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帝师赘婿 > 第12章父母的消息

“嗯?”

听到蔡志明这话,龙盘天目光一凝。

这一瞬,蔡志明浑身毛骨悚然,仿佛被恶鬼盯着一般。

额头的汗水止不住的滴落下来。

“不请示了,不请示了。”

蔡志明连连说道。

龙盘天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

和监察司通气一事是由王道衡负责的。

他相信,以黑炎殿和神州的关系,神都的监察司是绝对不会管这里的事情的。

蔡志明就算是有其他想法也没有用。

看着龙盘天离去,蔡志明大松一口气。

立刻对着手下的人宣布道:“马上,和府衙的人联系。”

“临海市宋家,作恶多端,监察司得到证据后雷霆出击,剿灭宋家!”

监察司那些人虽然震惊消息的来源。

可那毕竟是蔡志明说出来的话,他们无法反驳。

而此刻,陆境带着其他人已经先一步离开了这里,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帝师,抱歉,我刚回华夏,没有来得及找到舒适的马车。”

陆境对于车辆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坐得舒服就行。

“绾绾她呢?已经带到唐家那里了吗?”

“夫人已经赶过去了。”

陆境之所以没有将白绾绾带到宋家,其实是应了白绾绾自己的要求。

当听到陆境说要血洗宋家之时,白绾绾就已经开始担忧了。

她担忧的是陆境意气用事。

宋家毕竟是临海市最大的豪门。

哪是说搬倒就能搬倒的?

再加上她当年是亲眼看着白家之人被宋家如何对待的。

这种灭门之事她打从心底不想再看到一次,哪怕是仇家的灭门。

白绾绾善良的心意传达到了陆境这里。

所以陆境并没有强迫白绾绾去往宋家,而是独自带人前来。

至于唐家,因为陆境另有打算,所以带白绾绾过去倒也无妨。

此刻白绾绾已经被黑炎殿的人带到了唐家门口。

不过,以往戒备森严的唐家,此刻却如同茶馆一般,敞开了大门。

白绾绾看到“唐府”两个大字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夫人请放心,这里面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夫人。”

见到白绾绾的举动,黑炎殿的人立刻宽慰道。

白绾绾微微颔首,跟了进去。

一进入唐家,东倒西歪的唐家人就引起了白绾绾的注意。

院子中看上去有很多唐家人受伤倒地。

但是这里的打斗痕迹却是很少。

这说明什么?说明战斗呈现的是一边倒的局面。

“绾绾你来了。”

听到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声音,白绾绾抬起头来。

陆境也是先白绾绾一步赶到。

“这里就是唐家,当年宋家对白家所做之事唐家虽然没有太多参与,但是我查到一个消息。”

“你的父母是唐敬仰给......”

听到这句话,白绾绾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

自从恢复清醒后,白绾绾一直不敢面对发生的一切。

尤其是听说陆境要对付白家,白绾绾都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可是,陆境提到的父母可是和她息息相关。

“我,我爸妈他们怎么了?”

白绾绾直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父母到底是生是死。

陆境托住泪眼朦胧的白绾绾,轻声说道:

“今天我就是来带你问个清楚的,你放心,你爸妈就是我爸妈,我一定会问清楚的。”

白绾绾泪水止不住的流淌而下,只能连连点头。

在夜星的带领下,陆境等人来到了唐家内院。

这里是之前唐敬仰和唐文海求助宋家的地方。

此刻两人看到陆境带着人走进来,一脸震惊。

“是,是,是你?!”

唐文海指着陆境,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带队来袭击唐家之人,居然就是陆境。

不过略一思索也就正常了。

唐文海是见识过陆境手底下那些人的本事的。

哪怕是寒先生,也不是敌手。

难怪自家护院会如此不堪一击。

唐敬仰从唐文海惊讶的语气中就可以分辨出,陆境应该是之前提到的那人。

“阁下想要如何?”

“我们唐家和阁下无冤无仇,再说,江景瑶那张货单是真......”

陆境淡淡的伸出手来,止住了唐敬仰的话。

“我今天来不是谈江景瑶的事的。”

“我如果说白家,或许你们会有点印象吧。”

“白家?!”

唐敬仰立刻瞪大了眼睛。

反倒是唐文海,有些莫名其妙。

他对于白家之事了解不多。

陆境眯了眯眼,“看来你知道不少。”

“不,我不知道。”唐敬仰立刻改口道。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不管你知不知道,我都会让你开口的。”

陆境带着白绾绾转过身去,夜星则是咧嘴一笑。

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唐敬仰。

噗嗤!

不见夜星手上有任何武器,但是血光乍现!

唐敬仰的一条手臂就这么完完整整的掉落了下来。

“啊!!!”

唐敬仰因疼痛而哀嚎起来。

白绾绾虽然于心不忍,可是事关她的父母,所以也没有阻止。

“我说,我说!”

见夜星再次举起手来,准备朝着另外一条手臂砍去,唐敬仰连忙忍痛喊道。

“切,真没骨气,还以为你能多坚持一会儿。”

夜星撇了撇嘴,对唐敬仰的求饶很是看不起。

一旁的唐文海早在唐敬仰被砍掉一条手臂时就已经瘫软在地。

如果不是唐敬仰主动开口求饶,他说不定都要替他爷爷求饶了。

“我说,我说......有关白家的,我都说。”

白绾绾听到这话,连忙转过身来。

“我爸妈到底被你们怎么了?!”

白绾绾根本不敢问是生是死,生怕自己父母被唐家给杀害了。

唐敬仰看了一眼旁边神情自若的陆境,叹口气道:

“罢了,是我们唐家的孽障。”

“你父母没有死,应该说,白家还有很多人没有死,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白绾绾焦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