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杀不死的柳再初 > 第四章,十九的番外

19.

我是十九

太后说,我从小就爱骗人。

我骗阿初我是周大人派来追杀他的,

我还骗他,我可以变成他的霜儿。

但以后,也没法再欺骗他了。

他的根须没入我的肌理,如同读心术,我的一切记忆都如书画,一笔一墨,清晰的展现在他眼前。

他退开时,手颤抖着,真让人心疼。

周大人也爱着霜儿,他穿越十五年的时光瞧着我,他眼尾通红,鬓发斑白,我却丝毫不能被他的情感波动。霜儿的记忆在我脑中像唱戏一样,一幕幕清晰又流畅,我却只是个看戏的人。

也许周家哥哥真的爱过霜儿,可是我看到的记忆里,满满的只有阿初。

在宫里的时候,我身体不好,常常陷入昏睡里,一睡就是好多天,太医说我的脉搏越来越轻,总担心我会在睡梦中死去。

我睡着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霜儿,霜儿,他有时对我窃窃私语,等我醒来的时候,却忘记他说了什么。

直到后来,太后诱我去杀阿初,我才发现,那个声音,是阿初的。

我想方设法逗他讲话,想确认他的声音。

多年后,阿初告诉我,当他的灵魂被困在沼泽里,等着自己的身体长成的时候,他也同自己想像中的霜儿讲话,也许是同在体内的天石,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

如果霜儿知道阿初没有死,也许她会坚守在自己的身体里,不会因为绝望和痛苦颓然消散。

那么也许就没有我了。

20.

也不知在这深山里过了多久。

阿初终日研究着兵库里的书籍,那些文字奇形怪状,阿初却一目十行,他不但得到了长生不老的力量,还有了许多奇怪的能力,甚至那些奇怪的文字。

他看的太入神,总有几丝思绪飘在空中,被我用触须捕捉到。

是的,进入兵库后,我的脉搏完全停止,也开始慢慢的可以生出根须。

我渐渐变成和阿初一样的妖怪,但我一点都不怕,我怕的是日渐沉默的阿初。

终有一日,我问:“你找到办法了?”

他摇摇头。

但我知道,他找到了,找到了找回霜儿的办法。

无论如何,我的身体是霜儿灵魂的载体,只要将我的身体投入沼泽中,让沼泽中那块巨型天石聚拢收集霜儿的灵魂,她大概可以重生。

阿初拿不准的是,如果霜儿重生,我是不是还能存在。

我本就是意外滋生的,是一株顽强的杂草,存不存在,或许也没是意义。

在一个清晨,我来到了那片沼泽。

朝阳橘色的光芒照耀在我身上,有水汽在光芒中跳动。

我曾在阿初的记忆里看到过这片沼泽,雾气里,仿佛看到了破碎的他被沼泽吞噬,又重生的他,仿佛听到他那亲切的私语。

我纵身跃入沼泽。

21.

我没死。

霜儿也没有回来。

我被阿初的根须拦住,拽回了岸上。

他嫌弃的瞧着我:一大早,臭烘烘的,快洗了去。

我很委屈。

我还没嫌弃你呢,你可是在这臭沼泽里头长大的。

但他又抱着我,他的声音在我头顶低低道:失去这件事,我不想再重来一次了。

“可是霜儿……”

“哦,原是吃霜儿的醋……”

放屁,我自己吃自己的醋!那、那也太想不通了。

我抬起头跟阿初说:“你说周家哥哥,能不能也跟我们一样长生不老?”

阿初拉起我的手离开沼泽,斜我一眼说:“怎么,周子峰比我好看?一个不够,要两个陪着?”

我捂嘴笑了。

阿初迎着初日,发丝晕染着霞光,他也带着笑,慢慢道:“你周家哥哥若是有心变成跟我们一样,当日便不会离开这,人各有志,日后再说吧。”

是啊,时间不是还长着吗?

我们都可以,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