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点火(叔宠) > 第65章 最终番外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点火(叔宠) !

番外一:

“你喜欢妹妹吗?”此时,言宅的书房里,俩个男人在进行一场对话。

其让眨了眨眼睛,很坚定的点点头“喜欢。”

“好,从此以后小宝就交给你了。”拍了拍言其让的肩膀“你有什么意见。”

“交给……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爸爸是说交给我。”

“是这样没错。”言止脸色一沉:其欢很闹心,越长大越闹心,老是打扰他和老婆的二人时间,如今能托付的只能是还不满四岁的儿子。

“当然可以,可是为什么。”

“这个原因……”抿了抿唇瓣“事实上爸爸妈妈得了一种疾病。”看着儿子担忧的眼神,他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口“就是一种白细胞思维失调三磷酸腺苷二钠神经性混合疾病,说了你也不会懂。”

言其让“……”

“所以我有些时候是必须和你母亲单独相处的,不然我们会死。”

看着那正经的脸上,言其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跳下椅子扑到了对方的怀里“不要让爸爸死,NO、、Impossibled、できない……”

额……

言其让从小就得了一种名为“语言混乱的疾病”,言止还有些不习惯,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只要……每个星期的晚上让我和你母亲接触就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会好好的活到八十岁。”

“真……真的?”抽抽搭搭的抬头看着言止“爸爸和妈妈真的不会有事。”

“当然。”眉头一挑“那么晚上就拜托你照顾妹妹了,她哭的时候要给她换尿布和喂奶,你可以做到吗?当然,白天你也要带她去公园散步,还有哈拉。”

“啊,当然可以,只要你和妈妈没事的话。”

看着儿子认真的小脸,言止难得的有些愧疚,当然,只是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而已。

于是,三岁半的其让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小奶哥,还好其欢比较乖,晚上偶尔哭上几次,然后就乖乖的睡觉。

可是今晚很不一样,她哭的十分凶猛,其让喂她奶她也不喝,再看也没有尿尿。

“小宝你到底怎么了。”

“呜哇……哇哇哇……”回复他的是更加凶猛的哭声,言其欢有些无力,小手抱起小其欢向父母的房间走去。

“小宝不哭,我带你去找爸爸和妈妈。”

“呜呜……”哭声渐渐弱了下来,被泪水浸湿的乌黑双眸看着其让。

言其让站在父母的房间,他刚想推门就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有些奇怪的声音,其让小心的捂住妹妹的嘴巴,她有些难受,一个劲的乱踢着,抽抽搭搭的样子看着格外可怜。

“啊嗯……言止……好疼,轻点……”

“乖,马上就好,果果……啊……”

“……”

听着里面的声音,言其让呆若木鸡,他手上的力气也松了下去,同时,言其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他沉默一会儿,跟着哭了出来。

“俩个小孩的哭声像是交响曲一样,言止和安果身体一僵,身体瞬间冷了下来,俩人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跑到门口,就看到哭的凶猛的俩个小家伙。

“小让,怎么了?”

“爸爸妈妈不要死……呜呜呜……小让不要你们死,你们要是死了我和妹妹怎么办?”

言止“……”

安果“言止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言止“……”

番外二:

当老师问“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的时候,其他孩子会说“我想当老师、我想当机长,我想当……等等……”但是言其让会一本正经的说“我要长大变厉害娶妹妹踢掉爸爸然后照顾妈妈。”

老师“……”他连想问为什么的都没有了。

言其欢刚会走路那会儿一家人会带着她去附近的公园和其他小朋友玩耍,这个可爱的中国小女生显然很受其他母亲的欢迎,每每这个时候言止就会黑着脸看那些蹂躏他女儿小脸的女人和臭小子,更加悲伤的是他不能有任何表示。

“真的好可爱呢,其欢……”金发的美丽母亲抱起她亲了亲,其欢嘿嘿的傻笑着,那笑容看着就让人窝心。

“妈咪,我可以抱一下吗?”六岁的小男孩满是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女人将目光放在了安果身上,她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那小心一点哦,不要摔到她。”

“当然。”小心的接过小其欢,她软乎乎一团,小男孩摸了摸那婴儿肥的小脸“天!她像是我那只可爱的娃娃,妈妈我们能把她带回去吗?”

言止脸黑了,言其让不开心了,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妹妹是我的,我要娶妹妹!”

“啊?”

“不准碰我妹妹,金色头发的小鬼!”啪的拍下了男孩的手指,费力的抱起妹妹向自家的方向走去。

“啊呜……啊呜……”小其欢张嘴咬上了哥哥的手指,在嘴里吮吸着,他差点没抱紧的摔在了地上。

晚上夫妻俩人缠绵好,安果才想起一件重要的时间,她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本子递了过去“你看看,这是小让的每个节日的愿望。”

“嗯?”懒洋洋的看了安果一眼,在她的眼神之下不情不愿的打开了本子,上面是男孩清秀的法文,里面每个单词一模一样,翻译过来就是“我希望娶我的妹妹。”

安果担忧的看着言止“这该怎么办,小让这样下去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

“啊?”

“小让这个愿望很好,非常好。”

安果“……”!!!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好!、

番外三:

夏天的时候慕沉一家和言止一家相约好去夏威夷玩儿,说是玩儿其实就是为了满足孩子们,这年其欢三岁,她的哥哥也六岁了,其欢梳着可爱的包子头,窝在言止怀里啃着自己的手指,她有些害羞,看了看那边陌生的小哥哥和小姐姐又匆匆忙忙的移开目光。

“小宝,和他们打个招呼。”放下了小女儿,她立马抱住了言止的大腿,黑色的眼眸怯怯的看着慕沉他们。

“我叫言心。”比她大上几岁的慕球球主动的走了过来,对着她伸出了自己肉呼呼的小手,她看了看没有动,球球以为小妹妹不喜欢她,撇着嘴像是要哭,但是下一秒她就被搂住了,脸上一湿,像是口水,回过神的时候其欢又抱住了父亲的大腿。

“你咬我。”

“我没有咬你……”软声软气的回答者“他们都是这样打招呼的。”

“哦,那我也亲你一下。”说着球球上来搂着她重重亲了一口。

“我带你去玩儿,后面有个小屋子,我们去探险。”

“好。”俩人开开心心的向目的地进发,留下男孩子们大眼瞪小眼。

“你妹妹拐走了我妹妹。”越长大言其让就越是严肃,仰头看着比他高出很多的慕言,那眼神像是责备一样。

“啊?”慕言低头看着这个比他妹妹还小上一些的小鬼,惊讶的发现他的表情很严肃,和自己认识的某个人有些像,当然那严肃的表情落在这一张小脸上就有些可笑了。

“你在和我说话。”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是吗?”

“手上有四千多种细菌,你最好不要碰我。”嫌弃的拍开他的手“你妹妹拐走了我的妹妹,我不喜欢你。”

慕言“……”

当然,俩个人的争吵落在大人的眼里就有些可笑了,慕沉搂着妻子的肩膀看向了一边的言止“你儿子和你还真是像,不过他这么小就知道四千中细菌恐怕……”不太好吧,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边打断了。

“不过你说四千种细菌?那是什么?”

“哼!说了你也不知道!”

“切!恐怕是你这个小鬼说不出来吧!”

“我要是说出来你就叫我哥哥!”言其让成功炸毛了。

“好啊,有本事你说出来。”反正这个家伙也不可能知道那种东西啦。

“葡萄球菌、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霉菌、酵母菌、啤酒酵母……”

慕言“……”

慕沉“……”

言止“儿子做的好。”

“好了,我知道你全部记下了。”慕言皱着眉头:不过让他这个九岁的叫这个小鬼哥哥不太好吧,他眼珠子转了转“你很厉害。”

“那么你应该叫我哥哥。”言其让一幅嘚瑟的样子。

“好啊。”慕言眼珠子转了转“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把‘我’找出来。”

“啊?”言其让从小生活在法国,汉语里面那些弯弯绕绕自然不是那么清楚。

“你不是让我叫‘我’哥哥吗?那那个叫做‘我’的人呢?”

言其让“……”

言止“……”

慕沉“儿子做的好。”

番外四:

五岁的小其欢正在幼儿园门口等着父亲过来接她,黑头发白皮肤的小姑娘站在学校门口格外引人注目,幼稚园的制服是黑红相加的,她带着一顶苏格兰风的帽子,黑黑卷卷的头发散在身后,那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

“你妈妈让我来接你,和我走吧。”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小其欢面前,笑容很和善,不过她隐隐觉得有些奇怪,紧了紧手包的袋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乖,叔叔真的和你妈妈认识哦,和叔叔走。”说着上前要拉她的胳膊。

“我不要!”圆润的字母从她嘴里吐出来,带着孩童特有的甜腻,但是她的力气很小,抵不过他的四分之一。

“乖,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要——爸爸——”其欢尖叫一声,挣扎开男人的胳膊跑到了对面坐着轮椅的男人身上,她紧紧的抱着对方的大腿,抬头看见一张略显苍白的俊美脸颊,黑眼睛,和她的一模一样,一时之间抱的更紧了“爸爸,你怎么才来接我。”软声软气的说着,警惕的看向一边的男子。

他神色冷淡,眯了眯眼睛抬起头“你找我女儿有什么事情吗?”说着抱起她放在了大腿上,一大一小俩张脸颊合在一起真的有些相像。那人心中气闷,可也值得作罢。

“谢谢你,叔叔。”坏人走了,其欢一下子安心了,她很有礼貌,小脸也很认真。

男人脸色柔和,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睛,总觉得和印象中的那个人很像,伸手摸摸她的脸蛋“你叫什么。”

“我叫言其欢,叔叔。”

“其欢……”用中文细细的念着她的名字,半晌笑了。

“叔叔,你也会说这样的话吗?妈妈说这是中文,我还没回过祖国呢。”

“会回去的,那里非常美丽……”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一个身影所打断“墨水,该回去了。”

她扭头看了过去,那孩子和她穿着一样的制服,看起来比她大一岁,脸上没多少表情,那神色竟和自己的哥哥有些像。

“是,父亲。”一板一眼的说着,扫了一眼小其欢又移开了视线。

“我走了,你要小心。”

“叔叔再见。”对着他挥了挥手,看着俩人上车,车子的视线渐渐远离,而同时自家车子也停了下来,安果下车将她抱起来亲了亲“很抱歉,事务所有些事情,所以就晚了。”在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一片绯红,像是不好意思一样。

“有个怪蜀黍过来找我,然后一个好看的叔叔救了我……”言其欢很认真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重复一遍,安果脸色一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那你有没有什么事?”

“胳膊疼。”刚才那人用了很大的力气,刚刚还没觉得,现在呐疼痛突然涌了过来,到底是个小孩子,她抽抽搭搭的哭了出来。

“不哭不哭,妈妈看看。”心疼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将她放上车脱下了衣服,小孩子的皮肤娇嫩,再加上那人力气多大,她白皙的胳膊上浮现出一片骇人的青紫,安果心更疼了“我们先去医院,然后把这件事情高诉你爸爸,你说好不好。”

“好。”伸手擦去眼泪,乖乖的系好安全带看着安果。

这孩子听话了,看着都招人疼,摸了摸女儿的发丝,安果坐到驾驶座上发动了引擎。

一家人每个月都会都有一天是在外面吃的,这家餐厅的环境很好,他们的位置靠着窗户,从外面看去就是大海,言止早就到了,他穿着暖色系的西装,单手托腮,深邃的眸光看着外面。

“爸爸……”其欢扑到言止怀里,她身上带着消毒水的味道,言止皱了皱眉头将她抱了起来“怎么去医院了?”

安果将事情再次说了一遍,看着丈夫不善的神色又接着开口“医生说没什么,给她上了药膏,明天就好了。”

“告诉爸爸,那人长的什么样?”

“头发很短,身高在爸爸肩膀那里,皮肤比较黑,穿着一件印有K的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对了,他还带着一块劳力士手表,不过像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看女儿这认真的模样他不由笑了出来,小心的扯下她的书包,换了一个姿势让她坐的更加舒服。

“爸爸有一块,那块和你的不一样,不过哥哥哪里去了?”

“他和人打球,就在附近,一会儿会过来。”

“看样子是人贩子,我会让人去查查的。”端起水杯递到了她嘴边,小其欢伸出舌头舔了舔,随之嫌弃的别开了头,而同时她看到俩个熟悉的声影从自己眼前溜过,刺溜一声滑下了爸爸的大腿,向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其欢……”

“叔叔——”孩童的声音回荡在餐厅之中,他脚步一顿,拉着身边的孩子回过头来,再见到她的时候微微有些讶然“是你啊。”

“叔叔好。”

“你好,你一个人来的吗?”蹲下.身子拍了拍她的头“爸爸妈妈呢?”

“他们在那里。”手指指向了后面,墨少云笑着,抬眸对上了一张满是诧异的熟悉脸颊。

当年的记忆一点不剩的涌了上来,他的气势比之前收敛几分,可还是那么危险冷凝,安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原本死去的人会有一天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猛然的剧红了眼眶。

“妈妈?”看着哭泣的安果,小其欢不安的叫了她一声。

“好久不见了。”上前安抚着安果“没有想到你也在这里、”

墨少云点点头,拍了拍身边墨水的肩膀“带着妹妹去外面玩一会儿,那边有很多贝壳,你可以给她做一条贝壳项链。”

“好。”应了一声,上前拉起了其欢的手。

“和小哥哥好好玩儿。”

“嗯。”

她不知道那几个大人在聊什么,不过其欢也不太在意,海浪的声音很美妙,走在前面的小男孩沉默寡言,他将地上的贝壳拾了起来,随之坐在了一块礁石后面。

“你要做项链吗?”

“嗯,我这里有绳子。”难得的多说了几个字,他熟练的将那些贝壳串了起来,随之挂在了其欢的脖子上“送给你。”

“谢谢你,大哥哥。”

“叫我墨水好了。”

“好的,墨水哥哥。”

这条项链让她从吃晚饭回家都保持着开心的状态,其欢紧紧的握着项链: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要更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