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贪吃小悍妃 > 第十五章 私下里的隐秘

郭战急道:“婉儿妹妹还有多少,可否再分给我一些,还有这价钱…”

温婉儿想了一下道:“我们的价钱都是事先说好的,而且我也不能学那些盐商哄抬物价去赚黑心钱,只是我手中盐确实不多,也只能分你十几石了。”

郭战看了看册子,盘算了一下,然后松了口气道:“省着点倒也能用上一段时间,那就多谢婉儿妹妹了。”

温婉儿笑道:“不用客气,我也是收了银子的。”

郭战也笑了,把手中册子交给温婉儿,永德帝和东方青云看去,上面多是一些草药和物品名字,吃食也有但不多,腌渍之物为主,应是因路途遥远无法保存之故。上面的金额都是算好了的,除了盐和个别物品的数量有修改之外,其它差别不大,东方青云很快就把账算了出来,金额总计一万六千两。

郭战倒也不再啰嗦,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交给了温婉儿。

温婉儿笑眯眯地接过来数了数,然后揣进了怀里。

永德帝抽了抽嘴角,这个小悍女也是有心了,从郭战带来的册子中就能看出,他们交易的多是军需物品,只是物品多且驳杂,正常是不可能一次购齐,但是到她这里来却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价格不高,对于军队而言是十分方便实惠的。

当然,小悍女是肯定赚了钱的,这从她那笑得已弯成月芽儿似的眼睛就能看出。

温婉儿叫刘婶儿带着郭战一行人去清点物品,这才对被冷落许久的唐云天笑了笑。

唐云天扫了眼永德帝和东方青云,温婉儿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没关系,你有什么尽管说吧,他们于我而言不算外人。”

从上午难民安置的谈话中,温婉儿突然觉得有个聪明且有能力的盟友也不错,否则她一个小女孩很多事不方便出面,且她对这个世界所知有限,难免会犯下错误。而想要与人结盟第一点就是要相互信任。

顾长升为人正值,朝堂上为西南军仗义执言,到了庄子里后也十分和善,会同情将士遗孤和难民,也会为她父女着想,最后伸手相助,特别是对那些新鲜出奇的东西也不会大惊小怪,让她不必费力去想理由解释,相处十分轻松,如今他见镇北军的人也没有避讳,见他们要谈密事也无避开之意,想来他也不排斥关系的拉近。

唐云天这才放下心来,也学郭战一样从怀里摸出一个册子,看了几眼道:“我想要的东西都在这上面了,婉儿妹妹先把这些算了,好安排人去核结。其它的我们慢慢谈。”

东方青云接过册子,却见上面是一些种子、棉花、药材等庄子并不出产之物,想了下才反应过来,温婉儿不是在卖东西,而是在向唐云天买,只是这后面记录的土块石料等就有些奇怪了,这庄子就在大青山脚下,土块石料怎么会缺少,温婉儿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买这些呢?

快速算了一下总计一万五千两,东方青云把册子交还给唐云天,温婉儿从怀中拿出刚得到的银票,留了一张其余的都交了出去。让东方青云惊讶的是温婉儿并无不舍却反而心情不错。

唐云天带来的人和庄子里的人去清点货物,正堂里只留下了他们四人说话。

唐云天喝了口茶,正色道:“婉儿妹妹,我唐家与罗家是世交,你我兄妹相识也有三年,彼此性情也都十分了解,有些事我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

温婉儿点头笑道:“唐大哥有话直说就是。”

唐云天接着道:“婉儿妹妹让为兄到海边找个无人的海岛用日晒之法制盐,然后混在一些土石之中运来庄子。可大家都知道,海盐苦涩无法食用,婉儿妹妹费力费钱弄海盐有什么用呢?为兄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以婉儿妹妹的聪慧,说不得就有炼制海盐之法,不知为兄猜得可对?”

温婉笑道:“这事儿就知道瞒不过唐大哥,老实说,如今这盐太贵,我也吃不起了,于是就想着海水也是咸的,没理由就炼成不盐,以前不成功只能说是炼的法子不对。”

“夏天的时候,我让小二到海边弄了几桶海水回来,想着试上一试,别说,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法子。只是运海水回来太过费时费力,产的盐也少,这才求唐大哥到海边晒制成盐饼再运送回来。”

温婉儿说得轻松,永德帝和东方青云却是被惊到了。

当世之上百姓所食用的盐都是湖盐,而盐湖及为稀少,并且为各国朝廷所掌控,由朝廷安排专人负责炼制,产量时高是低,质感口味也有所差别,一等盐白皙细腻无杂质,只供皇族及官员食用,二等盐微黄但杂质及少,可由盐商售卖,多为有钱人购买,老百姓所食用的多是次等盐,颗粒大且杂质多,味道有些苦涩,但通常价钱也不算贵。

用海水制盐不是没有人想过、做过,但都失败了。湖盐多采用滩晒之法,但此法并不适用制海盐,海水苦涩且杂质较多,根本无法食用。

如今温婉儿说她能用海水制盐,那日后盐也不会再是稀缺之物,百姓也无需受盐价暴涨之苦。

但永德帝高兴之余却有些纠结,只因盐的产量少且是民生必须之物,向来由朝廷掌控,这盐的收入也是朝廷税收中很大的一部分,如果盐不再稀少且可随意炼制,那这部分的税收也会少掉大半。

温婉儿看几人吃惊心中有些小得意,如今的盐价格长得飞快,百姓吃不起,她温婉儿也买不起,当然,她主要也是认为不值得,那一小包粗盐吃不了几回,却可以买十几头牛了,怎么想怎么狠不下心掏银票,最后她就想了个法子,湖盐吃不起,那就吃海盐啊,世人不会制海盐,可她会啊。

想她在上一世时,假期在旅行社打工,为了能多赚一些钱,还特意去考了个导游证,古代制盐之法正是她要学会讲解的重要内容,再加上她高中时数理化学得不错,这炼制海盐难得倒古人却难不倒她。而且她不仅会炼海盐,她还会提纯做精盐,那种白白的,细细的,没有涩味的精盐。

想着以后吃的盐是没有涩味的细盐,温婉儿的心情大好,花再多的银子也开心。

唐云天十分好奇,当下便坐不住了,连连施礼请温婉儿带他见识一番。

温婉儿也不推辞,带了几人向庄子里走去,唐云天也叫过自己的人手,抬了一筐土石紧跟在后面。东方青云打量着那筐土石,当然那不是真的石头,和一般的石头比多了些剔透感,黄褐色中带着杂质,如不在阳光下看,与普通的土石倒也相似。

温婉儿而带着众人穿过了庄子来到了后门,然后出了后门沿着大青山的山脉向北面走去。

走了没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个被杂草掩映的石洞,几人进入石洞,温婉儿在一块石壁上摆弄了几下,然后一个石门竟缓缓打开了。

门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地面宽阔平整,石壁光滑,上面嵌着几盏油灯发出微弱的亮光。温婉儿拿过一盏灯带头进入了甬道。

永德帝心中惊叹道,就这甬道没有几年之功是挖不出来的,没想到这大青山之中竟然有这样的隐秘之处,这个小悍女身上倒底还有多少秘密,多少惊奇呢!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前方传来了嘈杂之声,眼前也出现了亮光。出了甬道,几人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山谷之中。入眼可见几个用砖砌成的大院落散落在树木掩映之间。

最吸引永德帝的就是铁器敲击之声,沿着声音看去,却见在出口的最左边有个挂着“剑炉”匾额的大院落。里面堆满了木柴。几个大火炉燃烧着熊熊火焰,五个壮汉在不断的锤打着铁器,看形状那是战场上用的长矛和大刀。

永德帝心跳加快,盐是朝廷管制的物品,温婉儿要私自炼制海盐已是触犯了律法,只是实在是盐少价高,她想炼海盐情有可原,况且她若能制出海盐提高盐的产量,于国于民也是有功的,他可以不计较,但如果是制造兵器却是绝对不行的。

温婉儿并不觉得如何,既然带他们来到了这里,自然也不会再遮掩着不给看,见永德帝好奇,便先带着他来到了这个院落。

这里管事的是老付,具体名字他不说,温婉儿知道他曾在工部的冶器坊做过事,不说名字是怕给家中的人惹麻烦。

老付这个人三十多岁,个子高,身体壮,皮肤黝黑,长得有些丑但并不凶恶,笑起来还很憨厚,见到温婉儿众人到来十分热情地迎过来见礼。

温婉儿笑道:“付叔尽管去忙,我只是带人随意看看。”

边上的架子上摆放着很多刚打好的兵器,永德帝抽出一把在手中掂了下,却突然被把手边一个标记吸引,那是工部制造的兵器所专有的印记。

永德帝手抖了一下,私造兵器不说,还伪造兵部印记,温婉儿这是要做什么?