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无良剑仙 > 第三百七十章 最终的风景(大结局)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无良剑仙 !

第三百七十章 最终的风景(大结局)

天罚的意识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灵物,被王越的血莲剑锁定,一剑接一剑的斩下去,瞬息亿剑。躲无可躲,逃无可逃,在不甘的挣扎中,气息越来越弱。

“只恨我有意识的时间太短……再给我一亿年,定能与天罚溶为一体!”天罚中的意识在临死之前,恨恨的说道。

“你的心境修为太差,给你十亿年,你也难以与天罚合道。”王越剑光猛然一搅,把它最后一丝残念绞成齑粉,淡淡说道。

天罚中的灵体已死,整个鸿蒙世界恢复平静,雷电和紫云恢复正常,在王越身体周围游荡,不再朝他胡乱攻击。

在仙界,天罚的形体渐隐,从天魔和佛兵的战场撤退。可那天魔和佛兵却吓得不敢移动,生怕再被发疯的天罚袭击。

刚才那一瞬间,死掉了几亿生灵,被那紫色的电光一碰,便化灰灰而去,比圣人的攻击还犀利数倍。

其他圣人见尘埃落定,有叹息,有惊惧,有淡然,各人心情不一,但都没人露面。

王越分出一丝神念,控制天罚,让它返回命运天河。

现在天罚内部王越是唯一的生灵,可以控制天罚。同时,慕容烟和二烟是天道,也能控制天罚。

但是,为了让王越安心,慕容烟和二烟没对天罚做出任何控制行为,任由王越在天罚内部尝试。

王越也没有让她们失望,安然返回命运天河,接受她们的监控。

“你留一个分身在里面炼化天罚即可,无须常年在里面!”慕容烟对着天罚说道。

王越大笑,本尊飞出,只留一个灵魄分身在里面。炼化天罚非一夕之功,没有成千上万年,恐怕难以成功。反正命运天河有慕容烟和二烟看护,也不怕危险。

“恭喜你们姐妹,各得三片造化玉碟碎片,收集齐碎片,修复命运天河的断流应该不难。你们先梳理命运天河,我去把无良仙岛上的锁事安排好,再回这里潜修!”王越笑道。

二烟撇嘴道:“怕是你刚带回来的女人有危险了,你急着去救她吧?真是的,有我们姐妹陪你了,还招惹那些杂七杂八的女人做什么?”

王越苦笑,三界之中,什么都瞒不过天道。特别是自己,或许时刻被天道“监控”呢!不过对灵体状态的南葵,王越真没有太多想法,把她带回,只是给大荒星老乡南伯子一个交待。

“等我把外面的小因果了结,定来陪你们!”王越笑着离开,不想解释太多,因为他已看出二烟的打趣心思,而慕容烟对此事理都不理,显然对王越极为信任。

三十三天的一处荒山,南葵等待许久,也没见王越返回。灵体已承受不住仙气的侵蚀,无奈之下,只好慢慢转化。三十三天是仙灵之气最浓的一层,但对于一个异物,无疑是痛苦的。一身修为堪比金仙,转化之后,落得和普通小仙一样,软绵绵得没有力气。

幸好怀中所掏弑神枪非同一般,当她转化为仙体之后,杀神枪对好不再排斥,比以前控制的更加娴熟。

这一天,她在例行修炼,突然山峦剧烈摇晃,从面对的地底洞穴飞出一名强大仙人,仰天大笑:“我柳生仙尊闭关苦修几千年,终于冲破至酷,修得次圣之位!王越,当日之仇,我必不罢休,就算杀不了你,我还杀不了你的同门亲友?”

原来柳生仙尊闭关几千年,并不知道王越已经成圣,更不知道王越刚刚与天罚合道,成为天罚的代言人。

柳生仙尊笑罢,发泄完胸中闷气,才发现躲在附近修炼的南葵,一眼就看中她手中的弑神枪乃先天灵宝,灵气逼人,光彩夺目。

“你这小仙,不配拥此重宝,速速献于本尊,饶你不死!”柳生仙尊飞到南葵身旁,傲气干云的喊道。

南葵被柳生仙尊的气势所摄,挣扎不得,只觉汗水如泉涌,指头都动不得。但记得王越临走时所说言辞,忙喊道:“我、我……我是王越圣人的朋友,你可不要乱来!”

柳生仙尊一愣,继而大笑:“哈哈哈哈,你要是换个名号,或许我还能被吓住。但若说起那王越,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次圣,与我同级,就算他真的成就圣位,我也不怕。而且与他有仇怨在身,我更不会容你!这可是你自寻死路,怪不得他人!”

说着,柳生仙尊取出一柄飞剑,斩向南葵的脑袋。

弑神枪刚被祭炼,又被次圣气势所压,不能保护南葵。眼看那柄飞剑就要落到南葵头上,王越的身影突然挡在她身前,轻描淡写的扬起手,空手接住了射来的飞剑。

“原来是柳生仙尊,多年未见,还是这般不晓事理。以强凌弱,以大欺小,岂是我等仙人应做的事?”王越说着,双手一折,把他的剑折成两半。

柳生仙尊尖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辛苦数百年才祭炼成的一把仙剑,就这样被王越毁了,那王越现在该是什么境界的?他瞪大了眼睛,狠狠的揉了半天,才扑通一声软在地上:“圣人?怎么可能?你怎会成圣?”

南葵终于没有了压力,从王越背后跳起来,用弑神枪指着柳生仙尊,喊道:“你这人可真笨!刚才就告诉你了,你居然不信,现在亲眼看到了,居然还不相信?也好,你这等垃圾,不配活在仙界!”

说完,她一抖弑神枪,刺向柳生仙尊的胸口。

噗的一声,没有任何阻碍,就破掉柳生仙尊身上的所有防御法宝。

“你、你们……”柳生仙尊的魂魄被弑神枪搅散,眼前一片模糊,甚至连思考都不能持久,只知道这次自己完蛋了,别说杀王越了,连他身边的小仙人都能把自己杀掉,这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不如死了清静。

弑神枪吸了柳生仙尊的魂魄,光芒大盛,嗡嗡几声,又想破空而去。

南葵慌乱,抱着弑神枪,想和枪一起飞走。

王越摇头,伸手一点,一道光芒印在弑神枪上,那枪立马老实下来,安安份份的悬在半空。

“走,我带你去无良仙岛,你的父亲也在岛上。到了仙岛,好好修炼,总有一天能控制住这把弑神枪的。”王越说完,不待南葵回复,就破开虚空,几个瞬移,来到了无良仙岛。

南伯子见到女儿,自有一番惊喜。但是,南葵虽然转化为仙体,但只是一丝灵识,简直像一个修神者,很不适应。南伯子知王越神通,请求王越给女儿重新塑造一个仙体。

没有好的材料,圣人也难凭空造人,王越颇为为难。寻找一遍储物指环,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傀儡。原本是大荒星花仙派制作出的花奴,灵魂已经转世,**炼化成傀儡一样的物品,供修真者驱使,甚至淫乐。

王越手中这个花奴名叫丑奴儿,脸上有一块青色胎记,原来要用仙丹才能驱除。现在的王越只一挥手的功夫,就抹去了她脸上的青色胎记。

南葵见这具**极为漂亮,比以前的自己不知漂亮几倍,但是她仍是**凡胎,不知王越为何给自己选这具身体,心不疑惑,却不敢拒绝,也不敢询问。

“进入这具**,安心温养千年,以后的妙处,自让你受益无穷!”见南葵的灵体进入丑花奴的体内,王越随手打上几道封印,助她溶合。

南葵满心疑惑,却只能道谢。

王越离开南葵的洞府,回到剑宫,召来几大弟子,交待几句,让他们安心看守洞府,自己又飞回域内世界。

以他如今的修为,能推算到不少事情。心知太阳星有变顾,不得不飞向太阳星。

眼前是一片火海,至纯至阳的火焰,王越如入无人之境,径直深入火焰十万里。那里,有剧烈的打斗传出。

“天帝,天后,你们丢掉了天庭,逃向哪里不好,为何躲在太阳星?我受王越圣人之命,前来掌管太阳星,若是三年之内没有掌控太阳星,我命不保!你们两个,速速离去,莫要让我为难!”不死火神又恼怒又焦急的吼道。

“天庭被天魔占据,所有圣人都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夫妻靠陆压道人送的避火珠来太阳星避难,你一个小小的中阶次圣也来放肆,真当我们天帝、天后是白叫的?就算不掌控天庭,我们也是实打实的次圣!”天帝须发皆张,怒气冲天,手持昊天剑,大战不死火神。

天后祭出银簪,在旁助阵。三人打得难解难分,但在火焰之中,不死火神占据优势,耗费的能量随时都能补充。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越到达。

“哼,你们还想打到什么时候?岂不知你们多耽误一息,人间界就多一份寒冷!不死火神,你去太阳宫,这里交给我!”

王越阴沉着脸,出现在三人打斗的上空。

不死火神又惊又喜,忙道:“是,谨遵圣人法旨!小神这就去!”

天帝和天后吓得脸色急转,但是长期养成的气势非同小可,同样哼了一声,扭过脸也不看王越,也不给王越施礼。

“你们二个……静候十二万年,或许还有重建天庭的机会。但在此期间,不得耽误其它仙神的职责,若是再犯,天罚定不饶你!”

王越说到最后,声声如雷,落在天帝和天后的心头,吓得二人颤抖不止,差点跪下认错。这时他们才发现,王越头顶天空,隐隐出现天罚之眼,和王越的气势溶为一体,好像王越就是天罚,天罚就是王越。

“是,吾等知错……”天帝抹不下脸道歉,只是拱了拱手,勉强算是道歉。

“速速离开太阳星,不得再来捣乱!”王越冷声道。

天帝和天后战战兢兢的施了一礼,头也不回的飞离太阳星,转眼就不知去向。

不死火神已进入太阳宫,这是太阳星的中枢,由他掌控,太阳星的表面温度渐渐升高,人间一些被冰川覆盖的星球渐渐溶化,出现一丝生机。

王越又交待不死火神一些事情,这才离开。

刚才让天罚之眼出现,只是借用一丝天罚的力量,离完全控制天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王越来到命运天河,进入河底宫殿,慕容烟和二烟正宫殿中修炼。

“事情办完了?”慕容烟睁开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王越看着蒲团上两个一模一样的漂亮女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自己却能清晰的分辨出哪是个慕容烟,哪个是二烟。

王越坐在慕容烟的面前,说道:“做完那些杂乱小事,我才能安心的回到你身边!从此再也不分离,可好?”

王越握住了她的手。

慕容烟任他握着自己的手,也不挣扎,也不害羞,只道:“那纪苏再找上门来,你该如何?”

“谁是纪苏?”

“莫要装傻,你的初恋情人你会记不得?”

“路过的风景有万万千千,你岂能每个都记得清楚?我能记得的只有最终的目的地,那才是我追求的最美丽的美景。”

王越说着,轻轻把慕容烟拥进怀里。正要亲吻那娇羞的美人面颊,却听旁边有人嗔怒。

“王越,你的最终风景是慕容烟姐姐,那我又算什么?是风景里的一株草,还是一颗灰溜溜的石头?”二烟气乎乎的质问道。

王越也不着急,只笑着解释道:“你们姐妹合起来,才是一道完整的风景啊!就像山水中有倒影,阳光下有阴影。山中有水,水中有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咱们之间,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二女齐声骂道:“无耻!什么山什么水,还不是你满嘴胡诌出来的?以后要在这山水里加入什么雨溪啊,果儿啊,汤倩啊,还不是随你的心意?”

“娘子身为天道,金口玉言,为夫怎敢不遵从……嗯,就这么定了……等咱们行完夫妻大礼,就去添加新的风景。”说着,王越把她二人搂在怀里,肆意调笑。

二女身为天道,自有天道的威严,顿时羞怒:“滚!”几道雷霆,把王越打飞。

但是,现在的王越根本不惧雷电,在空中一个折转,把二女扑倒。

未过多时,河底宫殿里就传出二女断断续续的娇吟声,时而夹杂王越的坏笑声,声音此起彼伏,好生热闹,惹人遐思。

命运天河,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