胜利………”

拔出的利剑,随着身后上百人的齐声怒喊。

“普伦王城!!荣耀蔷薇!!”

———————大结局———————————————————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上半部完。

请期待接下来剧情的书迷们,等待我发布新书后的通知。

还有,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真心的非常感谢。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