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眠踩着凳子,趴在墙头,看着这一条长长的队伍直接排的看不见尾。

队伍里面,全是六七十的,还有些乞丐,大多数是老的掉牙了,拄着拐棍的。

“这么多人?”顾青黛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她当时就写了,完全没有过脑子,现在都忘记是具体写了什么了。

周氏这会儿出来,看见这些老男人,气得大叫:“无耻下流,赶紧给我滚!”

领头的老头看见周氏的样子,明明是五十多的年纪,居然说三十几,他不乐意了,指着周氏点评:“你不是要找老伴儿吗,看看你长的,脸盘子这么大,我们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说我们下流?”

“你看看我,我无儿无女没有老伴,对你好会疼人!”后面的挥了挥手。

周氏快要气得吐血:“谁要找老伴儿了,赶紧给我滚,不要坏我名声!”

“啧啧!”顾眠忍不住出声:“你这个老太太怎么这样,人家这一个个的能看得上你,那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你要珍惜!嫁过去之后,好好伺候人家,争取跟人生一个大胖小子,到时候,你的好日子就来了。”

这不就是周氏之前说顾眠的原话吗?

周氏直接气得快要升天:“我都做祖母的人,生什么大胖小子!顾眠,你这个贱胚子,在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这邻居都看着呢,要是被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我们可不想要听你吵架,我们今天是来找你想看的。你快点选,都贴了告示了,不会不认账吧?”

老头不耐烦了。

周氏气得尖叫:“什么告示,我没有贴!”

老头拿出征婚告示递给周氏:“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周氏一看,转头就指着趴在墙上的顾眠:“你干的是不是!”

顾眠哼小了一声,余光瞥见心虚的把身子矮下去的顾青黛,一把抓住提起来:“你有什么证据说是青黛干的?”

顾青黛刚要点头,就发现不对,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珠子:“我……”

顾眠拍了拍顾青黛的肩膀:“青黛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个老太太冤枉你,说是那张纸是你写的,你提着浆糊到处贴的征婚告示!”

(ΩДΩ)?!

顾青黛满脸惊恐的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顾眠:“你你你……”

顾眠握住顾青黛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温声道:“这种事情要是宣扬出去,官府的人可是要对你进行口头教育的。不过,有谁看见了?也没有人看到啊,你说是不是?”

顾青黛被顾眠带着脑瓜子嗡嗡响,呆呆的点点头:“就……就是……祖母……哦不!我不认识你……”

她也觉得这种情况,要是自己承认跟周氏的关系,是很丢人的。

“这位小老太太,我们素不相识,我连字都不会写,你……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

周氏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青黛反水,气得转头就进去拿扫帚来打她们。

顾眠眼疾手快,先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顾青黛凭白被打了一下,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两个贱胚子,尤其是顾青黛!我对你不好吗,你居然这样!”

周氏那凶悍的样子暴露,排队的人立刻就被吓跑了。

她打不到顾眠她们,就把扫帚砸了进来。

之后冲进了院子里面,抓到东西就往她们这里砸。

顾眠去护霍衡,被一个碗砸了一下脑袋。

院子里面,顷刻间一片狼藉。

她恼火的朝着那堵墙看过去:“看来你是还不知道教训!青黛!”

转头,顾眠就看见顾青黛看着地上的扫把,锅碗瓢盆。

她指着地上的东西,呆呆的问顾眠:“扔……扔进来的……是不是就算咱们的了?”

顾眠满脸的怒色瞬间变成惊讶,随后满是欣赏的朝着顾青黛竖起大拇指:“你真是个好孩子!”

她转头就朝着隔壁大喊:“砸啊,你砸得到我吗!”

周氏控制不住情绪,抓来了凳子就朝着顾眠院子里面扔。

姐妹两人,加上一个昏迷不醒的霍衡。

齐栽栽的坐在屋檐下面,打着一把伞,看着接二两三的东西,‘噼里啪啦’往自己院子里面落。

顾青黛:“碗都碎了,没用了吧?”

顾眠:“锅瓢盆不是挺好的吗,扫帚也能用用。还有那几个凳子,也能用,等会儿你去收拾了啊。”

顾青黛:“……哦。”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氏都扔的虚脱了。

坐在自己院子里面大喘气,好一会儿,想要喝杯水缓缓,结果看见院子里面空荡荡的。

就连打水的小木桶,都没有了。

她气得跺脚,恨得想哭。

“顾眠,你把我的东西给我还来!”

顾青黛在院子里面收拾着。

顾眠坐在一边半眯着眼睛,打着伞抵着霍衡晒太阳:“什么你的东西,这不是老天爷掉下来给我们的吗?再说了,你怎么证明这些东西是你的?”

周氏气得哭出了声:“没心肝啊……顾青黛!你最没良心,亏我之前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这么对你祖母,你要遭报应的!顾青黛,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顾青黛慌得很:“完了完了,这回儿被你害了。以前祖母最喜欢我了,现在都不喜欢我了!”

顾眠定定的看着顾青黛:“你在天香楼的时候,周氏想过给你赎身吗?她从没有担心过你。你今天赚这么点银子都嫌累,你知道那些日子我们为了想办法赎你,过的是什么日子?”

顾青黛怎么会知道。

顾眠看着顾青黛懵懂的脸,面色一点点沉下来:“你不知道没有关系,我会让你之后慢慢体会。青黛,我以后也不跟你说这些了,人教人,教不会。事教人,一教就能让你记一辈子。”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顾青黛苦了一张脸,看着顾眠进屋。

就在她委屈吧啦的想要给自己找点借口,余光忽然就瞥见了霍衡的手指动了一下。

她张大嘴巴,揉了揉眼睛,就看见霍衡的手指又动了一下。

“霍衡醒来了!顾眠,你出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