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之时尚达人 > 第四百五十章 三喜临门(大结局)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重生之时尚达人 !

过从新加坡回来以后,秦渭阳再度投入了繁忙的工作,而白接过渭阳工作室的重担之后,似乎也很少有空闲的时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如影形随般跟着的保镖,终于开始撤退了。

“能够自由呼吸的空气,真好。”白未微笑地仰首看。

尽管保镖们并不会对白未的行踪过多阻碍,但她仍然会下意识地减少外出的时间。工作室与家里两点一线,偶尔去蓝天露个面。

刘美丽不止一次地抗议:“未,你可是蓝天的大股东,怎么整天就在秦渭阳那里蹲点?诂的工作室不是有小楚撑场面吗?”

“幸好有他,不然我做不下来。”白未由衷地说,“不过,他毕竟没有股份,再说设计能力也有所欠缺。”

“那倒是,巴黎时装节要开幕了吧?”

“嗯,不过开幕式可能赶不及。”白未遗憾地摇头,“渭阳那里走不开,而工作室也有其他设计师参展,还有下季的新品发布会和一台特别发布会。千头万绪,你就别把我逮到蓝天来了,真是分身乏术啊!”

“秦渭阳预测你能拿第几名?”刘美丽好奇地问,“能不能进前三?”

“他看了我的作品,乐观地估计能进前五。”

“这人特别悲观,他预测前五,估计你就能进前三了。如果拿回一个金奖,那就牛掰了呀!”刘美丽笑得心花朵朵。

“巴黎时装节强手如云,怎么可能!不过,这次沾光的是,有很多设计师为了稳妥,都转投伦敦去了。所以,我觉得进前五的希望,还是有的。”

“放心,秦渭阳那张铁嘴,说能进前五绝对不会落在第六名的。”刘美丽对秦渭阳的眼光很有信心。

作为两届巴黎时装节的评委,世界一流设计师,秦渭阳在设计界和评委方面的经验,可谓十分丰富。

“希望能拿第三。”白未微笑。

“我还指望你能拿金奖呢!”刘美丽豪气干云地说“对了,下个月我们公司会派人前往新加坡,你去不去?”

白未苦着脸:“你觉得我有时间去吗?”

“也对。”刘美丽遗憾地摇头,“如果你去的话,可以借助你在新加坡的影响力,有些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有什么影响力?”白未愕然。

“怎么没有?你在新加坡华人中的影响力,仅次于林坤。尤其是你和林坤的新单曲刚一推出就登上了新加坡各大音乐排行榜。”

这首单曲是刚刚推出的,延续了林坤的一贯曲风,由秦子歌作曲,资深词作家填词,仅仅三天,就占据了流行音乐的榜首位置。

“主要是林坤的明星效应,你不知道他的新歌,每次都会横扫各大排行榜吗?”白未不以为然地说。

“可没有哪一次有这次的来势凶猛,这才第三天啊!”刘美丽感慨,“未我觉得你做个歌星,也是个不错的前途。”

“因为我是业余的,所以大家对我的歌艺持宽容态度。再说,还有林坤这个天王在背后撑着。如果是我自己推出单曲,估计会引来骂声一片,你就别害我了。”

白未打算时装节第二天前往巴黎,但严绾的电话,让她又推迟了行程。

“是个儿子。”严绾的声音,带着颤颤的尾音。

“太好了!”白未欣喜。

“你是他的干妈,不来看看他吗?”严绾轻笑。

也许是因为刚刚剖腹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可是语气里的那种幸福,是谁也无法忽略的。有人说,女人只有成为母亲,生命才会完整。

“来,我现在就来。”白未兴奋地点头让助理立刻退掉了飞机票,转而亲自驾车前往探望。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平时或许会觉得疲倦。可是想到严绾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白未就觉得连枯燥的单人行程,也变得生动起来。

走进病房,一眼看到闫亦心正坐在床畔,痴痴地凝视着昏睡中的妻子。

“睡了?”白未悄悄地踮起脚尖问。

“嗯。”闫亦心点头,然后指了指外面的会客室。白未会意,看着严绾略显苍白的俏脸,有点心疼。

她知道,这个孩子来得太不容易了。当初就是因为严绾的一意孤行,差点让恩爱的夫妻陷入持续冷战。只是这样的冷战,也伴随着甜蜜。两个人都是全心全意地为对方着想,那样的爱情,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一想起,就会觉得温暖的幸福。

严绾是不幸的,她也遭遇了未婚夫的背叛。可是她同时又是幸运的,闫亦心的疼爱,让每一个模范丈夫看了都忍不住羞愧。

“怎么样?”白未看到闫亦心悄悄虚掩了房门,就迫不及待地问。

“很好。”闫亦心点头,看得出眼圈微微有些红,“绾绾有点虚弱,但精神还不错,我会细心照顾好她的。孩子虽然早产,但仍然是个健康的小家伙。”

白未露出笑容:“太好了。”

这样一来,不管是闫亦心,还是严绾,都不用负上对孩子的愧欠。

“宝宝呢?”白未笑容满面地问。

“还在观察室,不过看起来不错,绾绾在孕期一直很注重保养和锻炼,宝宝发育得很正常。”

“那就好。那你的手术……”

“不急,等绾绾出了月子,我们再一起去云南。”闫亦心微笑。

“哦。”白未这才明白,原来这并不是医术可以完成的技术活儿,“那你们……要带宝宝一起去吗?孩子太小,而云南有点远。”

“宝宝留在家里,我和绾绾去。”闫亦心解释,“我们也怕孩子路上受了寒,生病发烧什么的。这次,总算可以■掉心病了,绾绾为了我,也吃了不少苦。”

“过去就好。”白未安慰,“苦尽甘来·总算收获了幸福。严绾睡了多久?”

“有一会儿了,说是先养好精神,等你来了可以跟你聊一会儿。不过,你也别跟她聊太久·她的精神有点亢奋,医生给她加了微量的镇定剂。”

“嗯,我明白的。”白未点头,“她现在还很虚弱,我跟她说一会儿话就走。”

“是啊,我想过三五个月,绾绾完全恢复了再去云南。不过·绾绾不同意,她要早一点看到我完全康复,没有后代。尤其是我们生了一个儿子,我不能再让他重复我的命运。”

“一定会的。”白未鼓励。

闫亦心这才注意到她行色匆匆:“你在北京还有事吧?我听说秦渭阳现在的精力都在秦氏集团,工作室由你代管?”

“嗯,所以有点忙。本来我已经打算登机去巴黎,接到严绾的电话,才转道过来的。真的好开心·什么时候可以抱一下我的干儿子?”

“那就耽搁你的行程了?”

“没关系,开幕式我也没有去,我的作品要在第四天才展出呢·我明天的班机也来得及的。再说,张婉已经带着模特儿先过去了,我只是一个摆设。”白未笑嘻嘻地说,“比起我的干儿子和严绾,一个时装节算得了什么?”

“未,谢谢你。”闫亦心真诚地说,“这一次,我的冷淡伤了绾绾。如果不是你在她的身边,我不知道她的情绪会怎么样。”

“我可不敢居功,严绾对你的爱·会让她有勇气付出所有的一切。”白未认真地说,“她远比你想像中的坚强,就像蒲草一样,看上去柔弱,但是很坚韧。当然,遇到关于你的事情·她就会理智降低为零,就是因为关心则乱。”

严绾醒来的时候,白未只是和她聊了一会儿,就借口赶飞机告辞了。看得出来,严绾有点不舍,但也没有强留:“好,等我恢复以后,再去北京找你,也许到那时候,闫氏珠宝会被我们兼并了。”

“不,只是说还给我们。”闫亦心微笑。

白未立刻明白,他们已经布好了局,能够成功收回属于他们的闫氏。她没有过多祝贺,对于严绾来说,心上真正的那根刺,终于可以完完全全地拔下来了。

她也看到了宝宝,小胳膊小腿,像一节节的嫩藕,十分可爱。闫亦心甚至没有陪同她前往观察室,仍然留在严绾的身边。

白未脸含微笑开车回去,居然还有一班飞机有座位。

“渭阳,我现在登机了。”白未在关机前,打了一个电话给秦渭阳。

“你不是早上的飞机吗?”秦渭阳吃惊地问。

“严绾生了个男孩子,我去看干儿子了。”白未得意地笑,“反正我也错过了一天,再错过一天时装节,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宝宝很可爱,集合了闫亦心和严绾的优点,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小伙子。”

秦渭阳沉默了一会儿;“未,我们也生一个大胖儿子吧?”

“啊?”白未几乎在登机口失声惊呼。

“明年。”秦渭阳静静地说。

白未怔怔地站着,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难道他们的婚礼,今年或者明年初就能举行吗?

整个行程,白未都处于恍惚状态。耳边不时地响起秦渭阳的那句话,又不敢置信它的真实性。

直到自己的作品上展展示,白未都有点心不在焉。这种状态,让张婉都觉得奇怪。

“是不是工作室的事情给你压力太大了?其实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这次巴黎时装节也能拿个奖。以你的成绩说话,我想他们不会再有什么更大的抱怨。”

白未勉强一笑:“没事,我只是觉得有点累,可能是时差没调得过来。”

张婉也不疑有他,只是嘱咐了她好好休息。晚上视频的时候,白未犹豫了几次,仍然没有勇气把那句话问出来。也许她只是害怕,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宁可没有希望,她也不想承受那么大的失望。

颁奖当天,白未穿的是一件宝蓝色的及膝礼服,小荷叶边,契合了她的年龄。而欧根纱四幅下摆·又平添了几分飘逸。腰扣同样是宝蓝色,恰到好处地突出了完美的腰线。

“今天,你美极了,别告诉我这是秦渭阳的设计啊?”张婉微笑着打量着白未的礼服。

“是他设计的·颜色多鲜艳。”白未无奈地说,“他喜欢用明亮的颜色,说是我自己的那些礼服,再过二十年穿差不多,打击人。”

“他现在已经不再替别人设计服装了,也只有你才有这个幸运穿他的设计。不过,没关系·现在我们穿你的设计。”张婉开玩笑地说。

“现在他真的很忙。”白未替他解释。

“我当然知道。”张婉笑着说,“宣布获奖者了。”

获奖者的名单,是从第十名开始报的。而直报到第四名的时候,还是没有白未的名字。现在只有两个可能,或者在十名以外,或者在三名以内。

白未终于把精神集中起来,脸上微微露出不安。

“第三名:亚伯拉=勃朗,意大利!”

“第二名:肖恩=拉法兰·法国!”

“难道是第一名吗?”张婉也露出了不那么自信的神色。如果不是这样的结果,那只能说明,白未与前十无缘了。“不会的·秦渭阳都说一定在前五的。”

“下面宣布本届时装节的第一名金奖获得者,未=白,来自中国!”主持人宏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白未微微张开了嘴巴,看向张婉,看到后者兴奋鼓掌的动作,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未,你太厉害了,拿了巴黎时装节的金奖啊!这个奖项秦渭阳也拿过,很多著名的设计师都拿过,这个奖项的分量……天哪,真没有想到!”

白未自己也没有敢想拿金奖,虽然秦渭阳总是鼓励她,按照拿金奖的心态画设计图。但心态不等于现实她觉得进前三,就是完成了目标。

幸福来得太突然,所以她无法置信。

“我们请出颁奖嘉宾,同样来自中国的著名时装设计师,秦渭阳先生!”

这个结果,更出乎白未的预料之外。秦渭阳什么时候来巴黎了?而且还是颁奖嘉宾?她一时间,竟然忘了需要上台领奖。

“未,快上台啊,你的奖杯!天哪,居然是秦渭阳给你颁奖,这是主办方特意安排的吧,真有意思。”张婉在一旁推她。

白未迈着机械的步子走上台,看着身穿黑色礼服的秦渭阳,甚至无法完整地叫出他的名字。

直到接过金灿灿的奖杯,她还觉得如堕梦中。

我拿到了梦寐以求的金奖?她又问了自己一遍,用奖杯贴近自己的脸,才敢相信这是真的。面前,是秦渭阳微笑而温暖的脸,带着鼓励和宠溺。

“感谢······”白未哽咽地感谢了一堆人以后,才把朦胧的泪眼转向秦渭阳,“最感谢的,是我的老师秦渭阳先生,是他一手把我领入时装设计的殿堂,让人领略时装设计的魅力,从而坚定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我要补充一点。”秦渭阳的微笑很迷人,“未=白不仅是我的学生,同时也是我的未婚妻。在今年以前,她将会成为我的妻子!”

白未瞠目结舌:“渭阳!”

秦渭阳做了个手势,礼仪小姐捧出了一束玫瑰,和一个首饰盒。

“未,嫁给我吧!”他把花束送到她的手里,目光温柔,声音温柔,连每一朵玫瑰,都似乎是温柔的。

会场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仿佛忘记了呼吸,只是见证着浪漫的奇迹。

白未的眼眶,终于承载不住。两颗泪从腮边滑下,她的唇角却慢慢地勾了起来。

秦渭阳打开首饰盒,一套华丽的粉红钻石,静静地躺在丝绒上。那是严绾在怀孕期间设计的作品,再度名扬珠宝界的巅峰作品。

“我们在年底,就可以举行婚礼,希望来得及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秦渭阳替她戴上戒指,轻声说。

“可以吗?”白未泪眼婆娑。

“当然。”秦渭阳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转向话筒,“请允许我和白小姐提前退场,因为我已经约好了神父,为我们注册结婚。”

掌声雷动,几乎所有人都慷慨地送上了祝福。他们订婚期间,因为秦渭阳有过毁婚的记录,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看好这对恋人。而设计界不婚主义日渐盛形,秦渭阳年届三十五仍没有婚讯传出,甚至有人怀疑他的性向问题。

“走吧,当然我不介意你邀请嘉宾见证我们的结婚仪式。”秦渭阳轻笑。

“我太意外了,我没想到你来巴黎,我没想到会拿金奖,我更没想到,你会······当众求婚。”白未热泪盈眶。

“想给你一个惊喜,想在颁奖的时候宣布婚讯。没想到的是,我能够亲手为你颁奖,当众向你求婚。”秦渭阳的笑容温柔动人,白未觉得再没有一种,可以像秦渭阳这样,可以一直笑到她的心坎里。

神父的词毫无创意,但白未回答“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却是满心虔诚。

左手无名指上的粉钻,熠熠生辉。

“双喜临门啊!”张婉率着姑娘们扔彩条的时候,高声地叫。

但直到第二天,白未躺在秦渭阳的臂弯里看到报纸的时候,才知道她并不仅仅是双喜。

“最新福布斯名人排行榜,陈语新、白未两位蓝天集团创始人,双双上榜,蓝天集团排名世界五百强第三百六十二位!”

当年发出的豪言壮语,世界五百强!

秦渭阳紧紧拥住她:“我要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白未笑了。

她不在乎婚礼,她在乎的是与这个男人长相厮守。

“回国吧!”她说。

载誉归去,她要做的最急迫的事,是去民政局领一张红彤彤的结婚证。

朝霞满天,从遥远的天边,飘来一朵桃色的云,照亮了白未嫣红的腮、幸福的眸。

这一世,我真的活得够精彩了吧?她想,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柠檬香味,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PS:《重生之时尚达人》终于结局了,这是小猪在起点写的最长的一部小说,总觉得还有太多的内容要写。如约写下结局,五千字大章倾情奉献。千言万语,想给亲们说的,只汇成两个字“谢谢”。这两个字很俗,却最能表达小猪此刻的心情。舍不得和亲们说再见,所以真舍不得写出《时尚达人》的结局。亲们的一路陪伴,不管是订阅、打赏、粉红票、推荐还是评价,都是小猪码字的动力。再一次用最诚挚的声音,说一声“谢谢”!谢谢所有支持小猪的亲们,谢谢所有翻开《时尚达人》的亲们,谢谢所有喜欢和不喜欢《时尚达人》的亲们。五月的最后一天,《时尚达人》终于完美结局。但是,小猪和亲们的相聚,还会在下一部《衾难自已》里。新书已经上传,亲们可以先收藏,莫忘小猪,莫忘小猪的文字和故事,我们相约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